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外神画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七章 神树卫队

  艾尔维亚没有丝毫迟疑。

  高明略微高看她一眼。

  这么语气平淡的说出杀伐果断的话,这人不简单。

  但问题也来了;

  “为什么要干掉他们?”

  高明指着山坳中祷告着的人们。

  “虽然这个比喻不恰当,但某种程度上,你可以把‘神树’当成和我们人差不多的动物。”

  “动物?”

  “对,动物。”

  艾尔维亚打趣道。

  “毕竟植物什么的,不会做梦吧。”

  确实。

  高明颔首。

  他有点理解艾尔维亚的意思了。

  “我们处于神树做梦时,它的精神空间里。”

  艾尔维亚擦拭着手中长剑,在做屠宰手前的准备。

  “你也知道,梦中的时间流逝快慢和现实是不一样的。”

  高明瞬间了然。

  打个比方;

  你在梦中度过几年,可现实里你只是睡了一晚罢了;

  也有可能你现实里睡了一晚,但在梦里只是过去了一小时。

  所以不能以梦中的时间为准,不确定性太大。

  再加上在神树梦中的自身状态会呈现在现实里肉体上。

  这也就意味着,在神树梦中饿死的话,那高明在现实中的肉体也会被‘饿死’。

  就算不被饿死,在神树梦中待个几年出去,那怕不是凭空没了几年寿命。

  别说高明,基本上换另一个人来也会感觉hold不住的啊。

  必须得出去。

  神树梦里没有做好准备,不宜被拉入。

  高明也做出了决断,并佯作迟疑了好一阵子才下定决心那样,看向艾尔维亚。

  “为什么要解决掉他们?”

  “看来你是个很有探究精神的人呢。”

  艾尔维亚意有所指,但没有再继续逼问下去,反而解释了原因。

  “因为我们需要引出神树的防御机制。”

  “防御机制?”

  “嗯。”

  艾尔维亚颔首。

  “神树教的信徒们都有着神树赐予的精神印记,伤害他们也就相当于伤害神树,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神树后派遣自己的卫队把伤害者驱逐出去。”

  “明白了。”

  就跟人体的免疫机制差不多。

  不过嘛...

  她是故意,还是无意的?

  高明悄悄看了眼艾尔维亚。

  这人依旧没说自己在被神树防御机制驱逐出梦境时被其解决掉会发生什么。

  艾尔维亚只是阐明原理后便双手一拍。

  “走吧,我们去引出神树的防御机制。”

  “嗯。”

  高明颔首。

  两人缓缓走入山坳,来到了祷告的信徒群旁。

  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两个来者不善的人,而是依旧跪在地上,向着同一个方向祷告。

  高明看过去,是黑雾涌过来的方向。

  “神树大人,啊,神树大人,请赐予我们今日份的安宁与祥和。”

  浓雾中落下点点绿光。

  覆盖面积极广,高明躲不了,于是承受下来。

  但并没有伤害,反而让人身心愉快,就好像全身都被洗涤了那样,疲劳祛除,带来安宁祥和。

  信徒们更是一个比一个沉醉,飘飘然若羽化登仙,一看就是成瘾的表现。

  高明顿时灵台清明,发现自己居然已经下意识半跪在地上,看上去仿佛要跟那些信徒一样,向着神树顶礼膜拜,乞求赐福。

  见鬼。

  高明顿时站起身来,表情阴晴不定。

  “挺厉害呀,小哥。”

  艾尔维亚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忍不住想给高明鼓掌。

  “我本来都准备捅你腰子一剑,把你从精神蛊惑中给拉回来,但现在看来不用了。”

  “你确定你捅完后,我还能活着离开神树的精神空间吗?”

  “放心,我会帮你治疗的。”

  艾尔维亚摆了摆手,表示这种小问题不必在意,然后将手中长剑对准了自己面前的信徒,轻轻往里面一送。

  “噗呲。”

  鲜血顿时如同喷泉般洒了出来,但艾尔维亚灵巧的躲了过去。

  高明见状,也向自己面前的人手臂划了一刀。

  但吃痛的信徒就好像没有痛觉般,依旧虔诚的祷告着。

  他们眼里,似乎只有神树,狂热的模样,让高明想到了自己之前在地下空穴里所见的未时会集会。

  这些玩教会的,都这么喜欢洗脑吗?

  高明对神树教的感官急转直下。

  “不必这么小心。”

  一旁的艾尔维亚见了,表示高明可以再狠心点。

  “神树教的信徒们在神树精神空间里是不会死亡的。”

  “嗯?”

  “他们身上有神树的精神印记,在神树精神空间里死去时,留在他们身上的印记会牵引着他们回归神树,然后由神树重塑他们的魂灵,再放出来。”

  啊这;

  神树是游戏里的复活点么。

  高明看向这些虔诚祷告的信徒。

  艾尔维亚也同样瞥了他们一眼,然后不咸不淡道。

  “神树教的信徒只要在神树所能感知到的范围内,精神层面的死亡基本都可以避免的同时,神树也不要求你向它供奉什么,如果非觉得过意不去,那给神树的根系浇浇水就行。”

  高明认真听着。

  他从艾尔维亚这边了解到了更多关于神树相关的信息。

  神树教的信徒没有被洗脑,他们是自发向庇护自己的神树祷告,而由于这是神树的精神空间内,所以在神树自身无意识的加持下,他们的祷告才会出现蛊惑他人的效果。

  这同样是下意识的。

  否则高明在触不及防之下中了招,是不可能那么轻松就挣脱出来。

  “神树教从不主动招揽信徒,但也不拒绝信徒。”

  艾尔维亚以这句话结尾为这次对话画下了句号。

  高明微微沉默。

  他承认自己之前的话有些孟浪了,现在收回来,但对神树教最终的感官如何,还得看接下来的深入了解。

  高明决定接下来一边寻找域外种子,一边看看这个和未时会有所不同的神树教的运转方式。

  想到这,他回过头来,看向他们下来时的路。

  植物的根系从地下钻了出来。

  密密麻麻,就如同铁线虫般胡乱挥舞着。

  “神树卫队来了。”

  一旁艾尔维亚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伴随着她话语落下,胡乱挥舞着的植物根系忽然跟找到了主心骨般,三五成群的纠缠在一起,然后在高明的注视下,逐渐拧巴出人形。

开香槟咯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