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流浪:我将记录一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33.谁叫他们生的不好

  这个文明毁灭的关键与否白羽选择交给这个自己看到的第一个人,着就是一种恶趣味。

  将选择权放在人身上说的好听,可是只不过是让这个人替自己背负那本属于自己的罪孽罢了。

  大汉刚想说什么,他就看到这一生都难以相信的一幕。

  那个瘦小的孩子背后浮现出一道门,而门那边的景象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象。

  那是什么...在暗之国之中从未见过这种东西,甚至就连阳国他也敢肯定没有。

  漆黑的星空之中如同宝石一般闪烁着星光。

  而那个瘦小的人影则是笑了起来,在他的耳边轻轻低语道。

  “之后你会用得到的。”

  人影消散在那扇门之后,壮汉呆愣了良久,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瓶子。

  面前的人影交到手中的瓶子那瓶子之中一个冰块沉在瓶底。

  “这是...”

  壮汉有些惊悚,在暗国的传说之中这种情况就是遇到了神明...

  他急忙的跪了下去。“求求神明保佑我家中的孩子能够顺利的长大...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去阳国生活...”

  “喂!墨染!阳国的人在叫我们回去。”

  阳国人对于暗国人来说就是天!他们有着充足的食物,甚至能够见识到那他只是听说过从未见到过的太阳。

  听说光照在身上的感受是暖洋洋的,带着几分惬意。

  墨染不知道什么叫做惬意,他只知道在暗国只有冷风死命的往脖领子里钻。

  冷是这个地界之上的唯一存在的东西,他们只能够感受到寒冷,以及那无尽的寒冷。

  “能够让冰下沉下去的冰块...”

  墨染又摸了摸手中的瓶子,想到冰下沉下去,是不是就能看到水了...

  之后取水是不是就能够方便许多了,甚至如果能够去表演,那是不是就代表着自家孩子有机会能够进入阳国了!

  种种美好的未来浮现在墨染的眼前,可是唯独没有一个事情,那就是如果接触到的水会沉下去,那么这个世界该怎么办。

  “快点啊!再不快点阳国的大老爷们就生气了。”

  声音还在催促,墨染急忙将瓶子塞进怀里,随后跑了过去。

  “等我。”

  阳国人要在暗国修建工程这种事确实是罕见,对于阳国来说待遇极差的事情,对于暗国来说则是待遇极好。

  不过这一次,是极度罕见的一次,阳国居然不限名额!

  墨染几步窜了过去,向着那山脉走去,哪里有着能够温饱的食物,哪里有着能够让自家孩子生存下去的机会。

  况且他摸了摸胸口放着的瓶子...

  “还有这个。”

  这个足足两千四百公里的原子对撞机,不仅仅是需要大量高精尖的技术人才,更是需要数不清的人力物力。

  哪怕阳国地大物博,掌握着这颗星球上几乎所有的物质,想要建立起这个大家伙也是极度困难。

  从外星上看,这颗星球的一个巨大的环绕一个山脉构建起的建筑正在缓慢的推进。

  可是放大了看,那条推进的路上埋葬了无数人的尸骨,不管是为了大义献身也好,还是为了温饱挣扎也好。

  这种星球级别的建筑,从来没有什么轻松,这是阳国人的哀歌,可是更是暗国人的血泪。

  善或者是恶,公正或者是混乱,在这条路上都不停的上演。

  在为了星球未来而挣扎的这个正义的借口之下,充斥着各种丑陋的事物。

  可是正所谓能吃苦的孩子有苦吃,作为本就是弱势群体的暗国人更是在此刻付出极强的代价。

  无数人死在这个两千四百公里的路上,无数人死在这个建造的过程之中。

  如果说阳国人是为了让自己站着不跪下才坚定为之赴死,那么暗国人则是就简单许多。

  活下去,在这个充斥着暴风雪的环境之中活下去,在这个到处都充斥着严寒的环境之中活下去。

  活着本就是暗国人最大的追求,如今这个最大的追求确受到了挑战。

  “一条人命十万炎币...”

  墨染想着和自己一同到来的几个人,如今死的只剩下自己一个。

  没死去一个人,他的家庭就会获得十万炎币,钱虽然能够让那一家人生活下去。

  可是不管是再怎么降低生活的要求,一年也是会花掉一万炎币。

  如今三年或者是四年过去了,穷者恒穷。

  墨染有些怕,他还想见到自家的孩子,还想照顾那年迈的父母。

  可是...

  回不去了...

  几乎就是踏入这个山脉之后,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锁。

  在层层叠叠之下,墨染只能够勉强的活着。

  这一次...他的手又伸向怀中,抚摸起手中的那个瓶子。

  那一天的事情让他至今难为。

  “能够让冰沉下去的冰。”

  瓶子之中的冰在灯光之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墨染暗自拿着瓶子发呆,这个里面的东西能够让冰沉下去,可是在暗国到处都是冰面。

  就连他脚踩的地方都是大块大块的坚冰。

  “我要活下去...我要见到我孩子...”

  他手中的那瓶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用的冰块倒出来了,冰块滑落在坚冰之上,

  墨染在门口等了好久好久,可是不管是多久,他想象中的冰块沉下去然后水浮上来的场景都没有出现。

  冰始终在水上,失落的他随后摔碎的手中的瓶子,继续去做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的对撞机。

  可是在他走后没多久,那块冰,跌落到了水中,径直的沉入水底。

  “我给你们工资可不是让你们偷懒的!”

  监工的阳国人鄙夷的看着面前这一群身高两米以上的壮汉,在他看来这些所谓的暗国人就是阳国人随意驱使的奴隶罢了。

  天寒地冻的地方采集能源,为了阳国人餐桌上的一道鲜美的冻鱼,暗国就需要付出几条甚至更多的人命。

  可是没人在乎,就像是绅士们从不在意咖啡之中的方糖沾染了多少血腥。

  谁叫他们是暗国,谁叫他们生的不好。

  在曾经阳国可能还会畏惧暗国,可是现在在科技树上不停攀岩的阳国人,早就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般。

  “动起来!我让你们动起来!耽误了工期,你们都得死!”

  这一个死字落下,脚下那几乎长年不曾融化的坚冰出现了一丝裂纹。

不知每一天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