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世间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章 试探般的谈话

  被父亲夸奖完的周承平笑了,然后向金月姬走去。

  “你就是我的姥姥吗?”他的声音和话语无一不透露着小孩子的天真。

  “是啊,你叫什么名字啊?”金月姬打量着周承平,面上表现出了该有的欣喜。

  周秉义的眼神一直很好,他暗自将金月姬的神情记在了心里。

  郝冬梅是觉不出来这些深意的,她并不认为金月姬表现的有些疏离。

  这边的小家伙开口“我叫周承平。”

  郝冬梅就将他抱了起来。

  金月姬满脸慈爱地袖手观察着,小家伙长得很招人喜欢。

  郝冬梅看周承平的眼里也是满满的爱,她这才笑着说“储藏室有着糖果,你和张姨带着他去找一找。还有些什么零食碎嘴你看着给孩子吃。”

  郝冬梅看了周秉义一眼,周秉义回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郝冬梅这才离开了。

  金月姬站在原地招了招手,示意周秉义过来。

  周秉义到了金月姬近前,金月姬又把手伸向了沙发,示意他去那边坐。

  周秉义又顺从地坐到了沙发上。

  “秉义啊,我听冬梅说你在兵团的工作很不错啊?”大人物说话总是对自己的情报来源有着详尽的解释,要么是语焉不详,要么是双方都能接受的渠道。

  总之不会让人心起疑窦,但又不太能让人相信他们口中的话。

  当下的情况就是这样,金月姬哪里是从郝冬梅嘴里的得来的消息,这是她自己探听到的。

  虽然不是特别的全,但是做个基本的了解还是可以的。

  “冬梅也不太懂我的工作,所以评价的时候多少会有些不客观。”周秉义的姿态放得很低,这也不怪他。他本身就是长袖善舞的婉转性子,眼下面对的又是自己的岳母,还是高官门第。所以这样也是情有可原。

  金月姬点点头,面上闪过微不可查的笑意,但是转瞬之间又被她掩盖了。

  她当然知道周秉义的工作做得相当不错,远不是他所说的这么轻描淡写。本职工作就不说了,他主管宣传,而在这个时期,他的所进行的工作没有出过一丝纰漏足以表明他的工作能力和工作的严谨。

  也正是因为这份严谨他才会被军区的领导看重,这位领导对他的评语金月姬也看到了。

  “认真勤恳,静水流深。”这份评语在周秉义所能呈现给金月姬的资料中算是最重的四个字了,相比之下他和郝副处长的恩怨,没有去推举大学的原因相比都无足轻重。

  有能力但是没有傲气,金月姬对周秉义的反应感到很满意。

  但她不会表现出来,甚至都不会继续这个话题。

  她一手支在沙发扶手上,身体微微前倾。

  做出了一副交心的姿态。

  “那你在工作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啊?到了我这个年纪的人,对待你的问题我觉得我还是能提供一些经验上的帮助的。”老太太问话的语气和内容都非常像一个长者的开导。

  但是周秉义却看出了其中的门道,女婿登门第一天,由一开始不冷不热的态度转变到嘘寒问暖的时候不太正常。也不该是这样一个铿锵女将的性格,周秉义忙推说没有。

  他的工作确实干得不错,自己有天赋,姚立松也有些建议,再加上马守常三年前的话让他感到受益匪浅。应对他工作中出现的些许难题还是不成问题的。

  当下若是把困难说出口,能得到帮助是肯定的,但是自己说不得也会被看清几分。冬梅倒是不会受影响,毕竟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但是承平的可就不一样了。

  周秉义自己的话怎么样都行,但是眼下他代表既是周承平的父亲,也是周家的长子,这种时候是不能露怯的。

  “那说明你对自己工作很有把握,这是好事。”金月姬好像是累了,又把身体靠在沙发上。

  “你们还在光字片住着吗?”

  “没有,我和冬梅还在光字片的老房子住。我弟弟他们已经搬走了。”周秉义只做了简短的回答,面对金月姬他很小心,多说多错。不如等她先开口。

  “搬走了?去了哪里?”

  “就在这条街上,我弟弟这些年攒了些钱,兑了一套房子打算住一阵。”

  金月姬没有说什么年少有为的话,虽然是周秉义的弟弟,但是当着周秉义的面去夸还是会挫伤周秉义的自尊的,在这方面金月姬一向有分寸。

  她只是怅然的点了点头话语里带着沧桑。

  “光字片,很艰苦啊。这个地方我听老郝说起过,苦了你们了。”

  周秉义没有多说什么,金月姬的话并不是想说自己的生活条件艰苦,也不是想代替郝今龙这个之前主管建设的领导向自己及光字片的居民表示歉意。

  她只不过是在提醒自己周秉义和郝冬梅之间存在的客观差距罢了,这种差距并不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弭。

  甚至无法因为郝今龙夫妇被关押期间自己和自己的家庭都对郝冬梅有着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不带半点有色眼镜看人的境遇而消除。

  它只要一开始存在,就会一直存在。

  周秉义心中无不苦涩,他和郝冬梅是真心相爱的,并不掺杂别的功利性质的东西。

  不然他也不会等到郝冬梅的父母被打到之后才和郝冬梅确立关系,眼下郝冬梅的父母平安,也等待被起复,站在自己爱人的角度上来说,周秉义由衷的替郝冬梅感到高兴。可是对自己来说,这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事。

  他打算考大学,之后毕业从政,郝今龙官复原职的话不免对他是掣肘。眼下还没有攀附已经是这副光景了,若是自己从政就不知道是怎样的局面了。

  而自己的父母,尤其是自己的父亲,那样一个刚强的人又该在儿子儿媳之间如何自处,又该如何面对他的亲家呢?

  对面是自己的岳母,周秉义暗下决心:自己已经是踏过门第之见的人了,周承平将来不能也不该遭受这样对待,他的爱人一定要和他门当户对。

  所谓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这一点周秉义做到了。

青逢不会写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