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希亚的过去

  希亚感受到了他的不解。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但也只以为对方是其他城市过来的,毕竟,她还没想到竟然会存在像吴休的这种治理方式呢!

  于是筹措了以下词汇。

  “该怎么说呢……

  我们这边一般治疗的话都会用到永恩草,只要将它们捣碎了然后敷在伤口上,像我这种伤口大概二十多天也就回复了,但缺点就是周围的毛发会掉光,一时半会是长不回来的……

  而另外一种方式就是去医院找在那应职的女仆们,她们会用各自的治疗能力来帮助治疗,效果立竿见影,但价格呃……”

  她说到这耳朵不由红了起来,微微侧目,眼神有些躲闪,一副羞以启齿的样子。

  吴休知道这个话题不适合继续谈下去了,果断话音一转,问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嗯,对了,刚才我听你女儿说那个什么坏老头?那是谁,你服务的主仆家么?”

  “啊?啊,是的。”

  希亚说完这句话脸上肉眼可见的带上了一抹感激。

  她一边回忆着,一边从最初来到这里时徐徐讲来……

  原来,希亚最初并不是内城的人。

  她和许多人一样,都是在年幼的时候被父母带到星珠城附近的。

  也就是俗称的流放者、没有家的人、和豺狼野狗抢食吃的下等人。

  那时候,每天父母都带着她四处奔波,或是逃命或是为了食物而大打出手,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但总体而言,那时的她还很快乐。

  当时的她认为自己的生活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才是更糟糕的。

  首先母亲感染了重病。

  她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家庭的累赘,也为了不传染到家人,毅然决然跑到了一处小型聚集地拿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胁着最近的老大给钱。

  最离谱的是,她还成功了。

  一方面是他们这个小型聚集地是个食人部落,对方老大没把握手下那些傻子会乖乖听话不吃她,另一方面也是被这个母亲所展露出来的凶狠所折服。

  最终是那个老大亲自将钱送到了他们父女二人的手中,而母亲的头骨也被这个老大做成了最为尊贵的王冠,被整个部落所传唱着。

  那一夜父亲抱着年幼的她哭了整整一夜。

  之后便是父女二人花钱买下了星珠城的居住权和身份证明。

  接下来就是一段相对平稳的日子。

  但好景不长,第二年他的父亲就和一个队伍里的打猎人因分配问题起了争执,最终被失手杀死,打猎队因此解散,而她却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能看到。

  那一年,她十一岁。

  十一岁的女孩能干什么?

  在平民区里偷东西、乞讨,又或者被迫卖身。

  前者只要被抓住那么就是会被送到审判庭,先打一顿然后再驱逐出城,她是不敢的。

  后者就更要提了。

  她亲眼看到过身旁的一个姐妹,明明天黑之前还一起笑呵呵的说着有钱了请她吃大餐,结果第二天一早就被人发现在了街头。

  满身伤痕、鲜血遍布下身、四肢扭曲的躺在地面上,双眼灰败的看着天空。

  那种景象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恐惧!

  最终……

  她选择了乞讨。

  吃百家饭,饮万家水。

  直到她的身体越来越高挑,容貌越来越好看,周围也开始聚集起了不少不怀好意的目光。

  虽然她躲得过一次两次,但只要被贼惦记上那还能有好事?

  而后在某个傍晚,她被一群人堵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之后便是出现了一场令吴休都羡慕不已的“英雄救美”。

  希亚把对方描述的简直就像是故事书中的白马王子一样,太英武、太完美了~

  在对方提出“要不要来我家”的时候,希亚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又哪里抵挡得了这种邀请?

  于是乎,她就跟着对方回到了对方的家中。

  正当她以为自己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

  可以买名贵的衣服,可以一顿饭吃三个馒头,吃一个、丢一个、玩一个的时候!

