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夜阑卧听

  难得的夜色灿烂,北辰走在路上,仰望星空愉悦的欣赏着。

  “心情不错。”一旁树荫下传出了熟悉的男声。北辰转头看向来者,尹陌忆侧身靠在树旁,微微一笑。

  “和她待了一天,是不是开心坏了。”尹陌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微仰着头,一脸姨夫笑。

  “你不会,全程都在偷窥吧?”北辰无奈的表情上又露出一丝无语。

  “我可没那么无聊,我这叫探查敌情,这可是正经事。”尹陌忆一本正经的狡辩。

  “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这也算是正经事。”

  “本来是个正经事,不过到你手里就不那么正经了。”

  北辰:(ー`´ー)挤对人。

  “不过那个女孩确实不错,也不知道怎么看上你的。”

  “你想干啥,抢龙所爱啊。”

  “我说了我很正经的,不要用你那一肚子坏水来衡量我。”

  北辰:(ー`´ー)你说谁一肚子坏水。

  尹陌忆看着北辰无语的气急败坏,得意的笑笑。过会又恢复平静,语气严肃。

  “凌君澈已经开始行动了,如果你再对深海不闻不问,会出大事的。”

  北辰环顾四周,寂静无风。走向尹陌忆所在的树荫,两人融入黑夜,浑然一体。

  “这是最新的战况单,你先看看。”

  “战况?夷域最近有军事行动?”

  北辰接过芳纶纸,下意识的瞳孔放大,聚精会神的看着,一行一字都不放过。毕竟幼时生活在深海,还有雪蛟一族的悉心教导,就算是黯淡无光的深渊里,也如同飞燕游龙。

  北辰平静的神色愈发严肃,眉头紧皱,怒火纵燃又如冰山涌流。

  “谁让他们这么做的?”

  “是金龙的主意。”尹陌忆思索了一会,又开口补充道,“父皇下的令。”

  “短尾真鲨大军出袭,对阵凛域武装舰队,损失惨重,退居深海上游。袭击军舰这种事他也想得出来!”

  北辰双手逐渐攥紧了芳纶纸,义愤填膺,又不禁泪珠横流。尹陌忆拍拍他的肩膀,遗憾叹息,

  “说是伤亡过半,但其实已经是所剩无几了。据远洋白鳍鲨所言,军方似乎早有准备,他们入了埋伏。”

  “父皇为何支持他。”

  “金龙想出了以声东击西为方针的新策略,而这,只是第一步。深海皆知短尾真鲨族群对你甚是景仰,你的号令他们也是言听计从。虽说实力不算十强,但他们占据的浅海位置十分重要,如此行事,是在为日后争夺储君之位做准备。”

  银龙心绪愤怒,心里的理智防线逐渐冲破。悬月渐起阴云,他用力攥在手心,愤声怒道,

  “他想要那个位置冲我来便是,何必牵连他们!”

  “帝位之争不同于剑师对决,他对抗的,是各位皇子身后的势力。短尾真鲨既然选择支持你,就已经做好了应对各种情况的准备。”

  尹陌忆直起身来,平静的脸上泛起波澜,本来心无旁骛的置身事外,但其实也同情短尾真鲨族群的遭遇。

  说是毫不相关,但他也是深海龙族的一员,那也是他的同胞。

  “我从不关心政事,就是不希望因为权势之争而波及旁人,可现在他们受此重创,我又怎能安然的置身事外。”

  银龙略微发发颤的蹲下,抱头痛哭的自责。巫龙不懂安慰人,但也知道一些事理。

  “不管你是不是太子,只要你有龙族血脉,就必然会置身棋局。只有你真正坐在那个那个位置上,才能保护你在乎的人不再受到伤害。”

  他缓缓抬起头,泪痕交映,眼神里充斥着懊悔与自责,语气哭腔但也十分坚定,

  “可我该怎么做?”

  “拿回能源核心,统一凛夷,你的威望和名誉就会达到顶峰,到时登基龙帝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不行。”北辰一口否决,尹陌忆顿了顿,反应过来,又试探性的问道,

  “你是因为她?”

  “穆家执政凛域,如若能源核心被偷,必然脱不开干系。两域全面开战,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生灵涂炭,两败俱伤,不会有真正的赢家。”

  尹陌忆转头看他,眼神里透露出坚定胸怀宽厚,还有,深情。他叹了口气,再次开口劝道,

  “如果你登基了龙帝,起码还可以护她周全。但如果你就此输给了金龙,你,她,凛域人,还有支持你的夷域族群,都难逃浩劫。

  或许做这个选择的确很难,但那也是为了以后能够不做选择。你自己想想吧。大王乌贼那边我会尽力稳住,你也要多回深海看看,十大战族是争夺的焦点。

  本来凭借龙族近亲——雪蛟一族,对你的鼎力相助,由你继任龙帝之位已经是板上钉钉。不成想却横遭此祸,才让事情变得愈发复杂。

  总而言之,她和深海你只能选一个,至于怎么选,就要看你自己了。”

