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愿望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疑问

  张真源在解决了承帝给的任务后便去了那个老算命道士那。

  “我就说你会来的,对吧。”老道士身材略微单薄,而且看不出实力。

  “我来找你,是为了知道那些人的事情。”张真源直入主题,老道士看着他说到。

  “阴阳两气,有攻有防都是极致加上武痴的效果就是融合。”老道士说完就停下了。

  “融合?七星吗?”

  “没错,上一代武痴没能成功所以死了。”老道士说完便挥手赶走了张真源。

  “奇怪了,既然是这样的那么我是不是可以两种气同时放出。”

  张真源为了早点回去,就快马加鞭赶了一个时辰。

  ……

  “陛下。”张真源没有下跪但是拱手弯腰。

  “朕委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承帝威风凛凛表面一般,实际堪比狐狸。

  “综合实力堪比地字。”

  “人数呢?”

  “五百之多。”

  “地字综合实力在巨门中下,而无字在文曲岂不是可以杀朕一名无字锦衣卫了?”

  “陛下,无字不可随意动用。”

  “那朕让天字去吗?”

  “天字实力在禄存,起码要死五名,可是我们只有三名。”

  “朕的…”

  “陛下,武将最多和天字匹配,而且强大的大多在太子那边。”

  “如果朕让武曲,和文曲上呢?”

  “宗师不得参与国内外纠纷。””

  “那朕自己去?”

  “不可…”

  “那朕退位?”

  “不可…”

  “哈哈哈,朕且征战数十年,没想到亡于内事,天大的笑话。”承帝身上气势陡然一变,浑身上下散发出了不弱于文曲的气势。

  “朕若实力接近宗师可战?”

  “陛下…除了汇报张真源就看着白公公和承帝在对话现在才说上一句。

  “咱们可不可以下毒,或者放火”张真源提出自己的看法,却被反驳。

  “说来简单,可他们的实力,一但被发现就要留在那里。”

  ……

  “源儿,你怎么这么晚回来。苏”轼戟在书法看书。

  “苏叔,你如果面对五百名巨门…”张真源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五百名?我看他一百名都撑不住。”苏鹭玵走了过来,手上还端着茶。

  “你爹我年轻的时候,还是可以的。”苏轼戟没有继续说下去,反问到。

  “源儿,你是不是见过那五百名巨门了。”

  “没错,皇上想杀了他们。”张真源的眼神露出疑惑。

  “可是除了在边境的三支军队,整个皇城只有陛下的金牛卫可以了。”

  “可金牛卫用了会被其他国家惦记上。”张真源知道那边三支军队赶来最快也要七天,可能那时候已经输了。

  “那只能去投毒了。”

  “可谁会去?”

  谁愿意去这么危险的地方呢?哪怕无字出动也很难保证万无一失更何况出动不了。

  “你说陛下会不会让你去?”苏轼戟看着张真源问到。

  “有可能,但是我不会这些。”张真源自己会调毒,也会一些死亡时间判断,可是不知道用啊。

  “有没有可能是女子?”

  “女子倒是适合,但一但被发现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更何况实力强的女子最多不过巨门。”苏轼戟和张真源几人心里已经有了可疑的人,只不过没有说。

  “巨门怎么了?”苏鹭玵不清楚事情还在问到。

  “回去睡觉。”苏轼戟为了谈事先赶走了女儿,又是驱散了其他下人。

  “源儿实力如何。”

  “禄存,和文曲还有一线。”

  “果然厉害。”

  开玩笑,我双修跟文曲有的一拼好吧,张真源心里暗想。

  “叔,如果动用破军…”

  “别乱说,宗师不可随意动用。”

  “嗯。”张真源应了一声这事就做罢。

  “你和鹭玵的婚事。”苏轼戟试探的问到。

  “叔,你…”张真源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了还有时间。”

  “去吧。”苏轼戟也要睡觉了于是赶人,宽衣。

  “夫人。”

  “女儿才十八,你就赶人了?”苏夫人气恼的看着苏轼戟。

  “咱女儿这脾气嫁不出去怎么办?”

  “爹!”

  最后苏鹭玵和苏夫人睡,而苏轼戟就孤独的去客房了。

  “我一定要把你送走,白送给那小子都成。”

  “爹?你怎么在这?”苏黎安看着自己父亲疑惑的问到。

  “这话我问你才对!”

  “我被老师罚了。”苏黎安不好意思的摸着头。

  “尽给我丢脸,书都读不好。”

  “不是,是武馆老师。”

  “你小子以后怎么继承我的位置!去柴房睡吧。”

  ……

  不同于苏家人的温馨,张真源独自打坐修炼。

  “呼,还是不能到廉贞。”没错不是文曲而是廉贞。

  “不知道如何才能到达。”张真源回想起了被老者支配的恐惧。

  “坐累了就练剑,练剑是手,手累了练腿,腿累了练腰腹。”张真源开始了变态修炼法。

  另一边的皇宫,承帝正在和白公公谈话。

  “陛下打算让苏鹭玵去投毒?”白公公面色好像从来没有变过。

  “她去了,他也会去,他不会让她死的。”承帝拿着宝剑随手一挥就感觉到了十分恐怖的力量暗藏其中。

  “好了你我都为宗师,算起来你的实力还要强上几分。”承帝收剑入鞘,宽衣睡觉。

  “朕的皇后,朕…”

  “你今日自己睡,后宫钱银账目还未看完。”皇后看都不看承帝一眼。

  “一天看三遍,这账目有什么问题?谁敢在朕的后宫偷…”

  “二皇子和太子都私挪了一定数量的黄金。”承帝话还没说完就被皇后打断。

  “二皇子是私兵,太子是干什么的。”

  与此同时,太子正在酒楼“把这里翻新一下,那边在换一下。”

  “殿下,天色不早了属下…”

  “这酒楼关乎我的面子,你送人送这么一个垃圾?”李洪德没有管护卫继续忙活自己的。

  “洪德。”张真源来到李洪德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来了,我全部都换了,我告诉你这肯定赚翻。”李洪德指着换新的酒楼。

  “你钱不会是用的后宫…”张真源看着地上哪一袋金子。

  “没事。”李洪德无所谓倒是后面的护卫差点跪了下去。

  “好,明天开业。”张真源看着完工的酒楼知道这应该可以成为……

  第二天

  人确实很多,但都是来看酒一对姐弟的,因为好看。

  “我承认我确实想让酒楼火,但是不是因为帅哥美女啊!”张真源看向这场中气舞的女子和被一堆女子围着的少年。

  “安排几个护卫,还有提醒一下酒楼里的人别乱来!”张真源对着新管事说到。

  “张真源,我,我好像心…”李洪德的表现让张真源有些厌恶。

  “滚吧!人家实力比你还强起码禄存了,你才巨门。”张真源差点让李洪德失去了活的希望。

  “唔。”李洪德咬着手帕流着泪“我装柔弱行不行…”

  “咔嚓”张真源一巴掌拍晕了李洪德对着他的护卫说“什么都别跟陛下说,问李洪德的情况就说习武太累晕了。”

  “没想到这两人实力都这么强,太子要想得到她怕是悬了。”张真源盯着那个被一堆女子围着的禄存上。

牛逼轰轰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