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男主是原始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一百八十九

  近几日来,花影城中的气氛有些压抑,这对花影城的居民们来说实乃罕见,这座城市不但是北境第一城,放眼整个大陆花影城也一向以民风开发、文化娱乐生活多姿多彩著称,更遑论如今还在新年节庆之中。

  是什么原因让新年初始的花影城不得热闹欢庆呢?只因一人而已,便是那自除夕日起就行踪不明的喵喵教教主离羽。

  花影城依托喵喵教而建,教主竟在自家地盘莫名其妙失踪了,喵喵教自是没有了宁日。

  教中层层梳篦式的排查自然没人有心思过年,起先喵喵教还是暗中探寻,并不想将教主失踪这种没甚脸面的事情张扬开来。

  然而在离羽失踪的第二天,一直守护其魂火的长老发现教主的魂火忽然微弱到几乎熄灭,那长老吓得险些背过气去,就在那魂火只剩下一星半点之时,却又堪堪维持住了,然而这也不是什么好消息,种种迹象证明:离羽不但失踪了,性命也是危在旦夕。

  长老们不敢再隐瞒消息,命令一道道下达,告知四境的信件、通告雪片一般洒向整个大陆,紧接着便是花影城的戒严。

  若你担心喵喵教这种为寻找教主而影响一城居民过年的行为会激起民愤,那你就想错了,如果找寻的是别的什么人可能会有这样的阻碍,然而对离羽这位数年蝉联花影城女人最想约会的男人,以及花影城男人最想拥有的情人之榜首的兔子精,咳咳,是不存在这种问题的。

  当城中居民知道离羽失踪了且很可能有性命之危时,不但高度配合喵喵教的戒严令,还纷纷向喵喵教积极提供各种有用没用的情报,节庆中压抑的花影城,几乎每个人心中都在问:离羽教主究竟在哪儿?

  ——————————————————————————————————————————————————————

  枯荣宗

  论经堂

  纤云收到离羽失踪的消息时正从汤锅里出来。

  汤锅,是她给白桑设计的高科技装置起的名字,这个装置能将纤云抽取出来的本体用自身灵力转化为液体,然后再析出结晶来,说是结晶,因为纤云抽取的是本体的藕丝,所以被此装置析出的东西便是一根根肉眼难辨的丝线。

  为了更准确的寻找到能替代牵丝木甚至比其更甚一筹的介质,实验必不可少。纤云也就要多次提炼本体的藕丝,白桑怕她有所顾虑,每次都细细为她解说这装置的理论与安全性,纤云听后发表意见:“嗯!明白了,我进去就是炖藕,炖成了藕汤,从里头把藕丝提炼出来。厉害啊!小白桑!”

  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白桑对纤云师叔的崇拜又上了一个台阶,虽然上去的好像是另一个台阶……

  一开始面对纤云的各种“我的理解”、“我觉得相当于……”之类毫无科学性的论调,白桑还会耐心得挨个儿解释,后来当他发现无论自己说什么,师叔总有一套自己的想法,他只好放弃了解释,但又无法违背科学精神去赞同纤云那极不严谨的比喻,只好改为统一的回复:“您的想象力真丰富。”

  话说这一日纤云完成了自己在实验中的工作,从“汤锅”里出来,便看见了从外头匆匆进来的茉莉。

  “二师叔!师尊请您上浮空岛议事!”

  然后纤云便从玉竹那里得知了离羽神秘失踪,生死不明的消息。

  “从喵喵教失踪的?”纤云一脸凝重问道。

  “是,据说还是从在自己寝殿之中莫名失踪。”玉竹知道的消息不仅来源于喵喵教的正式通告,各门派在各境城镇中都有自己的耳目,对喵喵教教主失踪这样的重大情报,这些人定是要第一时间收集尽量多的信息上报的。

  “这……”纤云一脸诧异。

  “师妹可是想到什么?”玉竹问她。

  “这多丢脸!”纤云一脸严肃地说。

  玉竹哭笑不得看着纤云说:“师妹,离羽教主生死不明,不可无礼。”

  “师兄不觉得这个情节很是似曾相识么?莫名其妙的消失,查不到阵法的痕迹……”纤云看着玉竹问。

  “又是那天外圣灵在作祟么?”玉竹立刻联想到了宗祠内丢失的牵丝木,神情越发凝重起来。

  —————————————————————————————————————————————————————

  大巫

  大祭司殿,偏殿

  “离羽失踪?”今夕看着喵喵教发来的通告,惊讶万分。

  一旁的飞星凑过去皱着眉头看了一阵说:“一教之主在自己家里失踪了?哎哟,丢人!”

  今夕一脸无语地看着飞星,心里骂了句:小气老妖怪!

  飞星为何在今夕这里得了个小气老妖怪的名号,说来话长。

  为了以咒术找寻“晶石”主人,今夕以自己学习过的追踪咒术试了几次,想不到毫无用处。

  想到大巫寻人寻物的咒术千千万,今夕只得将自己会的通通来了一遍,就在他试了上百种咒术仍不得其法之时,几近崩溃的今夕听见飞星对自己说:“我知道一个法子,教给你可好?”

  今夕当时很想一巴掌把眼前这家伙扇飞,想了想打不过,只好一口老血憋回嗓子眼儿里,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句:“飞星道友既然自己有法子,为何还要让我以咒术一个个来试?”

  “我可没有耍你啊!”飞星似是听见了今夕的心声,正色道:“我这法子麻烦得很!我是想着若你的法子奏效,我就不麻烦你了嘛。”

  今夕不想去纠结自己都试上百种了,他看不看得出来奏不奏效这个命题,继续温和地咬牙切齿道:“飞星道友既然不想麻烦在下,为何不自己施术?”

  “瞧你说的!那定是因为这是咒术,且是只有现任大祭司才能施的咒术。”飞星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今夕。

  今夕皱起眉头来:大巫确实存在这种咒术,力量来源乃是大巫先祖之力,这种力量只可由现任大祭司向先祖借用,但是……

  “这样的咒术,我都不知道,飞星道友又是如何知道,还能教我?”今夕满脸狐疑地看着飞星。

  “你知道我喜欢考古吧?”飞星正襟危坐,双手抱胸,一脸的义正词严:“大巫的遗迹我也发掘到一些,其中一些失落的咒术我就记下来了,这不是为你们补全先祖法术做点儿贡献嘛,不必感恩戴德。”

  滚蛋的感恩戴德啊!信你个鬼!

  今夕在心中咆哮:咒术的记载别说外族人了,就算大巫一般的弟子都看不懂,更别说已失传的大祭司咒术了!飞星这家伙太可疑,老妖怪!而且还是小气老妖怪!

青山看我不咋地 · 作家说

谢谢为什么同学每天投票!感谢鼓励。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