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演员有大问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番外:整蛊大作战

  在干掉了加农多夫、找齐了呀哈哈和魔犹伊、扶完了所有大逆不道牌、就连地图都快100%的时候,突然想起还欠了一章番外没还……

  然后磨磨蹭蹭花了小半个月,总算是写好了,不过质量嘛……

  没办法,虽然《王泪》是全收集了,可紧跟着就是《博德之门3》、《装甲核心6》,也就是《星空》翻车了没有去玩,再加上之前连载的时候养了好几本书没看,另外,最近网上一个瓜接一个瓜的,作为乐子人的我被牵扯了大量的注意力,所以根本没法把心思放到码字上面。

  反正番外也不要钱,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吧,而且过了这么久了,估计也没几个人在关注这本书了吧?

  至于新书嘛……

  文件夹我还是建了的。⌓‿⌓

  ————————芝士分界线————————

  “不行!我还是睡不着!”

  深夜十二点半,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两个多小时的柴田安雄猛地坐了起来。

  虽然他昨天从大清早一直工作到深夜,虽然他前天也没睡上几個小时,整个人其实已经非常疲惫了,可是一想起今天、确切地说是昨天的经历,他横竖就是睡不着。

  作为和之国最出名的三大整蛊综艺之一的负责人兼主持,曾经开发出不少新奇整人手段,柴田安雄也不是没有碰到过那种能够看破自己手段的老油条,可不管对方是配合着继续演下去,还是直接戳破导致整蛊失败,柴田先生其实都是可以接受的。

  但……

  罗子航这是什么鬼?!

  明明都已经中计了,结果却因为机关故障躲了过去,躲过去也就罢了,等到他自己出面道歉的时候,机关居然又特么好了!

  柴田先生还是第一次被自己设置的机关给整蛊到呢!

  当然,以他的娱乐嗅觉,也知道这样的场面播出去会很有意思,并且他也的确是这么吩咐下去的。

  可是……

  念头不通达哇!

  “我得找回场子!”

  柴田安雄自己意难平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等这期节目播出去之后,“友台”的另外两个整蛊节目的负责人,肯定会跑来嘲笑自己的,他可受不了这个气。

  于是睡不着觉的柴田先生干脆就这么半躺在床上,琢磨起下一次的整蛊来。

  就在柴田安雄考虑着到底还要不要尝试着机关类整蛊的时候,他摆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

  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柴田制作人不由得撇了撇嘴。

  “狗鼻子还真灵!”

  他狠狠地骂了一句。

  正如他之前所料的那样,“友台”的相田制作人果然在得到消息后就立刻打电话过来了,只不过来电话的速度远超自己所料,别说等节目播出了,这才半天不到,电话就打过来了……

  这群幸灾乐祸的混账!

  虽然在心里这么吐槽着,但柴田安雄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毕竟,和之国是一个“讲礼仪”的国家。

  “哈哈哈!柴田桑……”

  “私密马赛!”

  电话里的相田先生才开了个头,就听到柴田安雄突然说了声抱歉,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嗯,电话我接了,也表达了歉意,可没有失礼哦。

  用传统的“躬匠精神”心中替自己狡辩了一句后,柴田安雄就迅速关掉了手机,将其扔到了一边。

  ……

  关于节目制作人之间在私底下的“友好交流”,罗子航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同样的,他也不知道除了想要“复仇”的柴田制作人外,另外两档知名整蛊节目的制作人,也都在打着自己的注意。

  毕竟,如果赶在柴田那家伙之前整到了罗子航,起码能拿这事儿嘲笑柴田一整年,运气好的话,还会被搞笑艺人做成段子拿来表演呢。

  这就导致了……

  “最近的通告是不是有点儿多啊?”

