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将尽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秋香

  伴随着一声尖锐刺耳的咯吱声,病房破旧的门被缓缓推开。护士小姐推开病房的门扉后,便站在一侧,等待二人进入。

  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浓烈的腥臭扑面而来。西泽神色不变,走进病房,没有感到丝毫诧异。毕竟医院的大环境是如此,里面的人又怎么可能幸免呢?倒是那个吉尔镇长,越来越可疑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西泽不相信对方完全不知道第一医院的情况。但知道,非但瞒而不报,还不断将人送来,这其实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病房内的景象十分血腥,发黑发臭的鲜血沾染了大片大片的床单与墙壁,角落里一只体型硕大的老鼠不知道在啃食什么,各种各样的锋利刀具摆在病床边缘的推车上……

  至于最关键的病床之上,只有一副地狱般的景象。

  一具扭曲干枯缺失右手的躯体被锁链捆住四肢与颈部,牢牢地束缚在床头与四角的铁杆上,躯体萎靡枯瘦,皮肤紧紧地贴在骨骼表面,肋骨与胸腔的凹槽清晰可见……最为明显的是,在尸体下陷的腹部处,有一条长长的裂缝。

  角落里的老鼠在看到西泽与维克尔之后,慌忙挤入墙缝之间的狭小暗道,匆匆离开。

  只留下原地一滩腐烂纠缠的脏器。

  哪怕是神经系统已经渐渐异于常人的维克尔在撞见眼前这一幕的同时,也不禁下意识地移开眼睛,眉头紧蹙,感到一阵阵作呕。

  西泽对于维克尔的反应并不奇怪,如果维克尔表现得镇定自若,习以为常,或者精神亢奋。西泽会直接考虑优先清理维克尔,因为那已经说明维克尔的理智已经完全被吞噬了,仅仅依靠残留的类人欲望在驱使这具身躯。

  “不要勉强自己去看自己无法承受的事物,那只会适得其反。你负责警戒,我要获取一些信息。”

  “明白。”在安格斯尸体的冲击下,维克尔反而变得更加理智了,对西泽的话也更加听从了。但也有可能,这种听从是源自妖魔畏惧强者的本能影响。

  毕竟维克尔虽然不是妖魔,但他受到妖魔的侵蚀与影响,却是不争的事实。

  猩红的微光自西泽的眼眸之中焕发,眼白化为纯粹的黑色,血色的裂纹不断散发——秘血复苏。

  举行仪式是一种很危险很复杂的事,无论是对于举行仪式的本体,祭品,咒文,语言……还是环境,都有一定的要求或者标准。其实理论上来说,只要你掌握了仪式对应的咒文与咒语,你可以随时随地举行仪式,但前提是你能够承受得住仪式所带来的反馈。

  因为不同的环境,媒介,祭品,主体……都会影响仪式的过程与结果。甚至于某些危险性较大的仪式,哪怕你保持同样的仪式要素进行仪式呼唤,其所带来的反馈也不一定是相同的。

  也许你第一次是安全的,第二次便会死于仪式的过程,这很正常。

  而眼前的环境,很显然并不适用于仪式的举行,不但九成九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事物,还会出意外把自己搭进去。

  首先作为祭品的躯体魔性深重,沾染了杂乱的魔力,没有哪一位神秘存在会喜欢吃别人吃过的东西,或者老鼠啃食过的残渣。

  其次是这里的环境——混乱而无序,充满了低劣的魔气,没有哪一位神秘存在会喜欢坐在垃圾堆里,被一堆老鼠围着享用祭品。即便只是自己的一缕意识一瞬间的经历,也无法忍受。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因素足以说明,在此地举行仪式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行为,但这里就不细说了。

  而即便是想要通过仪式故意招致某些存在的怒火,借其之手毁掉这里,也是极为不适用的提案。

  因为神秘存在之所以神秘,不是因为祂们的神秘,而是强大。

  普通人仅仅是知晓了祂们的代称,死亡都会是最好的结果。

  即便是西泽,如果贸然招致神秘存在的怒火,同样必死无疑。所以,为了解决一个病栋而搭上自己的性命,完全不值得。

  所以面对眼下这种情况,西泽只能选择将自己的感知提升到人类界限之外,依靠自己的异能获得信息。

  沉眠的秘血逐渐复苏,魔力不断涌动,开始全方面地强化西泽的各项身体机能——秘血复苏百分之五。

  整个世界在西泽的眼中瞬间变样,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颜色,这些色彩不一的气态存在如同云雾一般,缭绕在西泽周围,充斥着整个房间,乃至房间之外,高天之上。

  而在房间内的这些气态存在之中,其中大部分散发着恶臭的暗黑气态皆源自那具干枯的尸体,尸体那空洞的眼眶与开裂的腹部就像是黑洞一般,源源不断地产生黑色气体。

  西泽缓慢踱步靠近病床,指尖轻轻地划过推车,黑色的气态存在伴随着西泽的动作,顺着手指不断向上攀升,逐渐向着西泽靠拢。

  随着距离的逐渐拉近,西泽周身的黑色气态存在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郁,最终完全遮掩住了西泽的身形,也完全遮掩住了西泽的视线。

