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旧世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三章 升阶

  时妖职业请神术!

  那灰黑的神秘气息,以及陈词眉心处燃烧的标志性灰色火焰。这些无一不在证实着眼前的少年是一位觉醒了时妖职业的弥留者!

  狐狸面具人神色震惊的感受着骤然间变得沉重的身体,惊愕地抬起头。

  她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出现幻觉。

  身上的dbuff正是被伶人施展升平调。

  可是为什么眼前这个少年能同时使用出两个职业截然不同的能力?

  这打破了她对于弥留者只能觉醒一个职业的认知。

  如果不是自己一直以来都秉承着戏法师做事小心谨慎的风格,刚才陈词的偷袭差点就成功了。

  虽然自己是庚阶的弥留者,但戏法师就是戏法师。

  能使用的四个能力之中,只有一个是勉强能进行正面作战的。

  精神控制,催眠术,镜花水月,折叠空间。

  前三个技能都是配合辅助使用,更多的是来自精神上的冲击。

  最后一个折叠空间,戏法师能动用自己的能力进行短距离的空间折叠。

  使用的具体途径有很多,比如在敌人进攻自己的路径上完成空间黑洞。这样一来,敌人的攻击便会通过黑洞空间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当然,用来进攻其实也非常实用。

  在敌人身后使用一次空间折叠,开启黑洞。

  这样一来,戏法师便能完成当面从别人身后捅刀子的壮举。

  不远处,见一击无果的陈词没有给狐狸脸面具人任何的反应时间,在镜花水月分身被轰碎瞬间再次请土地神上身。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他明白。

  心声能力,请神术,升平调,自己就只有这三板斧。

  如果不能在手段尽出的这段时间内完成对狐狸面具人的击杀,等到对方成功拖延时间,从迷宫里把其他面具人摇出来,自己必死无疑。

  拳风呼啸。

  又是凶狠的一拳朝狐狸面具后背砸去。

  陈词没有丝毫手软,甚至在攥紧的拳头中还藏了一片不起眼的玻璃碎片。

  只要有任何机会接近狐狸面具人,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将藏在手心的碎片捅进去。

  噗——

  一声轻响在身前炸响。

  狐狸面具女人的身影再次被陈词轰成了四分五裂。

  可恶啊!

  又是镜花水月制造出来的假分身。

  陈词咬咬牙,心里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

  这女人还真是谨慎啊,自己又被她给骗了。

  其实在狐狸面具人后退的瞬间并不是只制造出了一个分身,而是同时制造出了两个,真身则是趁这机会退到了一个更加遥远的地方。

  “小弟弟,下手真狠啊。”

  “就没人教过你,对女孩子不能辣手摧花吗?”狐狸面具女人胸口上下起伏,应对刚才陈词的偷袭显然也并没有她看上去的那样优雅。

  “能同时觉醒两个职业,你果然不简单。”

  “尊者要找的东西想必就在你身上吧。”

  狐狸面具人一边说着,手中的水晶球开始快速转动起来。

  见对方动作,陈词目光一凝。

  坏了,这女人实在太稳了!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给!

  明明实力能碾压自己,却愣是不选择和自己交手,而是直接开始摇人。

  真要让她把其他面具人从迷宫里弄出来,自己必死无疑。

  必须要打断她的动作。

  陈词眉心处,浓郁的灰色力量开始全面迸发,被请来的诸位仙家在他指引下开始飞速轮换,各显神威。

  不过狐狸面具女人似乎也早就料到眼前少年会有鱼死网破的打算。

  身影开始微微晃动,眼前一花,陈词便看到了女人的身影顷刻间就分出了十九道。

  一共二十个狐狸面具人堆满了整个别墅房间。

  不过这些狐狸面具人并没有对陈词有发起进攻的意图,而是各自分开,快速朝着不同方向分散离去。

  这场景,看上去就像是一不小心误入了一场假面舞会。

  陈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想利用镜花水月的分身能力拖延时间?

  陈词冷笑一声。

  一开始他并不了解戏法师的能力所以才会连续被骗了两次。而这一次,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身影可以作假,眼睛可以骗人,但是心声骗不了。

  没错,眼前这些四散逃窜的狐狸面具人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镜花水月施展的毕竟只是虚影。

  分身是不可能有自己的思想活动的,她们全都来自于本体的控制。

  而本体既然想要控制的分身,就必然会产生心理活动,届时自己就可以凭借倾听心声的能力将其揪出来。

  驻足片刻,陈词的目光快速从面前身影上扫视而过。

  很快,他就发现了那个正准备朝着卧室隐去的狐狸面具人本体。

  找到了!

