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吃肉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成交

  随着易天一声令下,周围的警察开始往后退,包围圈开始扩大,直到警察全部撤到银行外面。

  易天有些头疼的捏了捏鼻梁,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易天转头看着王宇纯,神色有些差:“你怎么还在这儿?”。

  “你说呢?”。

  我说,我说什么?

  易天有点不理解王宇纯这话的意思。

  没功夫管王宇纯,易天对着后面的警员吩咐道:“去叫狙击手随时做好准备,防止劫匪对人质做出过激行为”。

  目前情况来看,磨时间已经不可能了,只能采取强硬手段让劫匪束手就擒。

  “队长,要不然先让狙击手等等吧!”贺小蕊突然说道。

  易天转头看着贺小蕊:“难道你有办法解救人质?”。

  贺小蕊指了指王宇纯:“我不行,他说他可以!”。

  易天顿时气就上来了:“你们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呢?他要是激怒了劫匪,杀了人质,你说,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我……”贺小蕊眼神有些飘忽,因为她也不相信王宇纯,要不是赌约,她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让王宇纯试一试。

  “啧!”王宇纯咂了咂舌头:“你不相信我?”。

  “相信你?”易天突然就笑了:“相信你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听见易天这句话,王宇纯顿时皱眉:“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就你!”易天已经对这个年少轻狂的小子有点不屑了,然后转头看向贺小蕊:“你看看你都认识了一些什么人!”。

  “我……”。

  王宇纯把贺小蕊拉在身后:“对一个女人大呼小叫的算什么!”。

  “怎么?你想出头?”。

  “其实,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打的连你妈都不认识,但是,谁让我通情达理,全身洋溢着文化的气息呢!”。

  易天眼皮跳了跳,这小子怎么这么自恋,而且,打的自己满地找牙,易天就呵呵了!

  “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你可以试试!”王宇纯往前走了一步。

  贺小蕊眼看两个人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便说道:“队长,让他试试也没事,狙击手在后面就位,如果他真的解救人质,不是挺好的嘛!”。

  易天冷哼:“他要是能救下人质,我名字倒过来写!”。

  “名字倒过来写?是不是太便宜你了!”王宇纯理所当然道。

  太便宜你了?

  难道这小子是认真的?

  易天顿时眼睛睁大说道:“你要是能救下人质,我不仅名字倒过来写,而且你今天妨碍公务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不行,条件还是太少了!”。

  “你别得寸进尺!”易天眉头一皱。

  “我听说,你们警察的待遇不错,有五险一金!”。

  易天咬了咬牙:“好,你要是救出人质,我把你安排进警察局!”。

  “成交!”。

  王宇纯说完,往银行里面走去。

  易天冷眼看着王宇纯离去的背影:“哼,你要是解救不了人质,可不要怪我!”。

  此时。

  服务大厅里。

  已经放松警惕的劫匪,挟持着人质,缓慢向外面走去,只不过,随着他们缓慢往外面挪步,一个人也向着他们走来。

  劫匪心想:“是警察派来劝降的人吗?”。

  随即,劫匪大喊:“你要是再敢过来,这个女人就得死!”。

  “那你就杀了她!”王宇纯慢慢的向着劫匪走过去,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不要过来!”持刀的劫匪见对方受到自己的威胁,竟然不停下来,拿刀的手都不由得有些颤抖:“我会杀了她的!”。

  女人也感受到脖子间的刀有点颤抖,也不由得大喊:“你不要再过来了!”。

  王宇纯心中自有分寸,也有可能是自负。

  “淡定,淡定!”王宇纯打开了银行的大门,看着被劫匪挟持的女人,安慰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王宇纯站在服务大厅的灯光之下。

  “怎么是个小鬼!”。

  劫匪脸上惊恐转为了不屑,因为刚刚王宇纯从银行外面往来走,身处黑暗中,所以劫匪并不能看清王宇纯的样貌。

  本以为警察派出一个多么厉害的人呢!

  “就你还劝降,没搞错吧!”劫匪眼神里出现了一丝凶狠:“你要是再往前走,我也不介意多一个人质!”。

  女人也不明白,警察为什么会派出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来劝降,还以为,警察已经不要自己了,当即眼泪就流着下来:“不,会吧!”。

  见女人流出眼泪,劫匪也开始嘲讽道:“警察派出这样一个窝囊废来劝降,把你放弃了吧?哈哈哈”。

  “可,老大,他们要是放弃了这个女人,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决定要冲进来了,而派出这个家伙,就是警察对咱们的最后一次忍耐”背着钱的另一名劫匪突然说道。

  拿刀的劫匪听到同伴的话,笑容戛然而止,瞬间冷汗直流,是呀,警察和自己僵持了一天,他们的忍耐性也是有限度的!

  而且,刚刚这个小鬼说“那你就杀了她”。

  难道,警察真的已经失去耐心了?

  持刀的劫匪捏了捏另一只拳头,可恶,失算了,明明想着有人质警察就不敢对自己出手!

  劫匪此时对自己的自以为是,产生了一丝挫败感。

  王宇纯可不明白此时劫匪的内心独角戏,他刚刚听见劫匪口中有一些不好的词汇,便突然冷眼,喊道:“你刚刚说谁是小鬼?还有窝囊废是什么意思,你们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啊嘞?”。

  此话一出,两名劫匪顿时傻眼,持刀的劫匪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不是来劝降的?”。

  说完这句话,劫匪才意识到,面前的小鬼并没有穿警察制服,而是穿着海河高中的校服。

  怎么看都感觉是来银行办业务的,可外面有警察守着,银行此时正在遭遇抢劫,警察怎么可能把他放进来呢?

  不是来劝降的。

  出现在这里的时机又不太对。

  劫匪顿时感觉有一丝奇怪,难道是因为和警察对峙了一天出现幻觉了?

  看着劫匪目光有些呆滞,王宇纯下意识的说道:“你个傻b发什么呆呢?”。

  王宇纯一句话把劫匪拉回现实,面前的少年,并不是幻觉。

  劫匪回过神,看着旁边的劫匪一眼,回过头盯着王宇纯桀骜不驯的脸,冷眼道:“你过来,叔叔这里有糖……小宝,抓住他!”。

似渊似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