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不会以为我喜欢的是您女儿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6.调侃

  记得军训刚结束的时候,肖路的习惯就是上必修课,逃选修课。

  他上学期的选修课就没上过几节,基本都是期末的时候拿着老师和同学给的重点背一背就过了。

  如果不是因为必修课前要点名,他估计能在宿舍里苟几个月。

  反正除了高数课,其他的课看看教材和PPT,做做题就能应付期末考试了。

  倒不是说高数教材他看不懂,只是他发现教高数的杨老师讲课确实很精炼,基本没什么废话。

  听他的课比自己看教材要有效率一些。

  本来今天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把第一节必修课电路原理给翘了。

  结果遇到了秦思蓉,被霸王硬上弓,拉着了来上课了。

  他记得中国有个著名的“四大宽容”定律,分别是:“来都来了”、“人都死了”、“大过年的”以及“孩子还小”。

  他是已经都走到教学楼门口了,脑子里都还在反复念:来都来了、来都来了……

  秦思蓉见他嘴里一直振振有词的,忍不住问道:“你嘴里一直在念啥呢?”

  “报告修女老师,我在忏悔呢。”

  秦思蓉愣住了。

  这话槽点太多,她一时半会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修女老师?”

  “意思你对待教书育人就像对待主一样虔诚。”肖路解释道。

  “你当我是傻子么,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准不是什么好东西。”秦思蓉明显地不信,“说不定是你在哪看到的什么不该看的电影,里面有个修女。”

  这话把肖路都整无语了。

  她这懂得有点多啊。

  “总之,你不准这么叫我。”秦思蓉转过身来,表情很严肃地说道。

  “行行行。”肖路应付道,“那你早上也别叫我,本来我都准备在家宅一天了。”

  秦思蓉有些无语地看着肖路,“至于么,不就是上个课么?”

  肖路摇了摇头,“我这个人有一点偏执症,一旦想做的事情没做成功,脑子里就一直会有这个念头,非要把这事做了才行。”

  “那你怎么不想着把这股劲用到上课上,多想想今天非得把课上了才行。”秦思蓉顺着肖路的话说道。

  肖路摆摆手:“今天上午前两节电路原理,后两节是C--,我都会的差不多了,有这功夫我不如在宿舍里自己敲代码。”

  秦思蓉拉住肖路的袖子,“哎呀,来都来了……”

  她说完便口住了,发现哪里不太对。

  两个人一起进了电梯,肖路上课的教室在505,秦思蓉上课的教室在301。

  秦思蓉走出电梯的时候,肖路偷偷在背后打量她的身形。

  其实女生穿打底裤挺显腿型的,秦思蓉的腿型属于少女型的纤细匀称,大腿比小腿圆润一些,臀线处也只是稍稍隆起。

  不像萧姨的臀线那么饱满。

  到底是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屁股不够大。

  这样的身材其实有些单薄了,缺一点肉感。

  不过也不奇怪,她一天到晚吃些垃圾食品,身上能长肉就怪了。

  以后多提醒她晚上吃肉,补充蛋白质吧。

  走到教室的时候,前面老师正在点名,听名字应该还没念到自己,便轻车熟路的打了个报告走了进去。

  看苏筱紫旁边还空着,直接走过去坐了下来,装模作样地问道:“你游戏练到多少级了。”

  “谢谢,我没提醒你,你都还记得有这么回事。”

  苏筱紫语气平淡地说着,听不出喜怒。

  跟肖路相处久了,早就懒得跟他计较这些了。

  大多数时候,自己就算发顿火过去,也像是一圈打在棉花身上。

  这家伙,永远都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除非是什么要紧的事,不然随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那哪能忘啊!晚上我上线带你吧。”

  “不用了,你自己忙活你自己的事吧。”

  这娘们,跟以前一样,又开始闹脾气了。

  我也不是你男朋友啊,至于跟我怄这么大气么。

  待会晚上回去登小号逗逗她。

  “你之前做的游戏赚钱了么?”苏筱紫用胳膊肘撞了撞肖路,手笼着嘴,压低声音。

  她凑的有些近,肖路都闻到了她发丝间的淡淡香气了。

  “赚了。”肖路面无表情地说道。

  “赚了多少?”苏筱紫眼睛一亮。

  肖路立起一根指头。

  “一万?”

  肖路摇了摇头。

  “十万?”苏筱紫眨了眨眼睛。

  “一百。”肖路有些无语。

  “啊?”苏筱紫还以为自己没听清楚。

  “不然你以为我能赚多少。”

  “可是我印象里,做游戏不是很赚钱么?”苏筱紫脑袋中冒出大大的疑问。

  这玩意,肖路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一旦解释就得从盘古开天地开始讲。

  她印象里赚钱的是手游,而肖路做的是端游,买断制的,并没有氪氪氪的要素。

  想象手游那样赚得盆满钵满,很难的啦……

  “跟你想得不一样。”肖路也懒得废话,一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

  “可惜了……”苏筱紫手肘支在桌上,托着脑袋,呆呆地看着前方的课件。

  她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只是后半句话不讲肖路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听了半分钟课,肖路忽然压着声音,用只有苏筱紫能听见的嗓门说道:“奶油泡芙。”

  苏筱紫瞥了肖路一眼,发现他盯着前面在看,便又把脑袋转过去。

  “多肉葡萄。”肖路又冒了一句。

  苏筱紫皱了皱眉,“突然自言自语什么呢。”

  “榴莲披萨。”

  “香酥小黄鱼。”

  “香卤鸡腿。”

  肖路连着念了好几个。

  苏筱紫实在没忍住,碰了碰肖路,“你搁这报菜名呢。”

  肖路趴在桌上,一脸苦大仇深地样子,“可惜了,我要是赚到钱了,你不就能吃到这些东西了么?”

  苏筱紫这才反应过来他在念叨什么,手伸到课桌下狠狠地揪了肖路大腿一下,“讨厌得很。”

  肖路腿上吃痛,眼睛却是一亮,拍了拍苏筱紫的手臂,“我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马上就能赚到钱,晚上你就能吃到刚才那些东西。”

  苏筱紫将信将疑地看着肖路,没有做声。

  “第一排最靠窗那个女生,看见了吗?”肖路偷偷指了指他俩的右前方。

  苏筱紫顺着肖路的手指看过去,是个戴着眼镜,留着短发的文静女孩。

  “咋了?”

  “她家里好像有钱,咱俩去把她绑了,中午发短信,下午就能到账。”

  “神经病,晚上就进去是吧?”就知道他还是在调侃。

年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