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成长指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淋过雨的人,擅长把别人的伞撕烂(2)

  市附属医院。

  手术室外。

  门上那盏“手术中”的灯,红得让人感到刺眼,却迟迟没有熄灭。

  少年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脸上的神情显得格外不安,他的目光频频往手术室的方向看,望眼欲穿的模样仿佛要将手术室的门看破。

  “哒哒哒——”

  寂静的走廊上响起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听上去从容淡定。

  王冬廷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当走廊拐角处出现了熟悉的身影时,他脸上紧张的神情顿时放松下来。

  李师雨走到他的身旁坐下,从包里拿出湿巾简单擦了一把脸,边擦边询问道:“梁康的情况怎么样了?你把大致的情况给我说一下。”

  “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肚子痛,今天放学那会儿,在宿舍里直接疼晕过去了。”

  “昨晚怎么不去找校医?”

  王冬廷被她审视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怵,刚放下的心再次悬起来,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李老师,梁康他是不是要死了?”

  李师雨:“……”

  她没有马上回答问题,也没有出言安抚对方不安的情绪,而是目光复杂的看了眼擦脸后,沾着灰尘、汗水以及化妆品混合物,从而导致变了色的湿巾,嘴角就不禁抽了抽。

  慢悠悠地从长椅上起身,朝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扔掉。

  富有节奏感的高跟鞋声,就像是鼓点敲在了少年忐忑不安的心上。

  回来后,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下。

  伸手在包里掏出手机,指尖在屏幕上敲敲点点,最后停留在外卖软件的页面上。

  “你想吃点什么?”

  李师雨的声音很平静,神情亦是从容淡定,看不出一点担忧着急的痕迹。

  王冬廷摇摇头,看向对方的眼神里充满了不理解,他们这个年轻的代理班主任,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在乎?

  十多岁的孩子,心里藏不住事,当即就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老师,您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梁康的情况?”

  李师雨正专注于浏览外卖列表里的特价菜单,听到质疑声,于是敷衍的应了句。

  “嗯,担心的。”

  从中午到现在,上了一下午的课,还经历了一连串的事,她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急需一点碳水化合物来安抚一下正在闹饥荒的五脏庙。

  听着对方明显敷衍的态度,王冬廷眼里的疑惑更甚。

  “老师,你说梁康会不会有事?”

  “……”

  “我很担心……”

  少年低哑的嗓音在耳边喋喋不休响起,李师雨低着头,时不时应一声,示意自己在听,视线却始终停留在手机屏幕上,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嘟嘟——”

  给同一串号码重复拨了好几次,电话那头的人才接通。

  “喂,你好,请问是梁康的家长吗?我是他的代理班主任……”

  王冬廷这才安静下来,侧脸看着身旁的人,注意到对方平静的脸色逐渐沉下来,那双平时漫不经心,却也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此时半眯起来,忐忑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

  隐隐有种感觉,他们这位温和好说话的老师,现在很生气。

  “不管怎样,在法律层面上,在梁康成年之前,你们都是他的监护人。”李师雨说这话时,腔调里带着少许愠怒。

  她是真的生气了!

  最终在一分钟后,通话被挂断。

  王冬廷看着身旁这位代理班主任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被吓得大气不敢出。

  然而紧接着,他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李师雨本来脸黑如锅底,周身也笼罩着低气压,却在被挂断电话的下一刻,垮了的脸不多时就恢复了平静,低气压也被收敛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温和随意,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而变脸的全过程,也不过五秒钟。

  她继续低着头,手指在屏幕上敲敲点点,不知在做些什么。

  王冬廷见状,也没再说话打扰。

  沉默的局面持续了不到十分钟,就被手术室开门的声音打破。

  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走出,王冬廷的情绪显得很激动,连忙从长椅上起身,一个箭步挡在医生面前,开口询问道:“医生,我的朋友怎么样了?”