  罗子航看着剧组工作人员送来的“宣传任务”,有些无语地问道。

  那名工作人员尴尬地笑了笑,“可能是档期安排的原因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罗子航也没有为难对方,都是打工仔,这事儿也不是一个跑腿的工作人员能决定的,他就是咸鱼病犯了随口抱怨一下,该配合剧组安排的宣传,还是得乖乖去做。

  要说最让罗子航喜欢的,就属今天要拍摄的美食类节目了。

  和之国的美食类节目一直都很有市场,就算现在吃播、探店之类的网络节目到处都是,这类电视节目依然有着不错的收视率,或者说,所谓的吃播和探店,其实就是在模仿这些美食节目的模式。

  很快,店主就将准备好的料理摆上了餐桌,并开始介绍起这些料理的用料、手法,甚至演变历史之类莫名其妙的东西。

  罗子航对着些东西完全没有兴趣,只是保持着礼貌的笑容左耳进右耳出。

  好不容易等店主叨叨完,他和一旁的主持人总算能够品尝美食了。

  和之国的美食节目,东西不一定特别好吃,但表现必需得夸张,就算是一盘很普通的炒饭,主持人也得表现出一副吃到了满汉全席的模样。

  至于嘉宾的话,倒是没有强制要求,只是你的表现不亮眼,以后也就不太会有节目组找你了。

  罗子航实在是做不出什么夸张的反应,但好在飞跃传媒早就给他准备好了相关的话术,让他能够给出一些“专业”的评价,这对节目组来说也是比较乐于看到的。

  就在大家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拍摄着节目的时候,不远处的一桌客人那边突然传来了不小的动静。

  “八嘎呀路!”

  伴随着一声带有弹舌音的怒骂,一个看着就满脸横肉,还有着一条大花臂的壮汉将自己面前的桌子猛地一掀,紧跟着同桌的几人纷纷从桌下或是身边的包里抽出棒球棍之类的武器。

  与此同时,领桌的一群人也是类似的操作,两方人骂骂咧咧地挤作一团。

  “呃……拍戏?”

  罗子航放下筷子,略显疑惑地看向身边一脸慌乱的主持人。

  虽说早就知道和之国的黑帮属于“合法产业”,但作为一名对此毫无实感的外国人,罗子航的第一反应还是会认为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在表演。

  “……这是黑帮火并啊!”主持人短暂地愣了一下,拉着罗子航就要往桌下躲,“快躲起来,别被波及了。”

  只是主持人尝试了几下,并没能扯动,罗子航依旧一脸淡定地坐在位子上。

  “如果真的波及到我们这边,躲在桌子下面才是在找死。”罗子航反手将蹲下去的主持人给拉了起来,“留足空间准备跑路才是更加正确的应对方法。”

  “你……不害怕的吗?”

  知道这是在整蛊的主持人有些傻眼,他们想过很多种情况,甚至连罗子航怀疑这是整蛊都考虑到了,就是没想过他会这么淡定。

  “还好吧……我们又没招惹到他们,而且你们可是电视台,再加上我一个外国人,就算是黑帮也不会想要搞出外交问题吧?”

  罗子航指了指一旁的摄像机,又指了指自己。

  除吃之外,他之所以能保持这样的淡定,还因为这些雅库扎并没有掏枪,在没枪的前提下,罗子航觉得自己的身手还是能够应付这种场面的,就算真被波及到,自保和逃跑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再说了,那群人虽然唧唧呱呱叫得很厉害,但动作上却很克制,撑死了也就是几个推搡动作,在这种拥挤的情况下,别说被推倒了,顶天就后退个一步半步的。

  就在主持人还在迟疑是就此打住还是等事态进一步升级的时候,却看到罗子航突然掏出了电话。

  “别报警!”他连忙阻止道:“会遭报复的!”

