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认识希亚

  “哈~还挺沉。”

  吴休背着女人嘀咕了一句,接着继续向前跑去。

  刚刚将那几个混混驱逐后,却没料想这位母亲竟然体力不支晕倒了过去。

  他当即便向一旁焦急的都快哭出来的小佩妮莱询问附近的医院在哪里,可这孩子却死活都不同意将母亲送到医院。

  至于为什么,她却也只能支支吾吾的涨红着脸,怎么也解释不清楚。

  但好在小佩妮莱还能说清她们的家在哪里。

  于是为了尽快将她母亲的伤口处理一下,吴休只能把小家伙的妈妈背起来,让她在前面带路,自己则紧紧的跟在后面。

  而后便是一路狂奔,最终将这个失血过多的母亲成功送回了家。

  在进入到对方的屋内后,吴休愣了一下。

  他原以为像对方这样经常往外捐钱的女士,或许家中会很华丽,很有钱。

  事实上许多外城的人都这么想的。

  但他发现,所有人都猜错了。

  “对了,药箱!药箱哪去了……”

  小佩妮莱在进到屋内便慌乱地在屋内开始翻找起来。

  吴休将女人放到屋内唯一的床上后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而后在屋内观察起来。

  说是观察,其实几乎一眼就能看看清整个屋子。

  一个桌子、一个衣柜,几张椅子,再加上一张床,便是所有。

  吴休此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他要说送医院的时候小丫头死活不同意了。

  就这种情况送到医院,那无异于给这个家庭增加了一大笔负担。

  而这种负担,很明显不是给予的那点可怜的补偿所能弥补的。

  因为屋子内实在穷的可怜,小佩妮莱仅仅花了不到一分钟就找到了药箱。

  而后费力的在柜子里拖出药箱,接着抱到床边,打开后瞬间呆了一下。

  小佩妮莱以前受伤都是妈妈给处理的,尽管之前妈妈曾告诉过她受伤了该用些什么,但此刻那些叮嘱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急得她站在原地,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转。

  “唉……”

  吴休看到小丫头那不知所措的可怜模样忍不住叹息一声。

  而后走上前去接过了药箱,语气轻柔地说到:“还是我来吧,你帮我弄点水来可以么?”

  不管遇到什么,用平静的声音来面对,都会让身旁紧张的人放松下来。

  佩妮莱自然也被吴休的平静所感染,狠狠地点了下小脑袋后跑到柜子旁边提着小桶晃晃悠悠地走了出去。

  吴休到不担心她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毕竟像那个家伙那样的人,在内城也算得上极个别的,这里的安保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点但从母女俩被打,到守卫来还没到十分钟而已,放在前世没个半个小时都很难过来的。

  吴休在看到小家伙走了之后伸手打开了医药箱,而后看着里面那完全陌生的草药愣了一下。

  真棒!他一样都不认识!

  “啪~”

  吴休单手一捂脸,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下丢人了。

  但好在他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独自一人活了二十多年,别的没学会,但治疗伤口缝合什么的他也不是不会。

  当即在屋内寻找起来。

  之后还是在衣柜中找到了针线,和所需要的东西。

  他看着手中的缝衣针和涤纶细线叹了口气,随后看着床上女人在心里说了一句抱歉,然后开始忙碌起来。

  因为没有无菌手套,所以他只得等到小家伙回来后,在她的帮助下用肥皂仔细的清理了一下手,然后用清水又洗了一遍,接着又跑到衣柜里拿出一个长长的不知道不知道做什么用的白布,在征得小丫头的同意后在其羞红的脸庞下将其撕成了布条以作备用。

  之后他便走到女人身边,伸手将头发拨弄开。

  原本他想看看伤口究竟有多长,但令他惊奇的是,自己在扒开对方的头发后,却发现伤口处却被一层淡淡的荧光所保护着。

  虽然伤口看起来很吓人,但经过他仔细的检查却发现其实也只是看着吓人而已,总体长度也就四厘米左右,虽然肿起来一大块,但整体而言却属于良性伤口,着实让他惊讶不已。

  而更令他惊讶的是伤口的鲜活度完全就像是刚打开的样子,着实让他有些意外,不过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