  尹陌忆拍了拍他肩膀,又小声的嘱咐了什么,最终返回了深海。

  只有你真正坐在那个位置上,才能保护你在乎的人不受伤害……

  北辰调整思绪,踉踉跄跄的走出树荫。子夜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他就这样坐在大街上,想要放空自己,却又思绪万缕。想要静候黎明,却在享受黑夜。

  ……

  穆府正房室。

  “父亲,快子夜了,早些休息吧。”

  穆白悄悄和她打了电话,聊起最近的新奇事,心情还不错。看着穆清河的房间里灯还亮着,想着提醒一下时间。

  “父亲——”穆白敲敲了几下门,没有人回应,但是又被一股刺鼻的味道呛到。

  “哐当!”一阵碎玻璃声惊起,穆白心头一振,破门而入。

  “父亲!”

  “什么事。”穆清河一身酒气,不耐烦的喊道。

  穆白环顾四周,遍地的空酒瓶,七零八落。一处的墙角附近还有破碎的玻璃碎片,想是一口痛饮后的摔杯释怀。

  “我见您房间的灯还亮着,又听到了玻璃碎的声音,有些心急,未经许可就进来,还请父亲见谅。”

  穆白拱手俯身谢礼,耳朵不自觉的竖起,听到了咕噜咕噜,又痛饮几口的喝酒声,也听到了……

  “来,给你母亲磕个头。”

  母亲。

  穆白猛然抬头,看向穆清河面前的墙壁上,竟有一张黑白相片。之前打量四周时只注意到了地上的酒杯的碎片,穆白盯着相片怔在原地,视线逐渐模糊了起来。

  “母亲……”

  穆白呢喃着走到他身前,双膝跪地,对着画像俯身磕了三个响头。穆清河一身醉像,眼神模糊但很坚定。

  “起来吧,跪久了你母亲会心疼的。”穆清河撑手站起,过去扶起他。

  “父亲你脾胃不好,还是不要喝太多了。”穆白起手拿开他的酒瓶,想要放在一旁的手停留在半空中,

  “拿过来!”穆清河突然一声怒斥,穆白一阵惊颤,又慢慢的递了回去。

  “我都这个岁数了,能早日里见到你母亲,也算好事。”

  “父亲统领政务院,为亿万生民能够幸福安康鞠躬尽瘁,凛域还有五亿多的百姓需要您,您可不能妄自菲——”

  “好了。”穆清河音量微升,打断了他的劝言。又痛饮一口白酒,醉醺醺的样子,语气正经,

  “我老了,也累了。到今天担任首席执政官已经十三年了,这个位置,如果让豪门世族的人来坐,百姓更会苦不堪言。”

  他示意穆白再凑近些,手里的酒瓶又被饮空了,他随手从一旁抽出一瓶,被穆白拦下。这次他没有制止,欣慰的笑了笑。

  “再喝你的胃还要不要了,想进ICU啊。”穆白表情严肃起来,对付硬柿子首先自己就得强硬。

  (。・`ω´・)强硬。

  “哈哈,你母亲当年也说过这句话,想起来,她以前对你的期望还是很高的。”

  “母亲,希望我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穆白语调温润的一句,令穆清河手下一顿。

  “无论你成为什么样,她永远都会以你为骄傲。不过她生前说过一句话,我到现在才逐渐明白。”

  “什么话?”

  穆清河笑了声,像是自嘲,也带有遗憾,还有怀念,望眼欲穿的怀念。

  “她当时和我说,人这一生,或早或晚都是要西辞仙逝,而我们不妨大胆一些,追一阵风,攀一座山,爱一个人。”

  “这是母亲说的?”

  他缓缓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后,换了语气重新开口,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

  “你以前,是不是喜欢过一个女孩?”

  穆白心头一颤,顿了顿,之前父亲还因此大怒一顿,现在也不敢确定明确的态度。只好支支吾吾的嘟囔着,

  “那个,之前父亲说会有安排,我也不想给父亲添乱,就,分手了……”

  穆白声音略显哭腔,顿时显得有些可怜。穆清河听着叹了口气,伸手抚在他的肩膀上,

  “你还喜欢她吗?”

  “喜……听父亲的。”

  穆清河用力的拍了下头,假装生气的吼了句,“听你妈!我问你还喜不喜欢,给我说实话,不然家法处理!”

  “我的确听我妈的。”

  穆白无辜的来了一句,捂着脑袋蹲在一旁。穆清河生气的嗯一声,又一记重拳准备出击,

  “喜喜喜……喜欢。”

  “真喜欢?”

  “喜欢,夜不能寐,朝思暮想。”

  穆清河:好家伙,之前说婚事全听我的,合着是逗我玩呢?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

  “去把她追回来吧。”

  “什么?您说真的!”

  “必须追到,别丢了穆家的颜面。还有——”

  “好嘞我这就去。”

  穆清河的话语停在嘴边,穆白却像一阵过堂风的疯跑出去,房门嘎吱的晃了晃,留下一个老头独自茫然……

  (。・`ω´・)我还没说完呢!

黎黎吹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