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社畜是天坑职业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9章 对峙

  正午的阳光直直地照向小镇,楚河、阿凳与阿平站在台子上看着台下的众人。

  全镇的人都被聚集于广场,猜测楚河要宣布什么事。

  马修与几个财主躺在佣人搬来的几张椅子上,坐在人群最前方,玩味地打量着台上的楚河。

  莫妮娜带着牛牛藏在广场外的巷子里,准备静观其变。午后的阳光与风刮的牛牛发出痛苦的喘息声,莫妮娜握着他的手,在他耳边悄悄说:“再忍一忍,等凶手找出来,你就不会痛苦了。”

  估计人都来得差不多了,楚河拿起自制的简易话筒开始发言,“乡亲们,就在昨天,我们的小镇上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

  他甫一开口,众人便安静下来。

  “阿凳叔家里的孩子牛牛,在昨天被人重伤,身上被剜去许多肉,指头也被砍去几根。”

  此话一说众人哗然,纷纷问声讨这个犯人,询问是谁做的。

  “现场发现了带血的机器人,但经过我的勘查,应该是凶手伤害了牛牛后,故意嫁祸给机器人。”楚河沉声道。

  台下的几个财主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马修率先出声,“你说是凶手诬陷机器人,有什么证据吗?”

  楚河冷冷地瞥了马修一眼,示意阿平将东西拿出来。

  那是一个浑身粘着血的机器人,机械臂上装着可以折叠的小刀,但此时机械臂已经断开,只剩下孤单的身体。

  看到机器人,马修露出不悦的表情,但也没说什么。

  楚河继续说道:“凶手大概不知道,机器人驱赶野兽,主要依靠它体内的声波,就算是将人与动物识别错误,也不会对人展开攻击。”

  说着说着,楚河将目光放在马修以及他身边的几个财主身上

  被看着的马修倒也不恼,叫来佣人给自己打扇子后,气定神闲地开口:“我们这些粗人听不懂你的什么声波,什么识别,你直接说是谁干的就行。”

  “牛牛身上的伤口很平整,里面也没有留下铁屑之类的残留,想必凶手用的刀材质与锋利度都很不错,但可惜这样好的刀在镇上没几个人家里有。”楚河冷冷地说。

  马修将佣人拿着的扇子抢到自己手里,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表情,“照你这么说,就是怀疑我们几个有钱的人了?楚少爷,我们可都是清白的人,你可别为了帮你的机器人脱罪,随便诬陷别人啊!”

  “是不是诬陷,凶手自己心里清楚。”楚河说。

  “你说是我们几个,有什么证据吗?”马修放下扇子,对着楚河,露出脸上的讥笑。

  楚河淡漠地拿出一把被白布包裹着的刀,“这是物证。”

  马修仰天大笑,目光狠狠地钉在楚河身上,“一把不知道哪里找出来的刀罢了,你说刀是我们的,我还能说是你找来诬陷我们的!”

  说罢,马修身旁的几个财主也附和他。

  “是啊楚少爷,我们几人与你们无仇无怨的,你何必这样当众嫁祸给我们?”满身绸缎身材瘦高的布老爷说。

  “机器人出故障伤人很正常,你以后继续改就好了,为什么机器人犯的错要赖到我们身上。”左右仆人簇拥伺候,胖得起不动身的谷老爷道。

  “以前楚少爷您落魄时我们没有帮您,是我们不对,现在您发达了,我们也没想蹭您的油水,您又何苦为难我们呢?”满脸褶子枯木一般的钱老爷喊。

  “楚少爷您饶了我们几个吧,我们知道您带来的那个姑娘厉害,您实在容不下我们,我们几个也没地方可去了,唉,这个世道哦!”小胡子高跷双目圆瞪的车老爷叫。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明面上说自己委屈,却句句带刺暗讽楚河为难他们。

  要不是在场的居民平日里没少受他们的委屈,此时真得信了他们的话。

  这几位老爷算是搜刮尽了小镇的财富,楚河开发的工程他们自然是拉不下脸参与的。

  而参与了工程的人,原来一户人家一天赚十个铜币,他撑死不过买走十个铜币的东西,遇到荒年还少不了找老爷借钱生活。

  过去小镇的人买的东西少,卖的东西也少,现在楚河搞的参与工程的人一天可以赚往年几个月才能赚的钱,大家钱虽然多了,但小镇的东西一共就那么点,同样的东西要花更多钱才能买到。

  大家都知道等工程建好,小镇能生产的东西也会变多,大家都会比以前有钱过得更好,可大家都有了钱,老爷们手里的钱可以买的东西就更少了。

  眼见楚河带着大家越来越富,这几个仗财欺人的老爷如何不恨。

  他们不但不清白,还亲身制定参与实施了陷害楚河的计划,只是他们自信做得干净,只要他们咬死不松口,楚河就只能背了这口黑锅。

  一切都很完美,只是按计划,机器人给阿凳见过后,应该就有人去处理了啊,怎么会被楚河翻出来?还有作案的那把刀,怎么会落在楚河手里。

  几个老爷面面相觑,确认自己负责的那部分应该没问题,也就放了心,一点小小的纰漏罢了。

  量楚河这小子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被几个人这样说,楚河倒也不恼,淡然地说道:“工程开始后,我就发现了参与的人中,有几个是你们的家仆。起先我以为,他们是想在为你们工作以外,多赚一份钱。”

  说着楚河露出一个心酸的笑,“但后来我发现,这些人不但白天跟着队伍出工,晚上也是直接回家,并没有同时做两份工的迹象。再后来,我让其他队员监督,发现他们前段时间会在夜里偷偷进你们的宅子。”

  楚河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原本我以为他们奉你们的命令,打算扰乱工程的实施,没想到他们的真实目的是,确定我们的行程和计划,找机会对居民下毒手,再嫁祸给我们,让工程实施不下去。”

  “至于证据,”楚河抬眼看向广场后方的一群人,“那就是我们的人证。”

正在做梦的兔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