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之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吴休的决定。

  但任何享受都是短暂的。

  一个人的到来直接打破了这份宁静。

  一个受伤的人跌跌撞撞的向着他们跑来,身上那雪白的衣服也都沾满了灰尘和鲜血。

  “哦!天哪!是海瑞!”

  “她受伤了!”

  “快!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急救!”

  乌列塔当即一声大喝,惊醒了周围六七个姐妹,然后指挥着她们就要上前迎接。

  吴休自然也跟着跑了上去。

  可女孩再跑到距离他们十多米的位置后忽然倒在地上,接着撕心裂肺大声喊道:“都别过来!凶手是堕落者!那个保安……堕落!噗!!!”

  话还没等说完,就见倒在地上的这位名叫海瑞的女仆忽然喷出一口血,紧接着在原地撕心裂肺的抽风了一样的发起了颤抖和嚎叫~

  那痛苦的哀嚎声好似正在被千万把刀子同时在切割着身体一样,听得周围的所有人都位置心里一阵狂跳!

  更有关系好者,捂住了口鼻,眼泪哗哗的原地瘫软了下去。

  吴休也不知道对方之前究竟在遭遇了什么,但看她现在的模样也是跟着一阵胆颤心惊、头皮发麻。

  然而就在海瑞哭着嚎着的时候,吴休却眼尖的看到了对方的身体似乎比刚才要胖了一些,刚想提示些什么却发现她的身体飞速肿胀了起来!

  “不好!快跑!”

  吴休只来得及大喝一声,接着在一众女孩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拽起身旁的几个就向远处跑去!

  或许是他的呼喊起了作用,最终还是有六个人跟着他一起跑了起来。

  紧接着没到三秒钟,一声惨叫伴随着巨大的冲击波瞬间将所有人推倒在地!

  “咳咳……草!这他妈是哪个疯子搞出来的!”被冲击波震得感觉整个人都要散开一样的吴休躺在原地上无力的喃骂道。

  他倒是想大点声骂,可现在手上却连一根食指动起来都觉得费事。

  但他的眼睛还可以转动。

  隐约之间,他看到了那几个女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场面,也看到了诺薇尔瘫坐在原地单手不住的摇晃着地面上一个人影的哭嚎模样。

  “那是谁?”

  尽管吴休的此刻动弹不得,但他还是下意识眯着眼睛努力的向着那道人影看去。

  最终耗费了好大一番功夫,他才从侧脸上看出了这个人影似乎是乌列塔。

  只不过她现在已经全然不复刚才的美丽与整洁,整个人就如同破破烂烂的布娃娃一样,鲜血与泥土又把她的新衣服给弄脏了。

  “啊……”

  吴休张着嘴,喉咙里发着颤音。

  他想叫这个刚才还和自己笑的美丽姑娘站起来,然而不管他用多大力气去喊、去叫,最终发出的声音却都只有哑巴一样的啊啊声……

  “真他吗操蛋啊……”一动不能动的吴休躺在地上闭起了眼睛。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没被昨晚那耗子搞死,现如今竟然又要被这波炸弹搞死。

  在彻底昏迷前,他甚至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我要是不来这个里,那么是不是那个海瑞也不会去找保安验证我身份了,她们是不是就不会和现在这样了?”

  虽然是疑问,但他的心中其实也已经有了答案。

  一滴充满了悔恨的眼泪在随着他的意识一同向下落去……

  当无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陌生的屋顶。

  他下意识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然后向着四周看去。

  此刻在他的周围还躺着一些其他的病人。

  其中就有和无修有过一面之缘的诺薇儿以及其他两个女仆。

  “只活下来这三个吗……”

  吴休看到这眼神麻木的望向了屋顶。

  嘴里的苦涩感瞬间涌起。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一阵脚步声走走廊中响起。

  原本他并不想理会。

  万万没有想到,这脚步声竟然离他越走越近。

  “你醒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呵呵,我宁愿不醒。”吴休自嘲的说道。

  而后向对方看去。

  这是一个身穿黑色旗袍装的白发女人。

  她看起来大概三十来岁,虽然面貌看着很好看,但眼神格外犀利。

  正当吴休以为对方会狠狠的责骂他一番时,女人却对他说到:“我叫列提西亚,是女仆公会的长老之一,同样也是审判厅的负责人。

  您之前所经历的事情具体的过程我们已经了解了。

  与此同时,您的身份我们已经确认了,并没有任何问题。

  给您带来的伤害,我们深表歉意。

  经过少女公会的一致探讨,由于您的任务的特殊性,已经超出了当初任务所提供信息的那部分,所以您可以选择放弃这个任务并不会承担任何后续惩罚。

  接下来您可以在这里安心躺养一段时间,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您来参与了。”

  她说完这句话,冷冷的,看了一眼吴休。

  之前案件的具体过程,她已经听诺薇儿详细的解释了一遍又一遍了。

  尽管他在心中明白,无休和这起事件并没有任何关联,只是一个被摆弄的可怜的棋子罢了。

  但是自己手下死了四个姐妹,这对她而言无异于是自己的亲人死了一样悲痛。

  就在此时,她却听到了一句意想不到的话。

  吴休抬起脑袋,平淡的看着她,缓缓张开了嘴。

  “虽然你的提议很好,但是抱歉,我拒绝。”

  列媞西雅听到这句话皱起了眉头。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面对她的提问,吴休则是双眼清澈而平淡的再次说道:“是的,我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

  列媞西雅看着眼前这个受伤的男人,忽然觉得来了一点兴趣。

  问到:“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然而面对他的疑问,无休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瞬间冷冽的眼神看着她。

  “她们是为了救我才去的,如果没有她们,我可能活不到现在。

  我绝对不允许,像她们这样可爱的人,死的不明不白!”

  列媞西雅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那股子不服输的认真和压抑到极致的愤怒。

  那怒火就好如一捧熊熊烈焰,虽然此刻只是一个小火苗,但他却有着燎遍整个世界的决心!

  “嗯,这还差不多。”

  列媞西雅甩了这么一句,冷着脸转过了身,向外走去。

  原本她以为这是个窝囊废,但此刻看来他确实还算得上一个爷们。

  那么既然如此,有些计划就得准备一下了。

  至于那些蛆虫,她会告诉那些东西什么叫做残忍的!

  想到这儿,她那张原本冷若冰霜的脸上闪过一抹猩红于嗜血……

缇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