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成长指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淋过雨的人,擅长把别人的伞撕烂(1)

  如何给一个人贴上标签?

  又如何给一代人贴上标签?

  这种问题向来没有确切的答案。

  如果一定要问,还遇上了这么一群千禧年代的人,那么他们可能会给你一个眼神,其中包含着三分不屑,三分凉薄,以及四分漫不经心。

  是五花八门的答案,带着点神经质。

  又或者只有一句言简意赅的回复:“滚。”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年轻朝气,却又矛盾抑郁,间歇性发病,持续性抽风,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百多斤的肉体里却装了一身反骨。

  而他们有一个统一的代称——千禧一代,又名“零零后”。

  ……

  学校内。

  “叮铃铃——”

  五点整的放学铃声准时响起。

  正在黑板上写板书的手顿时停住,字母“X”刚写了一半,还捏在手里的粉笔,下一刻就被随意扔到了讲台上。

  “下课。”

  上面的人边说,边合上课本,然后转身离开教室,全程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和眼神。

  底下的学生愣了愣,等反应过来,讲台上的人早已没了踪影。

  ……

  十分钟后。

  学校的电动车棚内。

  李师雨推着自己的小电驴出来,她的心情看上去很好,嘴里还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儿。

  “皇上,有刁民求见——”

  帆布包里的来电铃声冷不丁响起,捏着嗓门的夹子音让人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停下脚步,把手机掏出来,瞥了眼屏幕上的联系人备注,刚点下接通,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兴奋的声音。

  “小李子,我这边有个酒局,你来不来?”

  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电话那头贱兮兮的声音继续传来:“有帅哥,还有你一直想见的人,不来可就亏大了。”

  听到这话,李师雨的眼睛一亮,嘴角开始疯狂上扬。

  “瞧你这话说得,我是那种人吗?帅哥不过都是红粉骷髅。”说到这里,她停顿一下,说话的尾音突然拉长,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笑意,“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

  “啧啧啧,瞧你这没出息的德性。”

  听着电话里对方嫌弃的语气,李师雨丝毫不觉得尴尬,戴上耳机,连接上蓝牙,一边骑着小电驴,一边回应。

  结果在经过校门口的水坑时,没注意看路,车子一颠,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啊——”

  她尖叫一声,手忙脚乱的稳住小电驴,夹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都被甩掉了一只。

  不远处保安亭里的大爷,正翘着二郎腿悠闲喝茶,听到尖叫声,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小跑过去查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路过的学生也纷纷好奇的侧目看去。

  电话那头的人也是纳闷,询问怎么了。

  “没事没事。”

  李师雨朝小跑过来的保安大爷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在门口停下电驴。下车,猫着腰,把掉在水坑里的蓝牙耳机捡起,用力甩了甩上面的水,抱着侥幸的心理,放到耳边听了听,发现还是没了声音。

  拉了十几个人砍一刀,在拼夕夕抢到的蓝牙耳机,到手还没用两天,就此报废了一半。

  她的脸色一下就垮了。

  电话那头的人还在说话:“小李子,你怎么了?”

  李师雨听到左耳上仅剩的一只耳机里的声音,眉头皱了皱,不确定的问了句:“大头,在拼夕夕上买的东西,还不到三天就坏了,有机会申请退换,或者保修吗?”

  电话那边的韩悠听到这话,显然愣了下。

  紧接着鄙夷的声音通过耳机传来:“拼夕夕?李师雨,你的脑子是进水了吗?到底在说什么胡话?”

  一听这态度,李师雨就心下了然。

  看了看躺在掌心里报废了的蓝牙耳机,她的脸色又沉了几分,眼底的情绪显得格外复杂。最后,纵使心里有千万句骂娘的话,也都全部转化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经过的路人看到她这副哀怨的表情,还以为是小年轻为情所困,纷纷朝其投来同情的眼神。

  “……”

  李师雨注意到周围人怪异的目光,也并不觉得尴尬,收拾好心情后,起身跨上小电驴,若无其事的继续哼着小曲儿走开了。

  前后的变脸速度不过三秒钟。

  目睹了全程的保安大爷,手里抱着泡着枸杞的保温杯,这一刻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产生了错觉。

  ……

  一个小时后。

  李师雨在一家KTV的门前停下,接着低头看了眼手机上韩悠发来的地址,确定没走错地方后,然后目光盯着门上的“今日暂停营业”,陷入了沉思。

  “嘟嘟——”

  手机响起来电铃声,此时在她听来是那么聒噪。

  瞥了一眼,见到是陌生号码,想也没想直接挂断。

  没过一会儿,来电铃声再次响起,依旧是刚才的陌生号码。

  见状,她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本就郁闷暴躁的情绪像是一下被点着了,只听其语气不善的说道:“喂,谁啊?”

  电话那头的人怔了怔,明显没想到对方的火气会这么大。

  李师雨见电话那边的人迟迟不说话,眉头皱了皱:“如果没什么事,就挂了。”

  “李老师,等一下。”

  少年变声期的嗓音低沉而沙哑,听起来有几分莫名的滑稽。

  总感觉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思索片刻后,她不确定的问:“王冬廷?”

  “嗯,是我。”

  “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梁康出了点事,现在在市附属医院,您能过来一趟吗?”少年的语气听起来很焦急。

  李师雨顿了下,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

  在电话里让对方别着急,简单交代了一些事后,便挂断了电话,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面前那扇紧闭的KTV大门,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站在公交站等车。

  正值晚高峰,看着一辆辆沙丁鱼罐头似的公交从眼前疾驰而过。

  已经等了半个小时,过去的十几辆公交里,愣是没有一辆有多余空间停下来。

  南方的九月,即便是傍晚时分,吹来的风也都还是闷热的。

  李师雨站在公交站牌下,出门时化的妆已经被汗水晕花,刘海湿哒哒的黏在额头上,本是靓丽的都市丽人,此时看上去却显得有几分狼狈。

  她是市一中的老师,今年七月刚毕业的职场新人,也是刚加入社畜行列的第一批零零后。

  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公交,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突然后悔没有骑小电驴出来。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

  魔性的音乐声忽然从身后的手机店里响起,让李师雨有种瞬间破防的感觉。

  “……”

  越想越觉得自己真傻。

  为什么要听韩大头的鬼话,去你的淑女形象,去你的优雅迷人,搞得被放鸽子不说,还在路边差点被汽车尾气吹成了傻子!

  看着天色渐渐暗下来,路边的霓虹灯相继亮起。

  纠结了半晌,还是没舍得叫出租车,退而求其次,咬咬牙点了辆滴滴。

  看着银行卡余额里再度减小的数字,想想距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大半个月,李师雨在心里再次把闺蜜韩悠臭骂了一顿。

  而此时,酒吧里。

  韩悠正坐在卡座上,与面前年轻帅气的调酒师聊得正开心,忽然感觉鼻子一痒,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

  “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她郁闷的低骂一声,随后脑海里似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总感觉自己像是忘了些什么。

  思索了片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面前的帅哥调酒师还在搭话,韩悠甩甩头,把脑子里的杂念抛开,注意力重新放到对方身上,也不再去管自己到底忘了什么。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及时行乐,是她信奉的人生箴言。

今夜风又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