  “放心,我没打算报警,你们这边的情况我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罗子航笑了笑。

  可还不等主持人松一口气,他就又说出了让主持人更加魂飞魄散的话来——

  “我是打算给大使馆打电话。”

  “别!”主持人脑子飞速旋转,总算在罗子航起疑前勉强想到了一个借口,“他们闹完就会散的,就别惊动贵国的官员了吧。”

  还不等罗子航接话,又是一句带着弹舌的“八嘎呀路”响起,罗子航和主持人寻声望去,只见又有一波带着纹身的雅库扎走了进来。

  “你们是哪个帮派的?居然敢在我们组的地盘闹事?!”领头的雅库扎指着乱做一团的那群人大声喝骂道。

  “又来一群?”罗子航微微皱眉。

  就算和之国的黑帮产业发达,这种发展也太“戏剧”了吧?而且这又不是在副本里,以自己那开了挂的运气,没理由会碰到这种大规模的混乱才对。

  难道说……

  这是老天让我在和之国一展身手,进一步“打”出名气?

  罗子航下意识地撸了一把袖子,然后四下张望着看看有没有什么称手的兵器。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主持人就一边大喊着“误会啊误会”,一边跑了上去,而在混乱开始后就不知道躲到哪儿去的店长也从后厨冒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眼熟的身影。

  这不是那两个摔进墨水池的倒霉蛋吗?

  在看到柴田安雄之后,罗子航马上就明白了是个什么情况,并且看样子,应该是李鬼遇到李逵了。

  虽然罗子航也不清楚节目组为什么没有在一开始就处理好相关事宜,但锦鲤的事情,本来也不用想得那么明白。

  在其他人跑去和“李逵”开解误会的时候,柴田制作人则是一脸晦气地来到了罗子航面前,他几度张开嘴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场面一度十分地尴尬。

  为了缓解一下这个尴尬的气氛,罗子航沉吟片刻……

  “锵锵?”

  “……”

  也就是柴田安雄心理素质还行,好悬才没背过气去。

  不过罗子航这番不那么贴心的缓解之后,柴田制作人在连续翻了几个白眼后,总算是顺带着开口了。

  “罗桑,又见面了。”他苦笑着说道。

  罗子航也没有继续在对方伤口上撒盐,主动将话题扯到了其他地方。

  在简单的寒暄和尬聊之后,另一边的误会也已经解开,节目自然是做不下去了,至于节目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错,罗子航一个外人也没有那么没眼色地跑去询问,最后倒是大家一起,和那个据说是某个组织若头的“李逵”吃了顿饭,他还问罗子航要了个签名……

  新时代的雅库扎嘛,喜欢特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随着柴田安雄的第二次整蛊失败,以及两次节目播出后获得的巨大反响,对罗子航进行整蛊这件事在各大电视台里已经成为了一个热门项目,只要是能安排整蛊的节目,都想要来参上一手,大家都想成为第一个整蛊成功的人。

  然后罗子航就郁闷了,十次通告,有七次都是为了整蛊搞的假节目……关键是每一次都是他还没反应过来,或者刚刚反应过来呢,节目组的整蛊就因为各种原因自己失败或者暴露了。

  并且和前两次不同,并不是每一次的整蛊失败都适合搬上电视的,所以这中间罗子航算是做了不少无用功……当然通告费并不会少。

  但罗子航却已经有些被搞烦了。

  “要不你直接给我台本,我配合着你们演一次吧……”在又一次被整蛊失败后,罗子航干脆对柴田安雄这么说道。

  反正这种情况又不是没有。

  然而柴田安雄却严词拒绝了。

  “我的整蛊节目,是绝对不可能用台本的!”

  关于这一点,罗子航倒是也有所耳闻,所以柴田这边行不通,大不了找其他节目组。

  结果……

  “抱歉,罗桑,在没有成功整到你之前,我们是不会使用台本的。”

  这不是一个两个节目组的回答,而是所有人都是类似的说法。

  “赌上我们整蛊综艺人的名誉,我们是绝对不会就这样认输的!”

  罗子航:“……”

  你们为什么总喜欢在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上犯中二病啊喂!

