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自己超级精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集:七宗罪VS陈来

  一块不规则的石头被无情大手缓缓地捏碎,粉碎的细末从指缝间流出,随即被猛烈的罡风吹散。

  魔历2333年,由于魔口的大量增加,生存环境变得极其恶劣,恶魔们繁衍生息的地方不断减少。

  地狱大魔王哈拉少做出重大决定。

  “决定了,我要打下人间!”

  ————

  “人间与地狱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恶的厚障壁。”

  啊打!超级无敌霹雳爆炸拳!!!

  (颤抖)(将手背在身后)

  “即便是以我的力量也只能勉强打开一点缝隙,传送你们的邪灵过去。”

  看着正在缓缓愈合的裂缝,哈拉少拎起七魔众,往缝隙里一塞。

  “出击吧!我的部下!”

  看着被裂缝吸走的七魔众,大魔王哈拉少对着他们喊道:“记住,你们进入人间后要先找到载体……”

  要先找到载体~~~

  找到载体~~

  载体~

  载体?

  傲慢:无所谓,我会无所谓。

  贪婪:都拿来吧你。

  嫉妒:你别找,我找!

  暴怒:你妈的,为什么!

  暴食: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懒惰:

  ————

  青山精神病医院。是一所全国知名的精神病疗养与治疗医院。内有问诊与医药中心,治疗与研究中心,重症监护与疗养中心和观察与康复中心,四大中心部门。

  今天,重症监护与疗养中心迎来了一位新朋友。

  “小董你还是大学生啊?”

  “大学生好啊,大学生厉害!”

  看着被老薛和老李抓着问东问西的新人,陈来切了一声:“什么大学生,大学生有什么用。”

  “哎,小陈你不懂,大学生可聪明了!”

  “就是,我听说大学可难考了!”

  陈来蹭的一下站起来:“大学生又怎样,考上大学并不重要,反正毕业了也是在校门ロ卖手抓饼。”

  陈来一把抽出旁边病人屁股下的垫子,放在桌子上。

  (做手抓饼)(放面糊)(抹匀)(打蛋)(抹匀)(涂肉酱)(撒豆角)(撒葱花)(放火腿肠)(放脆脆)(放生菜)(打横卷起来)(切一切)(打竖切两段)(叠起来装进纸袋)(装进塑料袋)(递给顾客)(擦汗)(继续煎下一个饼)经顾客反映,将手抓饼招牌换成了煎饼果子。(继续摆摊)(吹口哨)(自信)(被顾客投诉)(慌张)(推着餐车逃离)(去另一个地方摆摊)(赚钱维持生计)

  好累啊!钱好难赚!谁偷走了我的富二代人生!(跑来跑去)谁啊!(仰天长啸)是不是你偷了我的富二代人生!(揪住衣领)说啊是不是你!(狠狠盯住)什么?不是你?(十分不解)那是谁偷走了我的富二代人生!是谁啊?!!(继续奔跑)

  “到底是谁啊?”

  “到底是谁啊?”X99

  “靠,又来了。”孟超默默地关上了门,打开对讲机开关:“C区暴动,C区暴动,呼叫维和部队,请求支援!”

  “呲呲(电流声),收到,收到,正在前往支援。”

  “放开我,我没疯,我根本就没病,你们这帮蜥蜴人!”

  “我要当富二代!”

  “今晚全场消费由王公子买单!”

  “哇哇哇哇~”

  “哦哦哦哦哦~”

  “哇哦哇哦哇哦~”

  “都安静!全体目光向我看齐,我宣布个事!我…我……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哦哇哦哇哦哇哦哇~”

  “哔啵哔啵哔啵哔啵~”

  李佳人刚在康复中心查完房,就听到疗养C区暴动的消息,马不停蹄地火速赶来,刚进场就被个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枕头爆了头。

  “靠!”

  随手将枕头一丢,正好砸到了一个病人身上。

  “这是什么?方天画戟,这是方天画戟!我得到了方天画戟!”

  “好耶,枕头大战开始喽。”

  “好耶好耶,我们一起来玩枕头大战吧。”

  “食我方天画戟!!!”

  砰!

  “我拿到了方天画戟!”

  “哇呀呀,三家姓奴!吃俺一毛!”

  …………

  李佳人双手叉腰,深吸一口气。

  (深吸——)

  (蓄力——)

  “都给我安静!!!”

  (咆哮!!!)

  “是母老虎,母老虎来了。”

  (慌张)(慌张)

  “是母老虎!快注意隐蔽!”

  “嘘,快小点声,小心母老虎晚上吃了你。”

  (害怕)(害怕)

  “呜呜呜,不要吃我,我不好吃,我不洗澡的。”

  李佳人平复了下心情,转头对孟超说到:“把他们都给我送回各自房间里去。”

  唉,世界如此美好,我却这么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呔!妖精,还想抓你孙爷爷!”

