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缘聚缘散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缘散.离职风波

  日子又恢复到忙碌充实的状态!市场上各种事情要去处理,马上又要到月底考核了,新同事的入职辅导,各种会议,各种达标,各种突发事件处理.......

  每天忙的像陀螺,根本忙不赢。

  LK说,新同事进来后我比之前还忙,忙的连老同事都忘记了。他们能做的就是积极正向影响新同事,把新同事影响好。LK也隐隐约约让我感觉到,我在这里慢慢进入正轨,他也不再担心。心里应该想离开了。只是我们都很默契,他也不提,我也不问。除了群里打卡,我们都很有默契不联系。就如同我也没告诉他,我也即将离开一样,我也不想去刻意点破他想离开的想法。似乎,一起装傻是目前比较好的方式。

  新同事入职后,我们不再在老工作群里发声。老工作群一片死寂,新的群里每天生气黯然,充满干劲!我想,这样下去,很快我就可以辅导新团队进入正轨,就可以安心离开了。下一个经理可以很好的接上!我的使命也完成了。可以坦然离开!我在这里时间不多了,要抓紧!

  老工作群,我只想让你们看到想给们看到的!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的团队我说了算,轮不到别人打小报告!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收集资料去投诉!更重要的是,职场冷暴力也是一门哲学!并且,L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推出了老的工作群,也表示了这个群的使命完成,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日子在忙碌的节奏里越过越开心。一门心思抓紧理顺市场交出去!每天忙的没时间吃饭。过度劳累、一饿就晕的毛病开始加剧,同事们比着在医院买饮料给我喝。又开始白天忙,晚上出差的节奏。

  好久没跟L联系了!22日忙完会议,晚上出差的路上给L发了个信息。咨询了下月底生意汇报的内容,简单沟通了下市场状况,L说不错。赶紧落实。

  咨询L公司近期是不是有变动。L说就算有变动,也不是通过一次就可以扭转的。操心干啥。近期忙的要死,哪有心思聊天。把所有精力用在带团队、提升业绩上。

  对哦!公司变动,岂是我一次汇报就可以扭转的!好好干活!我都要走的人,一天到晚瞎操心!赶紧完成业绩、理顺团队走人才是正事。关注这些干啥!哈哈哈,赶紧把盒饭吃了,不过真的好饿呀,没吃饱!第一次,吃完了高铁的一整份盒饭,还没吃饱!看来,食欲和心情成正比!

  高铁上,我也告知了L我的想法,让他别浪费时间在我的事情上,留着更大的精力在JX实现更大的价值。不要因为湖南、因为我对他造成不必要的影响。我会承担好湖南所有责任,让他放心。刚好趁着这个时间点,该往我身上推的就赶紧推,趁着这时一并解决干净。我也告诉L我最后工作时间节点。让L赶紧物色接替我的人!“招人走在开人前”。免得到时有空窗期。我给L无条件的信任,并把我的底线告诉他!

  没错。这晚,是我接下来最开心的一天。因为,从次日开始,我便陷入了流不完的泪的状态.......

  次日,还在永州出差。钉钉里突然接到离职审批流程:ZS的离职审批!随即ZS也提示我审批。这让我兴奋的还跟HR的W确认了一下“怎么静悄悄的审批流程就上来了?”HR提示我即刻审批即可。

  我在兴奋中随即点了同意。并告知L。

  我继续处理YJK问题。谁想,L一个电话过来,劈头盖脸就一顿臭骂和怒吼,问我什么时候知道ZS离职信息的,怎么不商量就审批了,怎么也不挽留一下,作为员工正常的离职,是不是应该要挽留呀,才显得专业呀......

  我到底哪里错了?

  ZS离职的事难道不是他策划的吗?6月底的ZS失职、7月份见代理商、8月份撇开ZS见代理商、表示对ZS工作的不满、和ZS私下聊天,以及HR不是在月初调查的时候说暂缓ZS的处置吗?7月头还让S区ZS来湖南谈话,更换ZS的事,这难道不是他策划的?心里一万个问号!

  “这不都是在你的计划里面的吗?我已经审批了。你想让我怎么办?”

  “什么在我的计划里?”L又开始了他的经典咆哮!

  “别在那里瞎说,所以你根本就不懂我。”

  我想起来前几天我跟Z的一句聊天,问他为什么我和我老板明明都是为彼此好,可就是无休止的吵架。Z告诉我,和新老板要有磨合期,不是一上来就很顺的。当然,我永远都不会告诉Z,我的老板是对标他找的,对标的连星座都一样。

  都说水瓶座是暴君,可是不会对我暴呀,我感受到的都是温和、无限的关爱和宠溺,一句重一点的话都没有呀。怎么到这里,水瓶座不太一样了?难道,我成了水瓶座的“大多数”?

  让我想起来“磨合期”这个词。

  “需要磨合的。”我简单回应了下。第一次从我口里说出“磨合期”三个字。不知道说出“磨合期”这三个字的时候,为什么我的心会很痛。第一次感觉到痛!痛到休克!

  不是没有“磨合期”吗?不是因为熟悉的感觉而来的吗?不是一来就很熟悉的感觉吗?不是一来我们就很合拍吗?不都是水瓶座的老板吗?不是似曾相识吗?水瓶座的老板不都一个样吗?我一直在用我们的模式相处呀!哪有一来就毫无保留的展现给老板的?还不是我们不需要“磨合期”!

  “你都知道需要磨合期,你根本就不懂我,磨合期请停止你的猜测!”L的经典咆哮加怒吼再次爆发。我已经一个字都听不下去了。刚好YJK主任办公室的人出来。我得赶紧进去处理业务,不然,一会该下班了,赶不上下午其他业务处理了。

  “一会打给你,我先处理YJK事情!”在情绪和工作面前,我永远会选择工作!不让情绪左右我的工作态度!

