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为朝朝暮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 缺德招数

  十几幅棺材依次架上马车,浩浩荡荡地向北界出发。

  几个胆大的,从家里走出来,嘀嘀咕咕地跟在队伍后面。

  在北界亮相后,十几分棺材四散而开,穿行的阳城的大街小巷内。

  约定的时间已到,冯耀果然没再向阳城开火。

  双方一时僵持下来。

  陆世麒打算亲自前往战况最严重的地区,处理善后事宜。

  “和我一起去吗?”陆世麒问苏倾。

  “不去,婉儿还在家呢。”苏倾答道,其实她是怕遇到熟人。

  “……也对,触目惊心的,看了只怕你晚上做噩梦。我派人送你回去。”

  苏倾点点头:“不过,这方法到底是权宜之计,你还是想办法找督军好好谈一谈吧……”

  陆世麒苦笑:“我也想,只怕他身边盘着条毒蛇而不自知。如果让我查出来是谁在背后搞鬼,我就把他挂在城门口上晒成人干!”他恨恨地说。

  不知为何,苏倾的脑海里竟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藤原石上。

  临行前,他再三交代让自己速速拿到资源分布图,像是知道会有这场灾难似的。

  日头渐盛,苏倾却觉得心中发凉。

  会是他吗?为什么?冲冯耀还是陆世麒?抑或两者皆是?

  她不敢深想。

  “怎么?吓到你了?”陆世麒发现她神色异常,想到她再机灵,到底是个没经历打打杀杀的小姑娘,不由有些后悔。

  “我逗你呢!”他安慰她。

  “我没事,昨晚没睡好,我回去休息下就好。倒是你,要注意身体。阳城可都指着你呢……”

  “我身体如何,你却是不知,也不怪你说如此看不起人的话。等此事已过,倒要叫你好好领教领教!”说完,他搂紧她的蛮腰,吻得她直喘不过气来。

  一番缠绕,两人鬓角微湿,气喘吁吁。

  “走吧……”陆世麒说。

  他是真想把她揉进自己的骨头里,可此刻还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于是及时刹车。

  暴雨过后,暑气似个倔强的小孩似的愈发蒸人。

  幸好有吹进来的风,不然在车内的苏倾就要闷坏了。

  汽车沿着马路往陆府开。

  这一带暂时无虞,可路上的人寥寥可数,且皆步履匆匆。

  原本林立热闹的商铺全都大门紧闭。

  不过一日而已,整条街便如此萧条,因而迎面走来的抬棺队伍显得尤为显眼。

  八个士兵轮流推着棺材车前行。

  烈日当头,每个人都像水里撩起来似的。

  在他们身后缓缓跟着辆汽车。

  “是沈家大少爷的车。”司机认得。

  奇怪,这种日子,沈之墨不躲在家里,跑出来瞎溜达做什么,苏倾心中有疑。

  两车交汇时,沈之墨也看到了她,原本擦肩而过的车子停在了一边。

  苏倾见状,也让司机把车停下。

  沈之墨迎上来:“妹妹,你……”他瞥了眼司机,继续说:“你和镇守都还好吗?”

  “这儿太热了,我们去前面的树下说吧。”苏倾下车,领着他走到不远处的树荫下。

  “你找我何事?”苏倾开门见山道,自己不是他的亲妹妹,他不会无缘无故嘘寒问暖。

  苏倾的直接反让沈之墨措手不及,他踌躇片刻,鼓起勇气压低声音说:“你知道少帅在哪吗?”

  “你跟在棺材后面跑,就为这事?”苏倾突然明白过来。

  “咳咳。”沈之墨干咳两声,“当然不是,恰巧而已,只是跟着跟着不免觉得好奇,所以多嘴问你一句。怎么说,你也是陆世麒的枕边人,应该知道吧。”

  “你既知我是他的枕边人,又何来自信我会出卖他,告诉你呢?”苏倾哂笑。

  沈之墨在心中鄙夷:“切什么枕边人,说的那么好听!”面上却是谄笑:“瞧你说的,说到底,我们也沾着亲带着故,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第三人知道。”

  “你糊涂了吧?我可不是什么沈之岚,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非说有,恐怕也得让大哥失望了,我还真不知道。”

  沈之墨没想到她会拒绝的这么直接,挣扎着要不要说实话。

  “大哥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日头太毒!”说完,她指了指天空转身欲走。

  不知为何,她对沈之墨没来由地讨厌。

  “哎,等等,等等!”沈之墨一把拉住了她,“嗨……说予你听也不要紧,其实是上头让我打听的。他让我查出到底哪一副棺材里装着少帅,趁人不备时移花接木,将人偷走。可我看副副都差不多,实在无从下手,这才求助于你。”

  上头?苏倾睨了他一眼,心下一沉,此事还真与藤原有关!

  “你别看我,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你虽不是我妹妹,但我们到底是一条绳上的,无论如何,你得帮帮我。”沈之墨哀求道。

  “此事我还真不知,可是我有个主意,你倒可以试一试……”

  “什么主意你快说!”沈之墨满脸期待。

  “你只需观察推棺者的下手即可,若里头真有少帅,他们定是小心翼翼的,反之……”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沈之墨双手一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还是你聪明!不过……”他又支支吾吾起来。

  “你放心,今日我们只是聊了些家常,我什么都不知道。”虽是沈之墨找不到冯光祖的尸体,但苏倾还是觉得她与沈之墨交谈一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沈之墨也是这个意思,他喜不自胜道:“好好好,好妹妹。太阳太大,别把你晒伤了,快回去休息吧……”

  苏倾有点想笑,看他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如果一番操作后打开棺材一看,发现是一堆坡石头,恐怕要气得跳脚。

  不过也怨不得别人,谁让他这么愚蠢呢?