  身影晃动,缩地成寸的能力再次被他展示的淋漓尽致。

  狐狸面具人神色错愕地看着在自己眼前不断放大的拳头,情急之下,一个黑色空间漩涡在她身前形成。

  下一秒,陈词打穿了空间折叠的黑洞,拳头却凭空出现在了五米之外的另一个黑洞之中。

  借此机会,又是三道镜花水月的分身同时从狐狸面具人体内钻出,想要企图逃离。

  陈词迅速收回了拳头,欺身而上,瞅准了狐狸面具人的本体又是一拳追去。

  危急关头,狐狸面具人终于展现出了庚阶戏法师强大的精神掌控能力。

  风铃忽然急促的响起,催眠术施展!

  一张巨大的古铜镜面被她双手持在身前。

  从镜面的反射之中,陈词看到了自己。紧接着,他看到了失踪的父亲,看到了去世的母亲,看到了蹦蹦跳跳的陈曲。

  强大的精神引导只是瞬间就将其重新拉入到了幻境里。

  狐狸面具女人看着近在迟尺却突然停下来的拳头,面具下脸色苍白。

  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

  本以为在面对一个刚刚觉醒的弥留者时她已经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但是万万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家伙,破开了自己的天灾级道具,同时使用出了两个职业的能力,还能一眼看穿自己镜花水月所制造出的分身。

  简直就是戏法师职业天生的克星!

  自己的所有能力都被他完全克制了。

  要不是凭借远超他的精神能力完成了极限的幻境制造,狐狸面具人觉得自己差点阴沟里翻了船。

  女人看着身前陷入了幻境中的陈词,犹豫片刻,还是没有选择第一时间解决掉这个让自己三番五次陷入险境的家伙。

  她重新从怀里取出了灰色水晶球开始施展起来。

  下一秒,两人的身影同时消失在了别墅之中。

  她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是如何从芥子迷宫中逃出来的。

  。

  。

  眼前的幻境骤然破碎。

  陈词只感觉的身上一松,他再次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漆黑的夜幕,冰冷刺骨的寒风,无数大大小小的坟包乱七八糟的堆砌眼前。

  他知道,自己先前又陷入到了狐狸面具人制造的幻境里。

  没办法了,这就是硬实力的差距。

  对方虽然只是个不擅长正面战斗的戏法师,但是双方的等级差距太大,根本不是手段和算计能弥补这其中差距。

  无奈地摇摇头,陈词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不好办啊。

  三板斧都用完了,可愣是连人家毛都没有摸到一根。

  这下是真没辙了。

  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根据陈词内心幻化出来的幻境,狐狸面具人感觉这地方有些古怪,但一时半儿也说不上具体原因。

  “小弟弟,还真是小瞧你了。”

  “现在我好奇的问题不止一个了。”

  “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同时觉醒两个职业,还有如何逃离这片迷宫空间的。”

  狐狸面具人把玩着手中的水晶球,此时的她终于不像之前在别墅里那样需要躲躲藏藏了。

  在这片迷宫空间里,她就是主人。

  陈词的一举一动都在她掌握之中,可以说,只要自己不去故意送人头,她就不可能被一个癸阶的小时妖所伤。

  看着自己重新回到乱坟岗,陈词整个人忽然放松了下来。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

  狐狸面具人眼睛一亮。

  要知道,这两个秘密每一个都价值连城。

  自己如果能够任意知晓其中之一,都会是巨大的收获。

  “小弟弟,那你先说说看,你到底是如何的从这件天灾级道具里逃出去的?”狐狸面具人眨了眨眼睛,期待无比。

  只见陈词突然抬起了自己左手轻轻一晃,如同神经质一般大骂了一句。“我说你个毛线!”

  紧接着,他脸色一变,语气变得急切且卑微起来。

  “女鬼娘娘,别等了!”

  “您不是想要随意进出吗?那件道具就在她身上。”

  “弄死这个家伙,获得了道具我就能帮助您完成心愿。”

  随着陈词的话音落下,一道白光闪烁,白骨手链消失在了手腕处。

  当狐狸面具人察觉到异常时,为时已晚。

  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翩翩白衣随风飘动,三千青丝凝成了一条黑色的锁链缠绕上了狐狸面具人的脖颈。

  下一刻,一条青灰色的舌头从少女鲜红的樱桃小嘴里吐出,直接洞穿了狐狸面具人的腹部,将她如同穿糖葫芦一般高高地举了起来。

  没有撕心裂肺的痛疼。

  没有血液横溅的惨烈。

  狐狸面具人缓缓地低下头,目光呆滞地看着洞穿了自己腹部的那根青灰色舌头。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

  她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嘴角甚至还挂着淡淡的微笑,白衣少女直接就把她穿了起来。

  槐漂浮在空中,青灰色的舌头在狐狸面具人的身体里不断地蠕动着,看上去诡异瘆人。

  卧槽!

  娘娘牛逼!

