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诡道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六回

  面具人与江流云二人背靠背,砰砰砰砰,几声响声过后,随着几发霹雳雷火弹爆炸产生了浓重的黑色烟雾,烟雾之中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道:“六个人。”伴随中年男人的声音周围一阵哄笑,待到烟雾散去面具人与江流云二人看见周围尽是“五毒教”人众。“ 谷主!““青蛇”等六人向中年男子行礼言道。

  此时烟雾已散,“怎么,今日“鬼谷门”当真要与我这“五毒谷”上下为难?”被呼为谷主的中年男人问道。

  “当真如何说,不当真又如何?”面具人答道。

  “哈哈哈哈,我知二位武功绝顶,今日若是一场误会,白某在这里,给二位赔个不是,二位远道而来,我这合谷上下无不欢迎,摆酒以待,如若不然。”五毒谷主笑道。

  “嚯!”五毒谷中一小头目身先士卒的向面具人与江流云二人射出三枚微小铁球。当啷当啷嗡嗡嗡翁(面具人格挡铁球发出的震荡回声)“原来如此,不想此地竟也有人精通我“墨家”,此铁球乃是用精铁打造的空心铁球,击中敌人兵器所发之声如同撞钟,乱人心绪,方才如若以兵器格挡第三枚铁球,必然触发球内机关而中毒烟。”江流云一边对敌,一边道出了这个暗器的门道。

  “一个你能躲开,三十个如何?”嘶嘶当(白问君的软鞭蛇剑的声音)教主的话音未落,白问君便用自己的软鞭蛇剑锁住了江流云江流云的剑。同时三十多个铁球暗器飞向了江流云。(丁玲咣当)多数的暗器都被面具人振飞,但是由于触发了这些铁球的机关此时山谷中充满毒烟。等到山谷中毒烟之中,白悠然手持双刀正攻向江流云,此时江流云的“含光”依旧被白问君牢牢锁住,二人较力势均力敌,白悠然趁机攻向江流云两肋,此时面具人位于江流云身后的坤位,兵器亦被“毒蝎”的毒钩爪抓住。其余“蜈蚣”“蟾蜍”以及“壁虎”等人则带手下人埋伏于山谷上方两侧,欲切断江流云与面具人二人退路,眼见白悠然的双刀渐渐逼近,江流云借力打力使手中“含光”的剑刃消失于无形使得原本与白问君的毒蛇软鞭剑互相处于均势的内力突然消失,使得白问君一时未及收力。

  当(白问君兵器失去控制后与妹妹的刀碰撞的声音)

  “啊!”白悠然受伤喊道。

  “悠然!”姐姐白问君十分关切妹妹喊道。

  白问君误伤妹妹后懊悔不已,因此看向江流云的眼神中充满杀意。

  “啊啊啊!”这一突然的变故使得“毒蝎”有一个瞬间心神动摇,面具人借机以精纯内力催动掌风,在对手左耳边震动之前接下的空心铁球暗器对手立时七窍流血。

  “生死搏杀容不得丝毫迟疑。”面具人英语间已与江流云互换位置。“小贼修伤我女儿!”五毒谷主大喊着,出手挡下了面具人这致命的一剑。再看“毒蝎”咽喉已被“含光”的剑芒穿过。“这个铁球击中的对手的内力精纯,发出的响动越大,世人以为君子欺之以方“含光”的剑名虽然温文儒雅,但它也是可以杀人的剑。”江流云道

  “真没想到,此二人竟然都已到了“移形换影”的境界了。”五毒谷主虽护女心切,但见二人武功境界依然感到心惊。

心笔八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