我与外神画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六章 艾尔维亚

  “当然。”

  来者将兜帽取了下来,是一个长相甜美,但一头绿发的女性。

  高明挑眉,但没有表现出其他的情绪波动出来。

  来者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指了指自己。

  “跟我来。”

  高明看了眼愈来愈近的浓雾中影子,最后还是当机立断,跟在了来者最后。

  两人一前一后在浓雾中快速穿行,虽然不知道这女人怎么做到在两米以外人畜不分的浓雾中精准躲过黑影且在原始丛林里如履平地,但高明知道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于是在女人停下来后,高明主动伸出手来。

  “宁恩。”

  “艾尔维亚。”

  女人先是一愣,但随即也笑着伸出手来,和高明相握。

  “你可以这样称呼我。”

  不是真名?

  高明眼里闪过一丝考究,但他没有刨根问底。

  现在这情况也不适合刨根问底。

  艾尔维亚打了个响指,她摊开的另一只手上便出现了两个香蕉。

  “吃吗?”

  “不了,谢谢。”

  高明没有接过,而艾尔维亚也不客气,自己直接剥开一根,吃了起来。

  “饿死我了,一整晚都在奔波,到现在还没吃些东西。”

  话语微微一顿,她看向高明,意有所指。

  “在这地方,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会如实反应在你醒来后的肉体上。”

  这话的意思是...

  结合自己之前的思考,高明直接了当道。

  “我们在梦里?”

  “准确说,是在神树的梦里,今天神树的精神空间是一片原始丛林。”

  神树?!

  高明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他没想到自己才进入到神树镇不到一天时间,便遭遇了与神树相关的事情。

  这似乎不是一个好的开头啊。

  而且听艾尔维亚的说法,神树的精神空间似乎一天一个样?

  但这也不算很难理解。

  如果把神树当做一个‘人’来看,那么每天做梦梦到的东西不尽相同,也是很正常的。

  高明想罢,看向艾尔维亚。

  已经将两根香蕉都吃抹干净,然后把手指在身旁大树上抹了抹的艾尔维亚则是舔了舔嘴唇,表情神秘的继而道。

  “你为什么会进入到神树的精神空间里?”

  “我不知道。”

  高明很诚实的摇了摇头。

  他是真的啥也不知道便被稀里糊涂进入到了神树的精神空间里。

  总不可能在神树镇里睡一觉就会这样吧。

  如果真会这样,艾尔维亚大抵是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那你挺倒霉的。”

  艾尔维亚感慨一声,然后给出了答案。

  睡觉前将自己房间所在的门窗打开,就会被接引进神树的精神空间里。

  “对于神树而言,你敞开门窗也就意味着对它敞开心扉。”

  该死的老板,啧...

  听艾尔维亚这么一说,高明顿时不爽的在心头啐了一口。

  原来自己不是稀里糊涂,是被人坑的!

  但为什么——

  “因为在神树的精神空间里,它才能给你种下精神印记。”

  似乎看穿了高明的心思,艾尔维亚回答道。

  “被神树种下精神印记后,就相当于正式成为了神树镇的一份子。”

  “不过成为神树镇的一份子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那我就不知道了。”

  艾尔维亚耸了耸肩。

  很显然,她这是在告诉自己,她并不是神树镇的一份子,当然,也有可能是撒谎。

  高明觉得在神树镇遇到陌生人时,对他/她所说的话是信一半,质疑一半比较好。

  不过艾尔维亚的出现也印证了莉兹·姆恩奈特的那句话。

  【在神树镇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其他各怀心思的外来者。】

  今天在神树精神空间遇到的是艾尔维亚,明天在神树精神空间遇到的可能就叫艾欧尼亚。

  不过前提是自己能从这鬼地方出去。

  高明看向艾尔维亚,诚恳的问道。

  “我该怎么做才能离开神树的精神空间?”

  说这话的时候,高明的情绪带着不易察觉的‘惶恐’。

  “我是真没想到我入住的旅店老板会害我!”

  “哦?”

  艾尔维亚双手环胸,表情似笑非笑。

  而高明没有丝毫畏惧,就用自己那双‘压抑着惊恐’的眼神与她对视。

  过了几秒后。

  “成吧,我带你出去。”

  艾尔维亚又打了个响指。

  于是她身边的土地里出现两把插在地里的长剑。

  “喏。”

  她将其中一把递给高明。

  【这是试探。】

  高明看着她的动作,心中了然。

  阳谋,但不得不入套。

  “谢谢。”

  高明从艾尔维亚手中接过一把长剑。

  入手有分量,剑身泛着凌冽的金属寒光,看起来锋利至极。

  这让高明看向艾尔维亚的眼神带着些许探究。

  她是怎么做到凭空造出武器亦或者食物的?

  “这是秘密。”

  艾尔维亚食指抵住嘴唇,俏皮的闭了一只眼睛。

  高明无动于衷,而是催促道。

  “我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跟我来。”

  艾尔维亚收起俏皮,然后示意高明和自己并排走着。

  在两人对话期间,浓雾并没有散去,相反愈来愈浓郁。

  之前是两米外人畜不分;

  现在是高明和艾尔维亚离远点,两人就得手牵着手,否则高明就会走失。

  【她是怎么做到在浓雾中辨别方向的?】

  高明做不到。

  就算动用看穿真实之眼,那也是看到滔天的黑雾,反而更难分清情况。

  没有办法,只能先跟着艾尔维亚走了。

  高明一边走,一边警惕着。

  ‘惶恐’的表情下,是只要有危险就会暴起而攻之,早已做好准备的肉体。

  高明提防着浓雾中可能出现的危机,同时也提防着艾尔维亚。

  艾尔维亚也许知情,但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而是真像一位热心群众那样,带着高明来到一个类似小山坳的上方。

  “趴下。”

  高明半蹲,这样的姿势比趴下更适合反击。

  艾尔维亚见状也没说什么,而是示意高明往下看。

  这个山坳不知是不是地势低于水平面的缘故,浓雾并没有垂下,以至于高明在其边缘,也能模模糊糊看到里面景象——

  一群人跪在地上,似乎在祷告着什么。

  “我们要怎么做?”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高明转过头来,看向艾尔维亚。

  “解决掉他们。”

开香槟咯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