  处理完YJK事情回电话过去,L还在咆哮!咆哮我不懂事,连基本的挽留都不会!

  “挽留!”哈哈哈。

  L的咆哮,让我看到了中年男人职场的无奈与悲哀!

  都说在职场上,你可作死的虐听话、老实、勤奋的中年男人;也可以虐勤奋、能力又强、而且还争强好胜的漂亮女人;但是,就不能对既不做事、能力又差、还气的你牙痒痒女人不客气。

  因为,中年男人上有老、下有下,肩负了一家的生计,就算你作死的虐,他还怕你虐的不够,打了左脸还可以换右脸给你继续打;而争强好胜的漂亮女人,大抵没有一个能让她温柔的老公,必须要通过职场的自我实现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后台也没有强大的背景,工作就是她的主战场,所以,大抵也不会有很大的反击;而那些年轻漂亮,看起来还不咋的,能力又不强的,还在公司稳稳呆着,还敢轻视上级的女人千万不要去惹。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她背后的男人是谁,她的靠山有多强大!

  我不禁感叹L的悲哀!如果这个女人这么重要,需要你这么紧张,那一定是这个女人的靠山威胁到他了!所以,我跟L说“那好呀,那么重要,我去哭着给你求回来!”

  对,没错!我可以去哭帮你着求回来!

  这是我可以毫无底线的为L做的!为了维护他的利益,我都要走的人,我怕什么、在乎什么。我留下来不就是为了给他收拾烂摊子的吗,不就是背好最后的锅,承担完最后的责任,让L轻松的吗?再多这一次,无所谓的!L开心就好!

  我突然觉得自己悲哀!

  我一个省区的价值,最终不及一个ZS!

  在利益面前,人都会权衡!我就是L权衡利益后放弃的女人!

  突然想起一个笑话:几个女人聊天,说我上面有人,我也活动了,但不硬,但没见血......

  这笑话说的太对了。事关生死存亡的时候,其他利益都是微乎其微的小利益!我跟L才几个月,可能在他那里还不曾建立信任,还在“磨合期”,谈不上利益共同体,更谈不上生死之交!

  我可以再为L做事,守好我最后一份执念,对自己的职业道德负责。但是,L真的伤害到我了。

  在医院哭完,消化完情绪。决定返回长沙!L让我这几天不要再联系。因为,每句话都是气话,每句话都伤人。让我到汕头会议面对面沟通。

  我知道,ZS的离开会天下大乱,会影响到他。他这会要去安抚别人,要去摆平别人,他挺忙的。我不要去打扰。我不需要他同情。在他权衡利弊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地位了。我删除了L。

  高铁站的路上,我很难过。简短的给Z发了个信息“我今天把我老板删除了,我这种下属不好带哈!头大吧?”Z简短的回了个“怎么这么冲动,没拉黑就行。”不想这句“没拉黑就行”,让我在日后知道还可以有拉黑的功能。

  赶着上高铁时,L电话过来。为什么删除了他。并主动再加。我顾着赶高铁去了,也没回应。

  晚上L发个一冰箱里的冰棒图片给我,说是别生气,请我吃冰棒,再次添加微信。不知道他什么意图。突然,想起他说的LH,想起来他说的《亲密关系》的书籍他看了2遍,应该是受到过伤害。

  对别人仁慈,不让别人继续伤害就是对自己的福报!既然,他2次提出加微信,那就添加吧,别伤害别人!以后也不要再去删除他。一次次的伤害,会让伤害加剧!这是做人的基本礼貌。以后这方面,要注意!

  微信加回来。我不再聊天。有事就钉钉。月底实在太忙了。我要赶紧把XY问题解决!这是我重中之重!

  看订单、盯进货、拜访药剂科、更换配送商、专家会、XY代理商拜访、商业公司拜访......

  每天忙的要死。25日最后一天,在GK处理完,冒着大雨淋湿了全身,像落汤鸡一样来打GKFZ做最后一搏,为XY负责。我就豁出去了,正面解决不了,我就学人家耍无赖、不要脸。在人家办公室等一晚,还不按我要求来,我就在次日等人家来上班的时候在办公室大哭大闹撒泼。

  相比起利益,脸面从来都不算什么!如同电影《喜宝》里面的经典台词:当人拿着钞票丢到你脸上时,不要紧,你就跪下,一张一张拾起,和温饱比起来,脸面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这也是L教我的!

  我进公司后不久,还天真的问过L“是不是女孩子不顾及颜面,不要脸的时候就可以开始赚大钱了,赚很多很多的钱?”L当时停顿了一下,回复说“是。”对于我只会赚属于自己应得的钱的人,这无疑是新的认知!

  对,这也是我来JX,L教我的生存技能!现实就是这样!你都不想要钱,钱怎么追着你?你只想清清白白过好每一天,可老天就不如你愿!

  所以,我更加坚定我的想法。他们地位高,害怕名誉受损!而我,没有什么顾虑!为了公司利益、为了我的下属能够有市场、为了完成我的承诺,我的脸面根本不算什么!我都可以答应给L去哭着求ZS回来,还有比这更丢人的吗?

  就这样,在人家办公室过了一晚。次日上午10点,再次谈判失败,他们要求公司出面!

  我则匆忙赶往XY做核酸,并同时安抚XY同事,看望我新入职同事。回家洗澡拿行李,匆忙去机场,带队前往汕头,参加病例大赛......

桔子花开68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