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缘聚缘散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缘散.汕头病例比赛

  登机后看着客户一直在飞机上讨论比赛内容,而我也因为近日太累,又才淋完雨,才结束大姨妈实在太困了,一上机便睡着了。直到飞机落地才醒过来。

  之前卜卦说,团队不稳,让我出去转转,换换气场转转运。最好去南边,海边散散心。刚好,这次出来转转!一举两得!

  一边陪客户游玩,一边陪客户演练病例。因为,心态比较放松,所以,我只需要享受我的海边度假就行!

  次日早晨,在餐厅遇见L,便一同早餐。之前和L说过我的想法,即将离开。所以,L说总经理这1-2天会约我谈话,问我真实打算。我不知道,总经理要跟我聊什么,是动我,还是干嘛。把我紧张的,早餐也没好好吃成。

  L就喜欢这样吓人!看我紧张,又说,没什么大事。

  能有多大的事!不就是2件事:要么让我走,要么让我留!

  我一直渴望离开,无论他谈什么都不会对我有什么负担!要我留我才有负担,就如同L说的,他和总经理保了我。

  我欠他们人情。我得用更大的人情去还给他们。在职场能被人利用才有价值,如果需要我做别的,冲着他们保了我,我也会同意的。无需任何担心!

  就这样,开启了一天的度假!好久没这样放松了,心情大好!如果不是L一直在车上和不同人沟通XY事情故意让我听见,我想我的心情还会更好!由他去吧......

  反正我已快是事外人,好好享受我的度假!陪好我的客户!

  晚上回到酒店继续写PPT。管理会还是得好好汇报。职业形象不能毁!

  第一次有机会和她人同住一房间。第一次有机会和她人聊天。本来打算赶紧做好PPT睡觉,却被HB看到箱子里一个化妆包。HB问是不是他送的。我说是。

  HB便开始了愤怒,一堆的抱怨、一堆的嫌弃、一堆的意难平。

  这什么情况,一个化妆包这么大的反应?“我都不用的!我从来没用过。你看,我都没打开过。我有自己固有的化妆品的。”这句话好似安抚到了她。

  HB说我也不用的,送人家小样,好意思,拿得出手,一个省区就那点价值!当时就想着是买给女朋友的正装,拿了个小样来糊弄我。一拿给我我就丢了,只留了个化妆包......

  哈哈,太可爱了!笑死我了!一个化妆包而已,这么大反应!

  “况且,也不止我一个人有这个,其他人也有的。”“快过年了,老板采购一些东西笼络下属,是再正常不过的。”“我也经常给我下属买东西,找机会奖励他们,让他们跟我用一样的化妆品。男同事拿回去哄老婆也很骄傲的。女同事跟我用一样的她们也很骄傲的。他们会做死帮我干活。”“所以,我们有一样的东西根本不足为奇。”

  HB好像没那么躁动了。但是点了一堆酒回来,非得拉着我喝酒。两个不胜酒力的女人,喝到凌晨4点双双醉倒......

  次日,一边病例比赛,一边做PPT。中午送走客户,下午S区管理会汇报。晚上晚宴结束,一堆人又免不了喝酒、唱歌、宵夜。

  我的心思也不在这里。刚好,HB约我回酒店,便一拍即合。HB老跟我说她在JX倒计时。我也不懂,也不想多问,更不想多管。

  在职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千万不能和同事做朋友!更不能和同事说秘密,也不要知道别人的秘密!更不要和同事交换秘密!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就是职场生存法则!

  我只知道,我在JX的倒计时是在按小时计算。我当然不会告诉HB。

  次日都是下午的航班,也不用多管。尽管喝酒,两人又在房间喝醉!双双醉倒躺地上!

  次日早上,被电话吵醒。一看居然9点多了。L打过来,一听我们还在睡觉。便打算起来约了HB下楼一起陪L早餐。不想L说一会要走,没时间。先去聊工作!

  聊就聊呗。我们僵持这么久,我也要走了,总归要聊开的。匆忙洗漱完便去聊工作。

  昨天的汇报,我该表达的也表达了。他不是在我汇报完和总经理出去聊了吗。更没有什么负担了!

  我们又开始了剑拔弩张!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每次的开场聊天都很压抑!尽管双方都在注意措辞,还是不可缓和!我就一直坐的直直的,紧握双拳,准备随时应战!

  L说,投诉诬陷的事已经画上句号。让我安静。他和总经理一起保住了我。并告诉我,有一些其他区域的人已经查出来,走人了。目光在我脸上停顿了几秒,看着我也不说话。便又接着说我“为什么近期你老是像个刺猬,其他部门的人都怕你,都不敢跟你电话。你什么都听不下去,我比你大,作为你.....作为你....大哥,你也应该听我吧。”

  “现在已经画上了句号,我需要一份材料来保你,还你清白,你来起草,给我素材,以我的名义担保。交上去!所以,你不要害怕对你有影响。”

  哈哈,L居然为自己的称谓找了半天。找出“大哥”的称谓。

  “我都说了,你不要纠缠在湖南的事里。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我只在乎你怎么看、怎么想。这个报告我会写,一点都不为难。他们多部门投诉,根本就不是针对我,针对的是你们。要不是为事业部考虑,我才懒得认错。为了不让事业部受损,我会认错,放心。”

  L看我缓和下来,愿意提供报告。便放松下来。两人之间的气场不再隔了万里长城!

  L站起来走到我跟前,伸出双手,说道“前两次都是你要我抱,这次我可不可以主动要你抱我一下?”我不再像前两次一样,像孩子一样需要紧紧拥抱。我站起来,我们之间的心像隔了城墙那么远。

  L问我,为什么我不一样,哪个才是真的我。一会对他好的不得了,一会又拒人千里之外,一会懂事,一会又决绝的不近人情。“你看到的都是真实的我,我只想好好做好事,不负遇见。”

  L抱紧了我,坐到沙发上缓解尴尬。L说“是不是让我让我生气你就很开心。”“对,我就乐意气你,气死老板我就开心。”话还没说完,大脑就眩晕过去了。被WEN的喘不过气......

  这是什么意思,前一秒不是还在剑拔弩张的吵架吗?这什么情况?不是永不来往了吗?

  L说,要赶高铁了,赶紧下楼,你来我房间谈工作,同事知道的,不可以呆太久。要注意职业形象。因为没吃早餐,谈话内容激烈,又一次晕倒。L看着我倒下去,用一只手扯住了我一只手。还是倒在了地上。并不是双手托起。心里不免难过。但也不会流露出来。

桔子花开68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