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力不可能爆仓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二章 : 梦之夜(五)

  三点三十分。

  几人找到了Lancer所说的地址。

  是一个藏在山林之中的破旧洋房。

  ——双子馆。

  双马尾少女道出了这栋洋房的名字。

  进入这栋已经废弃了不知道多久的洋房,众人在二楼找到了Lancer所说的女人——巴泽特。

  倒在一片已经半干的血泊之中,玫红色的短发,失神的同色双眼,还在不断滴血的左腕。

  红豆色的西装分不清究竟是血染还是本色。

  这时,南尤突然发现了什么。

  贴地的鼻子前半干的血液微不可见地泛起一丝丝涟漪。

  “还活着!”

  南尤下意识地冲上前去,蹲下身子,想也不想就将自己手臂上的衣袖扯了下来。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小心翼翼地将巴泽特的左臂包裹住。

  下意识地为女人祈祷起来。

  “谁有电话吗?失血过多,若是不管的话很快就会死的!”

  “我,我去找一下。”

  士郎想也不想便向着楼梯口冲去,途中不小心踢到了巴泽特的包,其中的物品也因此散落一地,而其中,正好有一台手机。

  “真的要救她吗?这可是圣杯战争。”

  红A开口,然而南尤就像听不见一般,一边鼓励着女人不要放弃,一边催促着正在用还剩下一格电的手机拨打120的士郎动作快点。

  ……

  目送救护车将巴泽特带走,不论是南尤还是士郎都松了一口气。

  对于前者来说,即便只是梦,也不想看到周围有人受伤,至于士郎,也相差不多。

  “那个女人可是魔术协会的狠角色,等她恢复过来后可能会跟你们为敌哦。”凛说。

  通过巴泽特的一些私人物品,凛已经得知了巴泽特的身份,魔术协会的封印指定执行者。

  这种家伙,即便是从者也有一战之力。

  “如果事事都考虑得失跟后果的话,人还有什么意义?那就只是机器而已。”南尤说。

  “真不巧,你身边就有一个未来会变成机器的存在,还有以机器度过一生,然后跟我一样后悔了的家伙。”

  红A的话里带着几分嘲讽,指的是卫宫士郎跟骑士王两人。

  “是吗?那一定很痛苦吧...”

  这一刻,不论是红A还是骑士王都愣了一下。

  似是完全没有料到南尤会说出这种话。

  笑了笑,南尤接着说。

  “虽然不太懂,但是要灭杀掉自己心里的私欲像个不会出错的机器一般活着,一定非常痛苦,至少我是完全体会不到的,我很敬佩这样的人。”

  笑容很直率,很真诚,让红A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男人竟然承认了自己!

  不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点意义都没有!

  至于骑士王,默默地向着南尤靠了靠,手有意无意地向着南尤的手靠了靠。

  “我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后悔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每个人都会因为过往而后悔,但是仅仅是后悔就足够了。改变过去重来什么的我有些不能接受,因为这么做,实在是太狡猾了。”

  低垂着的眸子里闪过浓浓的悲伤与自我厌恶。

  同一时间,因为南尤的最后一句话,骑士王即将触碰到南尤的手,微微一颤。

  向后缩了缩。

  “每个人都有想要改变的已经发生过的遗憾的过往,几十亿人都一样,大家都在努力地忍耐着,因为知道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仅仅只有你,仅仅只有你得到了这样的机会,你不觉得这样很狡猾,而且对于世界上其他人来说很不公平吗?Archer先生?”

  “那种事情…”

  红A刚想反驳却再次被南尤打断。

  “我不了解你的遭遇,或许在听完之后会感动感伤不已,但是也仅限那些过往,现在你想要做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也认同不了。”

  红A沉默了。

  同样的,骑士王也低下了头。

  因为这话,对于自己来说同样适用。

  “如同不会出错的机器一样,那也就是说你的人生没有丝毫的人性污点,仅仅是这一点难道还不值得你骄傲吗?

  如果是我的话,单单是这个就足够抵掉那些深入骨髓的痛苦了,至少想象中的我会是这样。”

  笑了,红A没由来地笑了。

  “确实是成熟的大人跟不成熟的孩子啊。就像你所说的一样,从某些意义上来讲我的人生确实没有任何污点,就像个不会出错的机器一样。所以说,脆弱的可能就只是我的人之心啊。”

  略带些感慨的语气,带些释怀的双眼。

  “喂,为什么你就跟突然看破红尘一样?”

  凛的表情有些古怪,总觉得在刚刚的对话中自家的从者好像被PUA攻略了一样。

  总之,就很不爽。

  这时,红A再次开口:“Saber...不,骑士王,你的御主...”

  “是男友!”骑士王纠正,语气严肃。

  “嘛,无所谓,只是想说,你真的遇到了很适合你的人呢,想必现在你跟我一样,都因为这个男人短短的几句话动摇了吧?”

  骑士王没有回答,低着头别过脸去。

  或许只是单纯的不想承认。

  “嗯?你也有类似的遭遇吗?”南尤看向一旁的骑士王,一脸疑问。

  “我...”骑士王欲言又止。

  “算了,如果相似的话,我要说的也会是同样的话,没有过错的人生如果被本人当做是一种过错的话,那么我是绝对不会认同的。绝对。”

  “你不觉得这样的话很不负责任吗?”

  面对骑士王的横眉冷对,南尤就只是摆了摆手,一脸的稀松平常:“难道你也想说类似于你什么也不懂这样的话吗?算了吧,我是不知道你背负了什么,但是不成熟是一样的。哪怕让我重复一万遍,没有错就是没有错。”

  “吾王,王...王后说的其实没有错,我们无论谁都是这么想的,所以,不要是再为了那种根本就没有意义的愿望执著了。”

  贝狄威尔通过骑士王的表现,已经猜到了骑士王追求圣杯的原因是什么,所以

  “喂,你所说的王后难道指得是我吗?”

  小贝给了南尤一个不然呢的眼神。

  南尤:……

店小二欺客 · 作家说

笙歌间错华筵启。

喜新春新岁。

菜传纤手青丝细。

和气入、东风里。

幡儿胜儿都姑媂。

戴得更忔戏。

愿新春已后,

吉吉利利。

百事都如意。

祝大家新春快乐。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