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恶魔:诸天从制作魂器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5章 恐慌吧,巫师们!

  “该死的酒贩子,这根本不是火焰威士忌,这只是麻瓜的威士忌而已,呸~”

  吐掉大半口烈酒,疯眼汉阿拉斯托•穆迪把手中的威士忌扔到了火盆中,随后起身又找来一瓶新酒。

  “嘭~”

  把身体扔在沙发上让假腿得到休息后,疯眼汉再次打开酒瓶,但不等他把里面的烈酒灌下去,桌子上的窥镜忽然发出轻微的响动。

  声音不大,旋转和光芒也不剧烈,但它确实给出了反应。

  “轻微的魔法波动,没有指明具体方向……”

  疯眼汉把手中的酒瓶轻轻的放在桌面,随后抽出腰间的魔杖点在窥镜上。

  “嗡嗡~~”

  窥镜忽然快速的旋转起来,疯眼汉的假眼也开始快速的旋转,扫视四方。

  “是魔法阵,范围很大,阻断幻影显形,是奔着杀死我来的么?”

  疯眼汉起身走到门边,把身体靠在门上,用假眼窥视房间之外。

  冰天雪地之中,没有任何人类的踪迹,假眼疯狂的旋转,扫视其他方向。

  “三道身影,是伏地魔,还是格林德沃的人?”

  疯眼汉呢喃着转移方向,假腿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

  这条假腿大大的影响了他的行动能力,这也是他退出傲罗办公室的原因——在拥有完美魂器的这个世界,巫师们的平均寿命和巅峰实力,都比原世界要长的多。

  “让我看看你们这些小家伙有什么手段,呵呵,居然敢封锁幻影显形,到时候你们连逃……”

  话还没有说完,一股巨力忽然从墙壁上传来,紧接着整个房子被推飞,疯眼汉也跟着飞起。

  他努力的调整着身体的平衡,并在破碎的房子间隙寻找安全的落点,同时还要躲避摧毁房子的诡异火焰。

  是厉火,以恶龙的形状撞碎了别墅。

  “该死的,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凝聚的厉火。”

  平安着陆的疯眼汉藏在碎石和风雪中,假眼望向杵着一根高大魔杖的身影。

  他之前便看到,就是这个人用出由厉火组成的诡异火龙,一举摧毁了他的房子。

  “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啊。”

  “那是鲍尔先生的魔咒太强了,疯眼汉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需要我们出手帮忙么,鲍尔先生?”

  跟在康斯坦丁身旁的两人对话后,其中一人向康斯坦丁询问道。

  “闭嘴。”

  康斯坦丁不耐烦的说道,随后望向并未涣散的由厉火组成的龙。

  这是他根据自己血脉魔法【火龙】,加之这个世界的魔法厉火咒,创造出的新魔法【厉火龙】。

  虽然只是初次使用,但效果看起来不错。

  “把他逼出来。”

  康斯坦丁对厉火龙说道,随后厉火龙像是听明白一般,向着房屋残骸处扑去。

  “咒立停!”

  疯眼汉大叫着从破碎的残骸中跳出来,魔咒打在厉火龙身上并没能让它完全消失,但确实逼得它不能靠近。

  “嗖~”

  刺眼的绿色光芒闪过,逼得刚刚跳出来的疯眼汉扭身再次卧倒。

  厉火龙自觉的再次扑下,疯眼汉疲于奔命间根本无力抵抗,只能翻滚着避让。

  “嗖~”

  又是一道绿色魔咒,这一次疯眼汉完全无力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绿色魔咒打在身上。

  “啪~”

  半起身的疯眼汉,瞳孔瞬间放空,身体也随之拍在雪地中。

  “这就死了?”

  “不然呢?鲍尔先生明显更强了。”

  跟在康斯坦丁身边的两人在对话,而康斯坦丁已经走到尸体旁吸食了疯眼汉的灵魂。

  “你,把尸体扔到魔法部门口,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给两人安排任务后,其中一人拿出一张名单,翻看后说道:“鲍尔先生,忒修斯·斯卡曼德属于斯卡曼德家族,或许需要召集一些人手,毕竟那是一个大家族。”

  “那就去做。”

  康斯坦丁说完,直接从魔法空间中拿出海尔波的日记,翻看起上面的内容。

  这日记中除了记录海尔波对自己的一些看法外,还有很多他的魔法心得。

  康斯坦丁从里面学到不少有用的知识,这也更加坚定了他把海尔波转化为恶魔的想法。

  ……

  英格兰魔法部·正门。

  “嘭~”

  一道身影幻影显形而来,扔下一具尸体后便离开了。

  “这次是谁?”

  魔法部长福吉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大喊着向下面的人问道。

  “是穆迪,那些坏种,他们又对傲罗动手了。”下面的人大声抱怨道。

  “是退休傲罗,该死的,不要搞得他们敢对现役傲罗动手一样,这没什么可怕的。”

  福吉说完立刻把脑袋收了回去,他可不想看到下面雇员的白眼,哪怕把脑袋埋在沙子里做鸵鸟,他也不想面对眼前的一切。

  可作为魔法部长,他显然不能安心的做个鸵鸟,因为总有勇敢的人扒开他头上的沙土。

  “嘭~”

  大门被奋力推开,傲罗办公室主任鲁弗斯·斯克林杰,和法律执行司的巴蒂·克劳奇联袂而至。

  “又一名前傲罗被杀死了,福吉,我们应该有所作为。”

  斯克林杰大声质问,他的声音大到部长办公室的大门根本不能阻挡,走廊上的巫师都听到了。

  “是的,是的,傲罗们该有所行动,但你知道敌人是谁吗?他们藏在暗处。”福吉反驳道。

  “有人看到了那个纵火犯,福吉,你知道他是什么人,身份很好分辨不是么?”克劳奇严肃的说道。

  “是你儿子的主人,是么?”

  福吉恼怒的进行了人身攻击,“或许你应该劝劝他收手,而不是让我把问题搞大。”

  “把问题搞大?”

  斯克林杰冷峻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去看看对角巷吧,那里冷清的一个人都没有了,巫师们都躲在家里瑟瑟发抖,但那并不能让他们感到安全……”

  “安全、安全、安全,你们总是说安全,难道格林德沃大帝又要对英格兰发动进攻了么?”

  福吉翘起脚质问道,他的身高跟斯克林杰和克劳奇都有些差距。

  “三强争霸赛的第二场就要开始了,两位大帝的心思都在那里,该死的,你们就不能再等一等吗,等两位大帝腾出心思……”

  “那时候可能一切都晚了。”克劳奇插嘴道。

  “怎么可能?”

  福吉不屑的撇嘴道,“只要格林德沃大帝还在位,巫师界就不可能陷入混乱,伏地魔翻不起风浪的,你们清楚这一点。”

  斯克林杰和克劳奇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他们知道再劝下去也是无用,只能愤怒的转身离开。

  而眼看办公室的大门重新关上,福吉也瘫软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两位大帝啊,这次比试过后,你们一定要腾出手来啊……”

  他这样呢喃着,把目光望向办公桌对面的画像,画像中的他站在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中间,脸上满是欢喜与骄傲。

  那是他刚刚成为部长时拍下的照片,那是他一生最骄傲和快乐的时刻。

九月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