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社畜是天坑职业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8章 老板高攻低防

  楚河目光在几人身上停留许久。

  他叹了口气,“马修家里豢养的人确实都没参与工程,从时间上看大概率是他们做的,而他本人也与我结怨,只是现在实在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做的。”

  虽然是回应了莫妮娜的推测,但楚河说话时却一直来回扫视阿平那群人。

  说罢,他将目光定在阿平身上,“平叔,我想有一个地方或许有线索。”

  闻言阿平全身一震,焦急地问道:“哪里有线索?”

  楚河低声道,“我们去里屋单独说。”

  两人遂进了单独的小房间说话,莫妮娜本想跟上去,却被楚河阻止。

  “老板别担心,平叔不会伤害我的。”楚河安抚道。

  “我相信你们......”莫妮娜担忧地看着楚河,她相信阿平是好人,只是今天牛牛受的伤实在太骇人,她担心楚河也发生什么不测。

  但既然他这么说了,莫妮娜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叮嘱一句让楚河保护好自己,他现在也算是她的财产。

  楚平二人进了医生家里的里屋,莫妮娜和众人在牛牛的诊室外等待。

  工友们安慰着阿凳,而后者沉浸在失去牛牛的痛苦中无法轻松。

  这样的场景让莫妮娜颇为别扭,她过去从来没安慰过人,感觉与周围格格不入,只盼着楚河快点出来。

  偏偏这时候有人非要找她说话。

  “法师小姐,求求您救救我的牛牛吧。”阿凳扑通一下跪在她面前,众人的目光也立刻聚集在她身上。

  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怎么突然扯上她了,莫妮娜尴尬地说道:“你放心,不管多少钱都由我出。”

  谁知阿凳竟开口道,“您是蒸汽帝国来的法师吧,您一定很厉害!求求您救救牛牛,就算把我这条命拿去也可以!求求您救救牛牛吧!”

  “世界上没有以命换命的魔法!”莫妮娜咬咬唇,转过身去不忍再看这位失态的父亲,“况且牛牛现在还没死,你相信医生吧。”

  “真的没有可以救牛牛的魔法吗......”阿凳绝望地低下头,他一辈子生活在这个落后的小镇,在他的认知里受了这么重的伤几乎是必死无疑。

  神秘的法师与她的魔法,让他见识到了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力量,他多么希望世界存在着,他不知道的但可以救他的孩子的办法。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受伤的是自己,而不是他的孩子。

  房间里无人再说话,莫妮娜受不了这样尴尬的气氛,推开诊室的门走到牛牛身边。

  伴随着一大段众人听不懂的咒语,牛牛拧在一起的五官稍微舒展了些。

  做了这些,莫妮娜走出去扶起瘫倒在地的阿凳,“我麻痹了他的痛觉,我想牛牛现在更希望他的父亲陪着他吧,请你多陪他一会儿。”

  说完莫妮娜放下自己的兜帽,将脸隐藏在阴影下不再与众人交谈。

  又过了很久楚河与阿平才从里屋中走出。

  两人均是面色凝重,楚河率先开口说道:“我想我知道证据在哪里了,大家先去通知镇子里的人,明天中午在广场集合,到时候犯人将会付出代价。”

  在场的各位表情顿时变得很精彩,一些人沉默不语,一些人互相看对方,唯独没人为即将抓到凶手振奋。

  “大家别伤心了,相信小河,镇子会好起来的。”阿平说完,在场的各位才稍微提起了点精神。

  “明天,我可以带牛牛去现场吗?”阿凳问道。

  “这......应该要问问医生,而且他现在神智不清应该没办法指认凶手。”阿平犹豫着说。

  “带着他去吧,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会一点简单的治愈术。”莫妮娜冷不丁说道,但她的脸藏在斗篷下,没人看得到她的表情。

  楚河点头,“老板到时候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如果有需要我会喊你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清楚莫妮娜这样的法师主要修习的是攻击类魔法,如果对方提前布置暗算,很容易对她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楚河给众人分配了一下任务后,带着莫妮娜往住的地方走。

  小镇可以正常使用的土地有限,房子几乎是一个挨着一个修,尤其是这个靠近小镇边缘的地方,大多数地方只有窄得仅容纳一个人的小道。

  楚河攥着莫妮娜的手,“老板小心别迷路了。”

  “我才不会迷路呢!”莫妮娜跳起来趴到楚河背上,“小楚背我!”

  “好好好,但要给加班费。”

  “给给给,小楚有什么想要的吗?”莫妮娜一本正经道。

  楚河沉默了一会儿,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想给老板打工直到我死。”

  “哇~小楚你的觉悟真是越来越高了!很好!很有精神!”

  “谢谢老板夸奖,还有老板别在我背后乱摇,不然把老板摔伤了我可没钱赔。”

  “啊——我不摇了!小楚你别把我往地上摔啊!”

  两人就这样打闹着穿过半个小镇,小镇夜里没多少窗户亮着,但两人不约而同地透过月光看一栋栋低矮的平房。

  突然,莫妮娜凑到楚河耳边小声问道:“小楚,如果你是牛牛,你会愿意父亲用他的命换你的命吗?”

  听到这话楚河一下愣住,按常理讲大部分人应该都不愿意吧。但他思索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实话,“我不知道,我父母是为了镇子死的。”

  “这样啊,”莫妮娜沉默着紧了紧抱着楚河的手臂,将头埋在他颈间,“那你是因为你父母才这么想建设小镇吗?”

  “之前是,但我现在不知道,本来我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给小镇建好这三个工程了。”楚河露出苦涩的笑,他最绝望的时候甚至很期待,能在亲自建设工程的时候死掉,那样他就无愧于父母以及自己的梦想了。

  “那现在呢?做完这些你准备做什么?”

  楚河露出笑容,“陪老板旅行,直到我死。”

  “是直到我死,我死以后小楚要去做什么呢?”莫妮娜订正道。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贴着却看不到对方的脸,楚河没想到莫妮娜会这样说,他抿了抿唇,试图说得轻松点,“要死肯定也是我这种被压榨的社畜先吧,我多半是熬夜加班猝死,老板你睡得这么好肯定能长命百岁。”

  “那如果我先死了呢?比如......比如我的心脏出了很严重的问题......那以后小楚准备去做点什么?”莫妮娜小声嘀咕着,楚河看不到她的表情,估计她又在瞎想了。

  楚河用哄孩子的语气回答她:“放心放心,不会让老板死在我前面的。那要是我先死呢,老板怎么继续压榨我呀?”

  “哼哼,小楚放心,我们有一种保留人灵魂的法术,到时候我就把你的灵魂关起来,一直一直给我打工!”

  “真的?”

  “骗你的啦,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小楚好笨。”

  “好好好,还是老板英明。”

  楚河又说了一堆吹捧莫妮娜聪明的话,后者似乎也颇为受用,气氛也轻松起来。

  回了家后,楚河却突然向莫妮娜提出,“明天将牛牛的事处理完,我们就离开小镇吧。”

正在做梦的兔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