  哈哈,我是齐天大圣美猴王孙悟空!

  (变成猴子)(抢夺路人的香蕉)(飞入丛林)(在藤蔓中荡来荡去)(在藤蔓中荡来荡去)(在藤蔓中荡来荡去)(在藤蔓中荡来荡去)(高声吼叫)(高声吼叫)(在藤蔓中荡来荡去)(高声吼叫)(在藤蔓中荡来荡去)(高声吼叫)(在藤蔓中荡来荡去)

  “他是怎么爬到天花板上的!把他给我弄下来!!!”

  “是,李主任!”

  快快快,行动起来!

  “母老虎来抓人啦!”

  “母老虎来吃人啦!”

  “呜呜呜,不要吃我,我不好吃,我不洗澡的。”

  (跑来跑去)(跑来跑去)

  “批准使用镇静剂!去把那个压走洗澡!!!”

  “放开我,你放开我!呜……”

  “冷静,冷静,深呼吸,头晕是正常的。”拔出针头,孟超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苏醒了,猎杀时刻!

  ————

  贪婪:我要载体!

  嫉妒:你别要,给我!

  暴怒:你妈的,为什么!

  暴食: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傲慢:无所谓,我会无所谓。

  ————

  “怎么大家都在玩啊!”

  看着跑来跑去的众人,陈来大喊:“怎么不带我玩啊!”

  (生气)(伤心)

  (感觉不开心)(不想不开心)(想笑)(不停地用手挠痒痒)(挠得自己咯咯直笑)(跑来跑去)(边跑边笑)(抓了一把路过病友的头发)(抓下了几根)(摊开掌心)(向空中吹散)(傻笑)

  偷袭!

  (被抓住了头发)(反抓他的头发)(抓头发)(抓头发)……

  啊!

  (被正在创来创去的病友创飞)(爬起来看这个病友创飞别人)(看这个病人被抓走打镇定剂)(大声嘲笑他)(也被抓走打镇定剂)

  “不要!”

  (无力)(昏迷)(被拖走)。

  ————

  贪婪:我的懒惰呢!

  嫉妒:什么你的懒惰,我的!

  暴怒:你妈的,为什么!

  暴食: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傲慢:无所谓,我会无所谓。

  ————

  陈来躺在病床上,睁开眼。

  “熟悉的天花板。”

  陈来第三十次看向天花板。

  “熟悉的被子。”

  陈来第二十九次看向被子。

  “这是什么?”

  在第三十二次看向床头柜时,一摊奇形怪状的黑色东西吸引了陈来的注意力。

  (我直接上手)

  陈来径直用手向其抓去,却没有感到实物触感,黑色物体反而缓缓的融入了陈来的手中。

  “怎么回……算了,懒得想了……”

  ————

  贪婪:我的懒惰,我的载体!

  嫉妒:什么你的,是我的!

  暴怒:你妈的,为什么!

  暴食: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傲慢:无所谓,我会无所谓。

  ————

  靠!好吵!

  陈来感觉自己的头就像是在不断充气的气球,好像下一秒就快要爆炸了。

  陈来不停地摇晃着脑袋,想让这种不适感减少一点点,但却怎么也没办法做到。陈来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疼得厉害,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到自己体内似的,而且还在不停的挣扎。

  贪婪:哈哈,我的载体!

  嫉妒:我的载体,是我的!

  暴怒:你妈的,为什么!

  暴食: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傲慢:无所谓,我会无所谓。

  懒惰:

  这样的痛苦感觉持续了好长时间。

  渐渐地痛苦化作实体抽出丝线,勾勒出一片黑白交错的景色。

  在无法辨别出颜色的黑夜,猩红色的血液夹杂着黑泥,腐朽的丛林里游荡着令人心悸的怪物,在饥饿而又贪婪的吞噬着一切。可怖的体型,覆满鳞片的翅膀,隐藏在姑且称之为“黑色”的夜中,那双充满杀戮欲望的血红眼睛,令人恐惧到极点。

  一阵窒息的感觉传来,黏稠阴沉的海下,长满绿色苔藓的巨型的怪物在水底沉睡。

  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缠绕着陈来,就像上午在杜卡那读的那本书里写的。

  “......残破的码头从岸边伸向大海,末端往往朽烂成模糊的一团,遥远的海面上一道长长的黑线,隐约透露着怪异的险恶气息,微妙而奇特的悸动感觉似乎在厌憎恶之外油然而生……”——《暗夜呢喃》。

  在怪诞和荒诞的无法言喻,在疯狂的沉默中,渐渐的,陈来开始理解了这一切,这……

  咚咚。(敲门声)

  “例行查房,陈来,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

  陈来睁开双眼看了看自己的手。

  “我感觉自己超级精神!”

现在纵情摇摆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