  窃窃私语的声音开始在西泽的耳畔回响,同时伴随着亢奋的喘息与激烈的动作,但这些声音却始终是隐隐约约模糊不清的。

  但西泽并不意外,因为西泽知道,距离他获取真相还有一步之遥——以实际存在的尸体作为媒介,作为桥梁。

  当西泽的指尖触碰到尸体的一瞬间,眼前不断聚散的黑色气态存在瞬间收缩,向着西泽的身躯疯狂涌入。

  冰冷的水滴声,时隐时现的白袍身影,手术刀划过肌肤的剧痛,扭曲残缺的尸体魅影,针管插入不断抽血的痛觉,弥漫着恶臭与毒液的脏器……黑色气态之中所残留一切信息一股脑地涌入西泽的意识,他看到了那些人对安格斯做了什么,看到了“自己”对安格斯做了什么,看到了自己作为“安格斯”经历了什么……

  西泽自己亲手束缚住自己,自己亲手切开了自己的腹部,自己抽干了自己的鲜血,自己取出了自己的内脏……

  一刀又一刀地落下,切开……一次又一次地伸进,在那血淋淋的,弥漫着恶臭与毒液的脏器之内胡乱地搅拌,……将那之中最肮脏最污浊最不可见人的一部分掏出,并将之公之于众……直到,西泽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

  自己是西泽,自己是护士,自己是医生,自己是安格斯,自己是老鼠,自己是怪物!伴随着信息的不断涌入,一股又一股的意识开始不断地在西泽的脑海之中纠缠,试图淹没西泽的主观意志,占据西泽的躯壳。

  然而,对西泽真正的精神意志来说,这一切就仿佛一个身材健壮的成年人看待几个幼童争抢糖果的闹剧一般。

  除了可笑,一无所有。

  在观测结束后,西泽隐藏在意识深处的精神意志主体瞬间涌出,犹如雄狮出笼,以风卷残云般的态势瞬间驱逐了所有残留在魔气中的信息意识。

  铛……铛……铛……忽然一道诡异的声音在西泽的耳畔响起,连西泽也分不清这道声音到底是在现实之中响起的,还是在自己的精神意识之中响起的。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道声音的出现,影响到了西泽,让西泽没能来得及与安格斯的气完全断开联系。

  而这造成的后果就是,西泽的眼前一黑,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感知。

  一抹亮色涌现在西泽的视野感知之中,当西泽睁开眼后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竟是陌生的天花板。鼻腔不断挺动,空气中弥漫的刺鼻药水味不断钻入鼻尖,其中还夹杂着多种混合臭味。

  “安格斯先生,您醒了?感觉身体如何?您的右臂刚刚动了接回手术,右肢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排斥感或者麻木胀痛感等等?”

  一名光头的中年医生在西泽醒后便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紧紧地盯着西泽。

  西泽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左右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仔细感知自己身体的情况——右手无法动弹,感知薄弱;视野与正常人无异,身体综合素质在正常人中处于中等偏下,且有多处暗伤……总的来说,以西泽对一副健康身躯的标准来看,这具身体只能用过于孱弱来形容。

  除了自己幼年被当做商品贩卖流转的那段时期,西泽从未感觉自己如此弱小过。

  海德森医生看着术后醒来的安格斯眼神略显茫然,不言不语只是左顾右盼后,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门。

  断肢接回手术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但病人醒来后是如此反应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难道是麻药注射多了?不应该啊。

  或者是遭遇杀人魔夜里追杀这件事对他的精神刺激太大了吧,思来想去,海德森医生也只能得出这个结论了。

  “那个,安格斯先生,您先休息休息吧。有什么需求就按铃,会有值班的护士小姐前来的,换班时间也许会慢一些。等下午我再来找您聊聊您的身体情况。”

  海德森医生说完便关上门退出了病房,而病房房门内侧的上方挂牌是606,也就是西泽与维克尔进入的房间,那间安格斯死去后尸体残留的房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西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以前解析魔气信息的经历中,绝大多数都是由他主导,即便极少数出现意外也只是面临意识侵占的危机而已。

  如今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

  西泽艰难地下床,一撅一拐地走向窗台,他现在不但右臂是废的,左脚还被扭伤了。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觉自己的身躯是如此纯粹了,尽管脆弱且弱小。

  但这种纯粹与弱小,确实是他梦寐以求的未来——做个普普通通的人,过上普普通通的生活,面对普普通通的危险与机遇,得到普普通通的幸福与不幸,最终普普通通的死去。

  透过窗户一眼望去,蓝天白云,落叶纷飞,生机与凋零并存,金色与灰色交错,微风轻抚而来,金色的叶片中裹挟着盎然秋香……

  这就是普通人眼中的秋天吗?真美啊。

  可惜,自己永远也无法真正触碰到。

安达与修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