  她却被送到了女仆长的手中。

  当她捏着手中一块银币,双眼呆呆地站在原地时,那感觉,大概就像波兰人被闪击时的表情一样……

  在之后的日子里,她也逐渐懂得了“王子”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也明白了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纯粹的,命不久矣的“年轻人”。

  一个,竭尽全力去做善事,并且把每个家庭成员都真正当成家人的人!

  他甚至会因为希亚想要帮助平民区的人,而刻意的每个月都会多给她一些钱财。

  像这种事他不止为一个人做过。

  就连跟在希亚身边的佩妮莱,其实也都是为了满足他无法迎娶希亚的愿望,而对她做出的补偿。

  希亚说到这儿,忍不住红了眼眶。

  “周先生一直以为我傻,看不透他为什么要把佩妮莱交给我抚养,但我好歹也是个女人,这种事怎么看不透啊!

  可怜周先生年纪才三十来岁,现如今却如同七老八十一样,也不知能活多久啊……”

  吴休坐在椅子上,听着那一声声的埋怨以及那一句句的委屈,感受着对方那话里话外都往外冒着“爱情”牌号的狗粮,感觉自己在不打断对方的话,他容易空腹被撑死!

  吴休当即开口打趣道:“所以,你现在实现了当初一半的愿望不是么?”

  “啊?”

  希亚听到这话神情一下愣住了,有些没明白过来。

  随即吴休用眼神示意了下不远处正在忙碌的佩妮莱。

  希亚顺着他视线看过去,顿时就发现了小丫头手中逐渐成型的馒头,瞬间俏脸一红。

  “哈哈……”

  吴休毫不掩饰的发出了笑声。

  今天可真是他开心的一天了。

  笑完他便站起身走向了佩妮莱那边,一边走一边卷起袖子的动作看得身后的希亚一时呆住了。

  “吴…吴哥你要干嘛?!”

  她眼看着吴休走到一边洗手,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干嘛?当然是帮忙了!总不能让一个小丫头自己在那忙乎吧?我可没那么金贵!”

  吴休瞥了希亚一眼,那十分自然的模样着实让希亚看得又一愣,随后连忙想要站起来阻止:“可、可你们男人那能下厨啊!再说你还是客人,你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是会被人笑话的啊!!!”

  吴休看着她那副急切的样子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走回去伸出手将她按回了椅子上。

  “怎么?小瞧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好歹也是一名专业的厨师,有本子的!至于笑话……”

  吴休说到这儿反而忍不住笑了:“怎么,这个世界什么时候男人做饭违法了?如果违法,让他们来抓我呀~”

  说完,他摆出一副奈我何的搞怪模样,顿时把希亚和一旁的小丫头逗得咯咯之笑。

  这下一,希亚倒是也没有阻止下去的理由了。

  而做饭有了吴休的帮助,也使得小丫头不那么孤单起来。

  叽叽喳喳的围在吴休周围,一会试图指点一下他,一会又准备跟他学学,一副好不热闹的景象。

  一顿饭做了将近十多分钟,有吃了半个多小时。

  肉是什么肉吴休并不知道。

  但用脑子想想也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太贵的好东西。

  他也不想让自己知道后心里边太犯恶心,尽管这对母女二人来说可能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总而言之,吴休吃了两个两个馒头。

  而母女俩也各自吃了一个。

  这顿饭总体而言算得上是宾主尽欢了。

  饭后小丫头在那边收拾碗筷,而无休则拉着他妈妈希亚到了桌子前。

  “吴哥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吗?”

  希亚如此问道。

  吴休点了点头,随后从怀中掏出了任务委托书放在了桌子上。

  “我需要你帮我翻译一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不怕你笑话,我这个人大字不识一个,所以麻烦你了。”

  而希亚在看到他掏出来卷轴的那一刻,眉头一紧心中咯噔一下。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她可是认识这东西的。

  之前她帮周先生往女仆公会送过不少类似的卷轴。

  当她向周先生问这上面写的是什么的时候,周先生则告诉她,这只不过都是无端的妄想罢了。

  希亚听到这话当然有些不信邪,而后在拿到女仆公会的时候,公会的负责人将卷轴的内容贴示到了发布任务的大墙上。

  然后凭借着里面女仆们的关系,她让人帮忙口译了一下。

  里面大都是一些她没有听到过的东西,但其中一样她却有所耳闻。

  那是一条地龙的脊骨。

  她曾经在外城的时候听说过地龙这种生物,那是一种大型变异兽,听说仅仅一只就能轻易毁坏一面城墙!

