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诡道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七回

  “江湖恩怨不及家小,二位如此行事,真是令鬼谷数百年名门蒙羞。”白谷主怒道。

  “如若你再不给令爱解药,只怕她们会毒发身亡,不过我二人此行正是为取你等性命。”面具人道。

  “呸,尔等小人,枉为名门正派,我若此时为她二人解毒,解药必然被抢。”白谷主道。

  “此时方才想起不及家小,放牧你们那些毒蛇毒虫时怎不曾想起殃及无辜。”面具人道。

  “嚯、嚯、嚯哦,小子休要猖狂,且把小命留下。”五毒谷中的其余的三位“五毒”'和一众教众从山崖上跳下来,围住了江流云和面具人二人。

  “嚯”白教主左足猛一踏地,扬起砂石,白教主以手掌聚拢碎石,将其凝做一块巨石,右掌推着巨石向面具人和江流云,同时五毒教的“蜈蚣”和“壁虎”配合教主攻向面具人的左右两肋,同时“蟾蜍”闪身至面具人身后,张弓搭箭欲射面具人后心,此时江流云闪身至面具人身后,裆下偷袭的箭,面具人前冲数步,与白教主格巨石对掌,两股掌力相撞,内力余波将“蜈蚣”和“壁虎”振飞,巨石也即将爆裂,巨石爆裂,烟尘立刻充满两派人厮杀的战场。久久不散,白教主借机携二女脱离烟尘范围,在山崖上的一众五毒教喽啰见教主父女脱险,趁机纷纷投出手中暗器。“去死”五毒教众怒道。

  叮铃桄榔(江流云挡下暗器的声音。)嘶(软鞭剑的声音)江流云抵挡五毒教众人暗器之时,白问君出剑偷袭。白问君出剑刺向江流云面门,江流云挥剑格挡,白问君顺势缠住江流云的剑,“你的招数已为我所破,“含光”剑刃变化的关键在剑柄。”白问君道。

  “真是蠢材,“含光”的剑法精髓在于剑刃的变化,而剑刃的又与天光相呼应,因此精通含光剑法的人必然熟知天光的变化,而熟知天光的变化必先精通数算,看来用含光的这个小子的资质……”一位神秘老人道。

  就在面具人和江流云与五毒教众人酣战之时,五毒谷外森林里一队人马正悄悄包围两方的战场。“将军。”一个猎户打扮的人道。

  “住口,行前已有明令,此行不得暴露你我等人身份。”同样猎户打扮的人训斥失言者道。失言者抱拳讨饶。“罚俸一月,待此间事了,自行领丈责二十。”被称呼将军的人道。

  长安城,“陛下棋高一招,臣认输,没想到陛下还留着这样的后手。”房玄龄府上李世民正与房玄龄手谈。“一招不慎,满盘皆输,故此,朕不得不慎重行棋。”李世民道。

心笔八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