  罗子航也没想到这些搞综艺的会宁愿不要那个“第一名”的名头,也要和自己死磕。

  罢了,你们爱咋样咋样吧。

  罗子航决定开摆,反正通告费又不会少。

  而且随着他连续不断地避开整蛊,以及一些本土艺人跟风打造类似的人设,观众对这些事情也开始审美疲劳甚至质疑起来,连带着相关的通告也开始减少,倒也不用他太过头疼了。

  不过屡战屡败的柴田制作人却依旧不肯死心,还在尝试着对罗子航进行整蛊。

  而在反复询问了罗子航的经纪人、助理以及一些飞跃传媒的工作人员后,柴田安雄察觉到了罗子航对灵异类的片约似乎很是抗拒,于是立马就开始设计“装神弄鬼”型的整蛊。

  其实灵异类整蛊在和之国并不少见,毕竟这个国家的人还是挺迷信的,各种灵异社团、同好会之类的更是到处都是。

  之前之所以没有对罗子航用这招,是因为柴田安雄觉得罗子航一个生长在无神论国家、拍摄过盗墓类电影、而且身手还特别好的人,不太可能会被吓到,压根就没想过这货会是个胆小鬼。

  然而柴田安雄不知道的是,罗子航不喜欢接灵异类片约的根本原因……

  那是因为他会跑到副本里碰到真货啊!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虽然多少也会被吓到一点儿,但在冷静下来后还真不见得会有多害怕。

  所以,当那个一身白衣、画得和鬼一样的小女孩借着黑灯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时候,罗子航只是虚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鬼”,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哇,是鬼吔。好~~~可怕呀。”

  柴田安雄:“……”

  “伱不是从来不接灵异片的吗?!”气急败坏的柴田桑从后台冲了出来。

  “嗯,”罗子航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小女孩的脚下实话实说道:“可是在华国的传说里,鬼……嗯,你们这应该习惯叫幽灵?总之,这些家伙应该是没有影子的。”

  他也不知道这边的说法是个什么情况,反正这种水平的扮鬼想要吓到自己,那是没啥可能的。

  更何况……

  “……更何况,你在和我助理打电话联系的时候,被我不小心给听到了。”

  柴田安雄:“……我是不会放弃的!”

  在丢下了类似灰太狼的发言后,柴田制作人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啧……算你跑得快!

  这次没能对他说出“锵锵”的罗子航颇为遗憾地想到。

  ……

  作为看到最后的奖励,推荐几本正在看的书吧。

  《细说红尘》,很有味道的修仙小说,如果看过这个作者的《烂柯棋缘》,这本可看可不看,两个故事构架和风格十分接近,实际上世界观也是一脉相承的,虽然和上一本有些许联系的小惊喜,但总体上来说,没有太大差别。

  如果没看过上一本的,我还是推荐现在正在连载的这本,虽然有人认为上一本写得更好,但我个人觉得,比起上一本,这一本更“网文”一些,简单来说,就是看起来更爽一点儿。

  《我在美国修魔道》,一本被迫腰斩的小说,看书名基本就能猜到是个什么性质,以及为啥被腰斩了……

  其实我也有过相似的灵感,只是考虑到河蟹问题才一直没有动笔,果然……还是被噶了。

  《我的超能力每周更新》,看作者的说法,似乎是从外站刚转来的新作者,小说本身在设定上没有太多亮点,就是周更版的《百变马丁》,但是作者的感情戏写得很好,按他自己的说法“华夏式校园青春恋爱文”,不得不说,写得很成功,让我这种写感情戏苦手的家伙十分羡慕。

  《征服之路》,深耕篮球文的老作者的新书,作者对篮球是有理解的,文比较水,但给得多,基本都是万字起步,让我这种极限是4K的手残党十分羡慕。

  《从全职猎人开始的无上意志》,少有的H×H同人,主角的性格也很符合猎人世界的生存法则,不过对应的,很多时候看起来就不是那么爽了,而且作者后期将金手指优化了一下,的确是更合理也更强更实用了,可是却少了一开始那个金手指的期待感,所以我最近也没怎么看了。

看书伤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