  而周先生的任务卷轴上还有许多种东西,在经过其他姐妹的介绍后,她才得知那些东西其实也和地龙的价值差不到哪去。

  在女仆公会那里凡是以这种卷轴方式出现的,几乎都意味着十分难办的那种,凡事接受任务并最终活下来的,不说是千不存一也差不多。

  而此刻现在这个卷轴竟然出现在她的眼前,着实是把她下了一跳!

  “你是从哪里搞到这东西的?!”

  希亚吃惊道。

  吴休,看到她紧张的模样也明白了,这东西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但是他又能怎么说呢?

  只得皱着眉的向希亚问道:“你只要告诉我,你能不能帮忙翻译就好了。”

  或许是他的态度有些强硬,希亚也反应了过来,连忙充满歉意的回答道:“我可以翻译,因为之前想要帮助周先生的原因,所以我自学了一些字体,现在只要不是太偏僻的字体,我都能认得出来。”

  说完这句话,就从吴休的手中接过任务委托书,然后按照上面的消息读了起来。

  【任务:守夜人(长期)(大量需求)(日结)(高额)(1银币)】

  报道位置:城西污水处理厂。

  相关信息:污水处理厂最近时常出现员工失踪事件,我方要求尽快解决并查明其中原因。

  要求:

  第一条:夜晚不允许随意在厂区内游逛,尽量坚守自己的岗位以防止器械损坏,如器械损坏请务必立即停止机械继续运转。

  第二条:污水处理厂内有安全屋,哪里的房屋很坚硬,可以抵挡住一些怪物的袭击,但房门只会在你停止了机械运转后才会开启房门。

  第三条:出现意外事情时一定要及时拉响警报,并尽量守护住完好机械,如果实在无法抵挡,那么进入安全屋是你最好的选择。

  第四条:一旦接受合约,那么在履行合约时间内必须务必坐到以上几点,否则您死后,您的灵魂将被女仆工会交往审判所依法进行处决与服刑。

  第五条:具体价格面谈,但最低金钱为一银币。

  希亚在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立即神情紧张的看向吴休。

  光听委托书就看得出来这份任务有多么危险。

  她可不想自己这个刚认识的好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了。

  但此时的吴休却一脸深思的揉着下巴,他在思索着以上的信息究竟包含着怎样的隐藏信息。

  第一条,夜晚不允许随意在厂区内游逛,他倒是可以理解。

  毕竟是正规的厂子有点要求也是合理的。

  但要求尽量防止器械的损坏和如果器下损坏后,请务必立即停止机械运转。这一条让他有些看不懂了。

  不过在结合第二条以及第三条他几乎下意识就想到了一个结论,恐怕之前消失的人肯定是被什么变异兽给抓走了。

  而且从对方的语气中,那个变异兽的实力应该很强大,至少他们现在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怪兽。

  至于第四条则是一个纯纯的威胁,一个警告罢了。

  在他看来,这句话无非是在震慑一些想要占小便宜的宵小之辈。

  而最令他头疼的则是变异兽了。

  将任务梳理的差不多后,他抬起眼睛看像希亚,瞧着她脸上的紧张神色忽然心中一暖。

  “谢谢你帮我翻译,接下来我就要前往那里了,如果你真担心我的话,那么等我回来再给我做一顿饭如何?”

  希亚听到这句话,心中的紧张顿时去了不少。

  她看得出吴休去意以决,只得跟着轻轻点了下头。

缇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