  至少这样接下来他需要做的就简单多了。

  而后就见他穿针引线,开始下手缝合起来。

  首先是避开毛囊清理伤口,然后是进行干燥处理最后再缝合皮肤。

  虽然用的是最简单的蜈蚣腿,但也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完成。

  在这个过程中,他必须时刻注意着对方的呼吸和表情,如果实在坚持不住,就喘一口气甩甩手再继续。

  终于,手术结束了。

  他抬起头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看着她的呼吸变得均匀,脸上的表情也不再那么痛苦,这才慢慢的收拾了起来。

  他在做手术的时候,难免会流血,这些他需要好好处理一下。

  在小佩妮莱的配合下吴休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将屋子里里外外彻底收拾干净。

  这也得庆幸于屋子内的东西实在太少了。

  “这耗子进了这家都得眼泪巴巴的留下条腿,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简直比外城混的还要惨啊……”

  吴休目光复杂地看着整洁空荡的屋子,心中唏嘘不已。

  他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自己家生活都这样了还能去外面帮助其他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也正是这个“傻女人”,他才得以在刚刚穿越的时候不至于饿死,并活了下来。

  稍稍喝了口水之后又拿了个小玻璃罐子接了一些水递给了一旁的小家伙。

  看着小家伙那副欲言又止的担心模样,他伸出手轻轻放到了她的脑袋上。

  佩妮莱感受到头顶的温暖下意识看向了吴休,看着她那十分懂事,强挺着自己没有哭出来的模样安慰道:“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在听到吴休说出没事了之后,小丫头一下子没忍住抱上了他的大腿,呜呜地哭了起来。

  吴休被这么冷不丁的抱住也是微微一愣,而后看着她哭的这幅稀里哗啦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出了手,轻轻地拍打着后背。

  没多一会,他便感受到哭声弱了下去。

  再度看去却发现小丫头已经闭上了眼睛,靠在他身上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这也能睡着?”

  吴休哑然,随后摇了摇头将其轻轻抱起来放到了她母亲的旁边。

  看着她睡梦中的这幅委屈巴巴又格外乖巧地小模样,忍不住轻轻捏了下她的小鼻子,换来的确实是轻轻皱了下眉头便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喂喂~一个陌生男人在你家,你真就这么睡着了?我这么有安全感吗?”

  吴休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并走到一旁放了一个装满水的水杯。

  因为对方伤口上的那个超能力,他没办法确定这个母亲到底什么时候醒,但只要对方醒来就可以看到并喝到一水,这是他唯一能做的,剩下的就只能交给神了……

  之后他便坐到了桌子旁并从怀中掏出了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获得的任务委托书。

  他看着眼前这个卷成小桶装的纸张,心里都跟着忍不住忐忑起来。

  “千万来个好点的任务吧!”

  吴休闭上眼睛在心中祈祷着。

  他可是听说这种任务并不是那么好做的,但此刻他也只能祈祷了。

  稍作沉默后,他果断睁开了眼睛一把打开了卷轴。

  很好!一个字都不认识!

  “……”

  吴休面无表情的看着卷轴,随后将其缓缓合上又猛然拉开!

  “草。”

  他实在憋不住,口中忍不住吐出了一个字。

  随后将其轻轻放到了桌子上,伸出手轻轻揉捏起自己的太阳穴来。

  千算万算,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忘记了这个世界是有着自己独立的文化的。

  “真是头疼啊……”

  他皱着眉发出了一声嘀咕。

  想要翻译这张任务委托倒也不难,只要随便找个人开句口应该就能解决。

  但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做?

  他总不能遇到什么和文字有关的内容都找人现场翻译吧?

  要是涉及到机密又该怎么办?

  这一个个的问题简直搞得他一阵头大。

  “难道我要学习一门新的语言么?”

  吴休揉着太阳穴,眼神怔怔地看着任务委托上那一片歪曲扭八,好似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虫子爬出来的文字鸡皮疙瘩都忍不住立了起来!

