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机器人女友是大反派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一章 祷告抽烟和抽烟祷告是两回事

  “星火学府真的垃圾,什么样的人都招生,你们听说了吗?

  去年被爆料,有个家境贫寒的女大学生为了凑星火学府的学费,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才硬是凑齐了学费。”

  “真的假的,星火学府学费得多贵啊,打暑假工都凑不齐学费的吗?”

  “一学年,五万星联币!你们可能有些对星联币没有概念,这么说吧,1星联币可以购买十斤白面,三斤精品小麦面包。1万星联币可以购买一辆星球级的低配飞船。5万星联币能够在乡下买一套200平米的二层小洋房。”

  “那学费真是太高了!我父母一年的收入也只有4万星联币!一家不吃不喝都凑不够我的学费啊!”

  有报名考生终于坐不住了。

  “可不是,都把人家女大学生无奈到出卖身体,这还配是学府吗?有违师德!”

  “对呀,这特么是学府能干的事情吗?”

  “这种践踏学生尊严无良的学府,不上也罢,我特么不考了!”

  “毫无人性,这谁能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啊,说不定哪天孩子就被他们霍霍了!”

  ……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诋毁不堪入耳的言语黑料越来越多,几乎点燃了半片考场。

  秦阳一直冷眼旁观,

  很明显,

  这些人是有预谋有组织的煽动。从一开始有人引出话题,到有人起哄,有人助长煽动情绪。

  “咳咳,这位朋友,不妨换个角度想想,说不定人家原本就是女技师,而是为了学习才进入的学府呢?”

  这话一出,

  原本吵闹的人群都停顿了下。

  “妙啊,抽烟时祷告和祷告时抽烟,从客观上来说一样,但主观上来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性质。”

  大学生为上学当女技师,

  女技师为上学当大学生,

  也是两个不同性质事情。

  这样的逻辑鬼才,是哪位卧龙凤雏想出来的。

  秦阳朝着那位仁兄投去赞赏的目光。

  作为星火学府校董的男人,秦阳自然是有权限知晓星火学府的理念和执行的。

  星火学府,

  曾经一个让人讳莫如深禁忌般的名字,在星际联盟扎根,而且能有有教无类,兼容并包原则,真的是很难的一件事。

  这是精英教育理念不允许的,知识技能是上位者掌控的根本,武力只是最终手段。

  “老兄,我注意你很久了,凯撒学府的人跑来我们星火学府招生地盘闹什么事情?”

  说话的男人三十岁上下,短发,墨镜,金瞳,浑身筋肉线条极好,紧身服完美贴合曲线。

  “居然是凯撒学府的人?”

  “是那个学费三千星联币的学校吧!哎呦,可千万别去,当时入学的时候说的可好听了,一学年只要三千星联币,但实际呢,每一个月都会借着各种资料费,工本费,培训费,游学费,变着法的收钱,我一个表格就是在那个学府,折合下来一年得十万星联币,如果没钱,就要签署保密合同,贷款交学费,利息百分之五,逐年递增,还完为止。而且第一年学费交不够十万的,会被留级,如果学府有什么任务需要实习生去干的,不去或者完成不好,就不给毕业证书!”

  “靠,这么黑吗?”

  人群中骂骂咧咧,目光不善的盯着那有些肥胖的男子。

  “去哪啊,我还想和你掰扯掰扯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细细说道说道,就当是我们星火学府的宣讲会了。”

  斯文男人一把揪住男子的衣领,让那企图混入人群中离开的肥胖男子动弹不得。

  “哎,哎,你放手,你放手,你再这样我喊人了啊,还讲不讲理,言论自由,你这是干什么...放开我!”

  慌乱的肥胖男子连忙示意同伴搭救,但是绝望的发现,那些同班也同样被几个大汉给架起来,朝着一旁似乎早有准备的讲台上去。

  紧接着那来破坏招生现场的人,成了很好的素材,双方展开友好且激烈的交流,将整个招生活动氛围推到顶峰。

  星火学府毫不遮掩的说明,确实有那位一位女大学生用身体赚来的血汗钱付学费。不过人家真实身份本来就是星际联盟官方授权的风情街的花牌。

  在星火学府学习专业的生理卫生知识,各种星际语言,风土人情,各种人脉资源。

  毕业后已经成为风情街人气最大的花牌,出场费一次千万星联币。

  相关碟片影视著作都卖的很火爆,吸金能力爆棚,甚至是星际联盟风情街的代言人。

  是所有相关技师行当的楷模,掀起一股学风热,为此星火学府专门开设了一个技师学院,传授相关课程。

  平时这些技师也能和普通学生上课,不过严禁宣传相关职业内容,防止蛊惑心智不成熟的大学生们误入牛郎织女技师行业。

  可是这也耐不住跃跃欲试的学生,难免会出现和技术们谈恋爱谈个一两天就分手的情况。

  幸亏星火学府对这方面进入学员的从业者还有着严格的审查制度,不然星火学府早就乌烟瘴气。

  不过前来的三教九流过多,还有些宇宙海盗,黑客,杀手各种各样的职业,出于一些原因进入星火学府学习。

  监管方面难度极其困难,在这里可能在一节道德和法治课程上,发现牛郎织女,海盗,军火贩子,刚入学的小白,政要子弟等,一同在认真的听讲,做笔记。

  而在讲堂上讲课的,则是星际联盟的大法官,传授相关的海关条例等各种身份学生最为关心的问题。

  星火学府分为两部分,

  内学府和外学府,

  外学府专门针对社会上各行各业精英人士。

  内学府专门针对联盟新生的花骨朵,还没有被污染的白纸学生。

  内学府和外学府的接触,有着严格的限制,触犯红线,外学府受到相关人员受到的惩罚会比内学院高许多。

  当然也会有人就好这口,就是冲着内学院为自己行业吸纳人才来着。这种情况根据所处行业极其相关动机作出处置。

  轻则罚款,重则死刑,甚至被发配到边缘寒冷星球种土豆。

  这甚至是学府和星际联盟政府合作,输送人才到没人愿意干的工作岗位的一种途径。

  所以有这种想法的,都会掂量下可能付出的代价。

  毕竟上一批前去边缘星球种土豆的都没回来。

  尤其是女技师这种,上一个进学院拉拢姐妹的,被发配到西伯利亚星球种土豆。

  其中的讽刺意味,真的让人不由得恐惧。

  很多人都传言星火学府和星际联盟的掌控者是一群很腹黑的家伙。

  不过一些不触及线的事情,星际联盟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相对来说,星际联盟是最适合各种人存在生活费地方。

无相灵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