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吃肉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一个要求

  易天看着王宇纯的脸:“那我要是抓你呢?”。

  “你可以试试!”王宇纯眉毛皱了起来,只是想让贺小蕊道歉而已,有这么难吗?

  易天看着王宇纯桀骜不驯的脸:“都给我抓住他!”。

  旁边的警察听见易天的声音,迅速做出行动,可王宇纯很诡异的往后一退,竟然直接从银行退了出去。

  期间拉住贺小蕊的手,直接把贺小蕊抱了起来。

  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当场所有人只有一个想法,好快!

  其实并不是王宇纯太快,而是因为他的敏捷度太高,天生的速度快,力气大。

  贺小蕊一晃神,王宇纯已经抱着她跳过了警戒线。

  “你现在能不能把我放下来!”。

  看了怀里的女人一眼:“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能让我在警车里待一天!”。

  王宇纯把贺小蕊放了下来。

  贺小蕊看着面前的王宇纯,突然说道:“是我不好,我把你忘在车里了!”。

  贺小蕊知道被人遗忘是一件非常令人生气的事情,因为经历过,所以感同身受。

  当王宇纯说出,我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的时候,贺小蕊心中就有些自责了。

  王宇纯皱的眉突然舒展,嘴角挂上一抹淡笑。

  王宇纯本以为,要让贺小蕊道歉需要一点手段,却没想到,贺小蕊第一时间就道歉了,是她本身就善良,还是因为敏锐的直觉,让她下意识的道歉呢?

  不管怎样,王宇纯看着面前有些自责的女人,突然间产生了一点兴趣。

  “道歉?就这样?”王宇纯问道,想看看贺小蕊的反应。

  “不然呢?你还要怎样?”贺小蕊感觉王宇纯有点得寸进尺,自己都道歉了还要怎样。

  “我可是在车里整整等了你一天!”。

  王宇纯此话一出,贺小蕊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了,因为事实摆在眼前,让王宇纯受委屈的确实是她。

  “那你要怎样?”贺小蕊转过头去不看王宇纯的脸问道,连语气也不由得弱了几分。

  王宇纯抬起头,托着下巴想了想:“回头你请我吃饭!”。

  吃饭?

  贺小蕊点点头,这个提议还是可以接受的。

  “行!”。

  王宇纯也觉得自己的这个提议不错,但是,只是吃个饭而已,能满足王宇纯吗?并不能!

  王宇纯见贺小蕊已经答应了,看着银行那边问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怎么能把我忘一天?”。

  贺小蕊感觉王宇纯在强调,但又不太像强调。

  如果他只是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的话,贺小蕊感觉自己把人家晾了一天,告诉他也不是不行,反正周围已经传开了。

  话说,他在车里呆了一天,什么都不知道吗?一点也没打听?就这样在车里呆了一天等自己回去?

  贺小蕊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真是个憨憨!”。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前脚刚走,王宇纯就睡了大觉。

  “你笑什么?”王宇纯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没什么!”贺小蕊收敛了笑容,解释道:“里面发生了银行抢劫,劫匪挟持了一名工作人员,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唔,情况很紧急!”。

  “哪怕是地球爆炸,你也得先和我说一声!”王宇纯不由分说道。

  “行行行!”贺小蕊点点头。

  贺小蕊心想:“这家伙脾气怎么这么大?”。

  王宇纯看着贺小蕊,总觉得要是让贺小蕊来纯肉门就好了,多个警察以后好办事,而且也算是插在警察局的眼线。

  每次听见警笛声都要跑,王宇纯已经烦了。

  王宇纯看着贺小蕊漂亮的鹅蛋脸:“如果说,我能救下那名人质,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贺小蕊下意识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么多警察和劫匪僵持了一天,都没有把那名人质救下来,你去就能救下来?

  “你就吹吧!”贺小蕊说完很不留情面的往银行走,感觉王宇纯有点打肿脸充胖子。

  “那我要是救下来了呢?”。

  贺小蕊转过头:“你要是救下来,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你可别反悔!”。

  贺小蕊心中觉得王宇纯根本不可能救下人质,便说道:“救下来别说一个要求,十个都行!”。

  王宇纯走到贺小蕊旁边:“还有我办不了的事情?”。

  贺小蕊愣了一下,又是这种莫名的自信。

  王宇纯拍了拍贺小蕊的肩膀,往前走:“我出手,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贺小蕊看着王宇纯背影说了句你就吹吧!便加快脚步跟上了王宇纯的步伐。

  再次走到银行的中央服务大厅,王宇纯就听见有警察拿着喇叭大喊:“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你们现在是走不出去的!赶快放弃,争取从轻发落,不然,我们必将采取强制手段!”。

  王宇纯走到易天旁边:“你们这样做不会激怒劫匪吗?”。

  易天全神贯注的盯着场上的情况,完全没有发现王宇纯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旁边。

  易天回过头,刚想叫其他警察把王宇纯赶出去,场上的劫匪突然大喊:“我去nm的,劳资敢来抢劫就不怕死,你们最好赶快给我让出一个通道,让我们出去!”。

  劫匪说着用刀子在女接待员的脖子上轻轻的一划,渗出了一丝丝殷红的鲜血。

  女接待员瞬间大惊失色,恐惧的惊叫道:“救我啊,你们这么多警察,快点来救我啊!我不想死啊,你别用喇叭喊了……”。

  劫匪心中也很忐忑,他也不想杀人,他只是吓唬一下警察,好让警察认为自己不怕死,让警察心里有所忌惮,从而给自己让一个通道,毕竟,没有了人质,他也就失去了警察谈判的资本。

  “给我让出一个通道,立刻,马上!”劫匪大喊,场上的气氛再一次紧绷。

  场上的形式瞬息万变,易天此时也管不得王宇纯,眼睛看向场中央极度暴躁的劫匪,皱了皱眉。

  这并不符合他的预期,按照他的想法来说,劫匪的心里防线应该在一点点崩溃,怎么会突然这么暴躁呢?

  难道是,触底反弹!

  易天瞬间明白过来,大喊道:“全体退到银行外面!”。

  易天知道劫匪此时是极易做出危险行为的时候,所以,他立即下命令,将包围圈扩大,给劫匪一种安全的可缓解的范围,从而让劫匪的警惕性降低,防止劫匪做出过激的行为。

  毕竟,人质的安全是第一考虑要素。

似渊似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