  秃头医生淡淡瞥了他一眼,敷衍的点点头,然后目光落到旁边的李师雨身上,说:“病人的家属跟我过来一下。”

  说完,秃头医生就转身离开了。

  然而刚走了几步,没听到脚步声,他又停下来,扭头看了眼还坐在长椅上专注看手机的人,眉头皱了皱。

  “别玩手机,你跟我过来一下。”

  长椅上的人依旧没意识到是在叫唤自己,屁股就像是是长了根似的,坐在位置上不为所动。

  王冬廷尴尬的挠挠头,快步走过去,用手指戳了戳李师雨的肩膀,轻轻喊了声:“老师,医生叫你。”

  感受到有人在戳自己,李师雨这才回过神来,于是抬头顺着王冬廷的目光看向秃头医生。

  看着她一脸迷茫的模样,秃头医生轻声叹息一口气,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病人家属,跟我过来一下,有些注意事项要跟你交代一下。”

  “我不是他的家属,只是他的老师。”李师雨边说,边起身,一字一句说得格外认真。

  其言外之意简单明了,他们不过是单纯的师生关系,监护人签字这类情况,她做不到。

  “嗯,老师你跟我过来一下。”秃头医生点点头,示意自己了解。

  得到明确回应后,李师雨才跟上对方的脚步,并给了想要跟上来的王冬廷一个眼神:“你在这里等梁康出来,不要着急,我很快就会回来。”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寥寥数语却让王冬廷忐忑的心安定了下来。

  “好的,老师。”

  ……

  李师雨说的很快会回来,可他坐在手术室门前的长椅上等了半个小时,却迟迟不见对方的身影出现。

  少年的心性浮躁,容易胡思乱想,在此期间,他的脑海里已经脑补过一场好莱坞狗血大剧,正当想得入迷,高跟鞋富有节奏感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

  循声望去,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

  由于踩着细高跟,李师雨走得很慢,看上去从容优雅,而她的手里提着一份外卖,从包装上看,不难猜出是一份肯德基全家桶。

  她走到王冬廷身旁坐下,打开外卖盒子,油炸食物的香气混杂着消毒水的味道,在走廊里弥漫开来。

  右手戴上一次性手套,左手刷手机,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全然不管旁边还有个人。

  王冬廷之前点外卖时,嘴上说着不用,其实也并没有吃晚饭,现在也是饿得紧。他是个初中生,不允许带手机,之前打电话给李师雨报信,也是借用医院的座机,出来得急,身上更是没带钱。

  半大小子,长身体的时候,饥饿感来得强烈,油炸食物的香味在鼻尖缭绕,惹得他不由得用余光频频看向对方怀里的全家桶。

  被炙热的目光注视着,李师雨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但她选择了无视,毫无心理负担的一边吃,一边刷手机。

  在这时,手术室的灯熄灭。

  不多时,里面的人也鱼贯而出,推着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出于全身麻醉的原因,现在还没醒来。

  王冬廷看到人出来,注意力立马被吸引过去,跟在医生护士身后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因为只是一个情况相对复杂的阑尾炎手术,所以梁康被安排到了普通病房。

  从手术室门前到病房,一路上王冬廷的嘴就没停过,医生和护士都被问得不胜其烦,纷纷表示没见过这么话痨的人,并以病人手术后需要静养,来委婉控诉他话太多。

  李师雨抱着全家桶跟在后面,吃得津津有味,全程没说一句话,恍若一个不相干的路人。

  将人安置好,医生简单交代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

  因为是普通病房,并不是单人间,住在这里的除了梁康,还有另外一个病友,那是个两鬓斑白的老奶奶,年纪看上去已经有八十多岁。

  他们进来时,老奶奶正倚靠在床头上小憩,听到声响,立马睁开了眼。

  老奶奶的年纪虽大,脸上长了不少老年斑,但精神头很好,一双眼睛里带着精光。

  见到来者,眼睛就不停往他们身上打量,最后视线落在李师雨身上,准确来说是盯着她手里抱着的全家桶,眉头皱了皱,下一刻缓缓开口说道:“小姑娘吃东西不分点给弟弟吗?吃独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苍老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也传到了李师雨的耳边。

  嚼了嚼嘴里的食物,然后慢条斯理咽下,才抬眼看向一旁病床上的老奶奶,她的脸色平静淡然,似乎并没有被对方阴阳怪气的话影响到。

  “王冬廷,你也想吃?”

  温凉的声音传到耳边,突然被问,王冬廷愣了下。

  可还没等他完全反应过来,李师雨的声音再度响起:“我记得你说过不吃的,难道我是记错了吗?”

  她的声音跟平时一样,温和随意,嘴角勾了勾,扬起一个清浅的微笑,只是笑意到不了眼底。

  明明跟平时上课时没啥区别,此时的李师雨却给他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违和感。

  王冬廷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平时大大咧咧,反射弧也比较长,却并不代表他傻。

  “我不吃。”

  “听到了吗?”

今夜风又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