  苏倾偷偷打量沈之墨,此人胆小有余,聪明不足,真不明白哥哥怎么放心将此事交予他办。

  苏倾不与他多纠缠,速速上车回了陆府。

  刚进门,马运良便喜笑颜开地迎上来。

  灯下黑,陆府对他来说反而是最安全的。

  “什么事?这么高兴?”苏倾边问边往里走。

  “您进去就知道啦!”马运良神神秘秘地说。

  客厅里乌泱泱地围了一圈人,老高最先看到她,挤出人群道:“三姨太您瞧,是谁回来了?”

  众人闻言,不约而同回首,反给苏倾让出了道。

  圆心中央坐着喜不自胜的高妈,她旁边那个不苟言笑的男子不是高植,还能是谁?

  苏倾也忍不住激动起来:“高植!你……你回来了!太好了!”她激动地一拍他的肩膀。

  “哎~你谁呀,别动手动脚!”一个女孩从旁蹿出,一把握住了苏倾的手。

  女孩眼大有神,墨色的长发垂至腰间,如阳光下的瀑布般闪着光泽。

  “萱草,松手!”高植呵斥道,“她是三姨太。”

  那名唤作萱草的女子上上下下打量了苏倾一番:“哦,你就是那个留过洋的沈家大小姐啊,我以为是什么丑八怪的呢,还挺漂亮呀。真奇怪,你读那么多书为什么还要给人做小呢……”

  小姑娘的一席话说得众人面面相觑。

  高植费力地站起身:“三姨太见谅,萱草心直口快,您不要往心里去。”

  “哎~你站起来做什么?今天已经走了够多的路,你腿不要了吗?”萱草一把将高植摁回了凳子上。

  高妈喜滋滋地看了一眼二人,帮腔道:“就是,听萱草姑娘的,她既能救你性命,就有法子让你好起来。”

  苏倾将众人打发,只留下高植一家和萱草。

  高植说:“那日与爷分开后,我被冯兵穷追不舍,仓惶中大腿中了弹,走不快,便跳入江中以求一线生机……”

  “这个呆瓜以为自己多有能耐呢,要不是我早就淹死在水里了!”萱草插话道,音似银铃,悦耳万分。

  高植看了她一眼,她调皮地吐吐舌头,鼓起腮帮子不再说话。

  “后来体力不支,险些溺水,幸得萱草姑娘所救。哦,萱草姑娘乃中医世家,你们别看她年纪小小,但是精通药理,医术了得。”高植说完,脸上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腼腆的微笑。

  “是吗?”高妈惊呼道,“男大夫我倒是见过不少,如此年轻的女大夫,我倒是头回见。”语气中满是称赞。

  “十七爷派了许多人去找你,都毫无音讯。你为什么不托人带个信回来呢?”苏倾问。

  “呃……是有些原因的。”高植扫了萱草一眼,支支吾吾地说,“不过听说阳城起了战事,我便火速赶回来了……”

  “还是我来说吧!”萱草又插嘴道,“没错,他确实让我带信回来了,可我怕他一去不回,所以将信毁了,骗他说已经通知陆府了。你让那个什么陆镇守别怪他。他呀,忠心一片,要是这满腔的热情能匀些给我就好了……”

  “咳咳……”许是天热的原因,高植的脸竟红了起来。

  “你遮掩什么?我又没说错。”萱草委屈巴巴地说。

  气氛一时尴尬起来。

  “嗯……回来就好,老高和高妈都快伤心死了。如今可好,你不仅自己回来了,还带了个……”苏倾故意顿了顿,盯着萱草说,“好大夫回来!阳城现在正缺医生呢。萱草姑娘,城里的情况你也知道,你是马上就走,还是?”

  “我不走,呆瓜在哪儿,我就在哪儿!”萱草大声说。

  高植的脸红得像个大番茄,老高夫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都将目光投向了苏倾。

  陆府的规矩———不留生人,眼下十七爷和二姨太都不在家,萱草的去留就听苏倾的一句话。

  “行,我让寻桃给你收拾间屋子,你且安心住下。既是高植的恩人,便是陆府的客人。”苏倾憋着笑说。

  老高和高妈松了口气。

  “咦~你这三姨太是听不懂话还是怎地,我说呆瓜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和他住一起就行了!”萱草霸气地宣布。

  “你胡说什么呢!”高植努力保持着风度,“姑娘家家的,不害臊!”

  “高植!”老高扬起胳膊,又轻轻放下,“我总算听明白了!要不是看你有伤在身,我真想揍你一顿。我从小怎么教育你的,你……你竟然将礼数全都抛之脑后!”

  “爹,你听我说……”高植急起来。

  “你听我说!”老高打断了他,“等过了这阵,选个日子,上萱草家里提亲去,羞先人的事情我们不能做!”

绿蚁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