  看到这一幕,陈词激动地差点蹦起来了。

  眼前的画面冲击力可比之前槐在归墟灵界里弄死那几个黑衣人要震撼多了。

  要知道,对方可是货真价实的庚阶弥留者啊!

  还是在自己所掌握的天灾级道具里,依旧就被槐一招秒杀了。

  陈词觉得这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陈词仰头看着天空中的槐,一边比划着,一边急切地开口道。

  “娘娘娘娘,道具道具!”

  白衣少女闻言,舌头快速的抖动了起来。

  只见狐狸面具人如同一只小鸡在天空中被筛来筛去,很快,三样东西就从她身上掉了下来。

  风铃,古镜还有水晶球。

  汩汩鲜血从狐狸面具人被洞穿腹部流出,但并没有一滴落在地上,全被槐吸了个干干净净。

  陈词迈着欢快的脚步一路小跑着来到了跟前,捡起了地上的三样道具。

  索性,这些东西都不是凡品,如果是普通的镜子和水晶球从那么高的天上掉下来早摔碎了。

  爆装备了,爆装备了。

  女鬼娘娘果然猛啊。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直接就是秒杀。

  槐从天空中飘下,舌头仍然将还在垂死挣扎的狐狸面具人高举在空中,眼里传来了疑问,仿佛在说,是这些东西吗?

  陈词肯定地点了点头,神采奕奕。

  “嗯嗯,就是这些东西。”

  “娘娘,您放心,有了这些东西,以后你想什么时候出来透气,就什么时候出来透气。”

  听到陈词保证,槐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表情愉悦。

  随后她又晃动了一下穿在舌头上的狐狸面具女人,仿佛在问这家伙该如何处理?

  陈词想了想,做出一个随意的手势。

  一秒从天堂跌落地狱,狐狸面具女人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她很想要挣扎从嘴里再挤出几句的话来。

  不过从腹部传来恐怖吸力却源源不断地开始吞噬她的每一寸血肉。

  半晌之后之后,狐狸面具女人挣扎地动作逐渐减弱,全身上下也开始出现失血过多而造成的苍白。

  最后,槐将舌头上的女人放了下来,一口咬掉了她的脑袋。随后,她收回了自己的舌头,舔去嘴角的血迹,意犹未尽。

  这一幕如果被其他人看见只会觉得胆战心惊。

  但欣赏过好几次槐进食的陈词似乎已经开始逐渐习惯了女鬼娘娘的行为。

  处理完狐狸面具人身体,陈词正准备仔细看看刚得到手的新道具,不料槐却突然打断了他的动作。

  看着眼神闪烁的白衣少女,陈词知道娘娘应该是要和自己说什么,立刻开启了倾听心声的能力。

  “接住,送你一样东西。”

  话音落下,槐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只见一股青黑色的气流在她手里快速扭转。

  一股奇特的能量波动从她身上传来,很快,一枚由黑色气流凝聚的小球就出现在了洁白的掌心中。

  陈词好奇地从槐的手中接过黑色小球。

  当小球接触到他的瞬间,便重新化作了奇特的能量波动钻入了陈词的体内。

  下一秒。

  陈词感觉体内位于眉心和小腹用来储存不同职业灵力的地方开始颤抖起来。

  七彩流光和灰黑色气流如同饥饿的豺狼般不断撕咬着这股奇特的能量波动,不过片刻,能量波动便被撕裂成了两股,分别顺应着不同的方向流去。

  灰色气流在这次争夺中大获全胜,几乎吞并了九成能量,而七彩气流只夺得了半丝半缕。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陈词再看向眉心和小腹时,这才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灵力储存量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时妖职业的灵力储存提升得最多,似乎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随时可以突破。

  而伶人职业的灵力储存池也扩大了几分。

  这是?

  升阶?!

  陈词瞪大了眼睛,神色之中满是震惊。

  苏瑶瑶曾经说过,弥留者如果想要提升自己的职业等级,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在归墟灵界里完成任务。

  可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只是从槐的手里接过那枚黑色小球,竟然就把时妖职业的灵力存储池扩大到了极限。

  如果感知的不错,陈词觉得此时自己时妖职业的等级应该随时可以突破,进入下一个阶段,也就是壬阶。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词豁然抬起头看向白衣少女,只见槐静静地看着他。

  “娘娘,这是?”

  “这是我通过吞噬那些弥留者所获得的力量。”

  “按照归墟灵界要求,每次完成任务,我便可以给你们提供这种力量作为奖励。”

  “不过,既然现在我可以自由出入在须弥芥子,便可不按照灵界要求。”

  “人类,只要你以后带我离开乱坟岗,给我足够的食物,我便可以将这些无用的力量分与你。”

酸酸酸奶呀 · 作家说

新的一个月,求追读,求票票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