  想都没想就干脆利落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开玩笑,人家毕业是把青春和回忆留在了学校,而他则是把前女友们和老师教的都留在了学校,这种情况下你让他重新学习一门语言而且还是这么怪异的语言那简直就像是在拿刀逼着他吃屎一样!

  最后思来想去,目光却是放到了不远处的小佩妮莱身上。

  如果说其他人可能对他抱有敌意故意说错内容的话,那么这丫头应该不会吧?

  毕竟他可是前前后后救了她们母女俩两次,尽管在她们眼中只有一次而已,但想必也不会不帮这个忙的吧?

  心中确定了大概方法后,他便将卷轴塞回了怀里,而后趴在了桌子上。

  没多一会变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当吴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饭香味勾引醒的。

  他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桌子上摆着的三道菜,以及不远处在一块案板上“吭哧”“吭哧”揉着面团的小佩妮莱。

  伸了个懒腰后站起身走到了小家伙的身后,看着她那副卖力的样子心中微微一笑,接着看向床铺,却并没有发现她妈妈的身影,微微皱了下眉。

  开口问道:“你妈妈呢?她去哪了?”

  佩妮莱冷不丁听到身后传来声音瞬间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即转过身惊喜地叫到:“呀!大叔你醒了啊!”

  随后指着门口说道:“妈妈早上醒来后去主仆家准备上工了!这些饭菜都是我做的哦!!”

  说完上半身轻轻探向吴休,大眼睛眨啊眨啊,嘻嘻笑着。

  吴休被她可爱的小模样给逗笑了。

  伸出食指,轻轻地剐蹭下她那白皙地小鼻头,笑着说道:“那你还真的很厉害呢!”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房门便被打开了。

  开门者正是吴佩妮莱的母亲希亚。

  她打开门后看到吴休已经醒来脸上带着许些惊讶,而后立即十分庄重地对着他鞠了一躬。

  “这位大人,十分感谢您救助了我!”

  说完这话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有栽倒。

  佩妮莱见此连忙上前扶住了自己的母亲,神色好像小大人一样,一边搀扶着母亲一边唠叨道:“你自己什么情况你不清楚么?这情况还出去上工万一倒在外面了,我找你都找不到……”

  待佩妮莱将她搀扶到椅子上做好后又恢复了乖宝宝的语气,紧张兮兮地张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妈妈。

  “脑袋还疼么?今天没有被那个坏老头辱骂你吧?如果他再敢骂你,我上门找他再…再……”

  她刚说到这一旁的母亲就打断,好气又好笑地伸出食指轻点着她的小脑门,质问道:“再怎么?难道你又要像从上次那样用小拳头给人家按摩,好悬没把人家老爷子给笑死?”

  听到这话佩妮莱当即小脸一红,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似是恼羞成怒了,一耍小脾气,“哼~”了一声后转身冲着面团使劲去了,一边“狠厉”地揉搓着面团,一边嘴里还小声低估着什么。

  不用猜,吴休都知道肯定是什么“画个圈圈诅咒你之类”的小孩子气话,不由会心一笑。

  而一旁刚做好的希亚也看到了吴休嘴角的那抹笑容,心中不由松了口气。

  她出去这段时间真怕对方会在醒来后因为自己女儿的年幼不懂事而产生迁怒现象。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位老爷子。

  而后她看着目光望着自己女儿的吴休,语气有些犹豫的问道:“这位大人,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吴休听到声音回过头,随意的摆了摆手。

  “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至于称呼……我看,我年龄应该比你大,你叫我吴哥就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他可不习惯被人称作为您。

  她似乎也看出了吴休并不在意称呼,心中的好感也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增加了一丝。

  但还是同样保持着恭敬的带着一丝犹豫地说到:“我叫希亚,那……那我就叫你吴哥了?”

  “嗯。这样就挺好。”

  得到了他的肯定后,她鼓起了勇气,带着几丝好奇的问道:“那…吴哥,我可以问一下你是做什么生意的么?你处理的伤口的方式…嗯……很奇特啊!”

  “奇特?”

  吴休有些好奇的看向了她,眼神中充满了不解。

缇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