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大结局(二)

  竺春河坐在白彦茹的床边,有些拘谨,也有些不自在。但为了女儿,还有什么拉不下面子的?

  “我当年之所以反对你跳舞,是因为,我怕你会离开啊。”

  “我,竺春河,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人,上辈子积...

登录订阅本章: 2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