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旧世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 迟来的支援

  槐的话如同一轮太阳在陈词的心中冉冉升起。

  不需要完成归墟灵界的任务事件也能提升等级。这种事情要是让其他弥留者知晓,估计会掀起比抢夺京剧脸谱更加惨烈的腥风血雨。

  要知道,归墟灵界中的每一个任务都充满了未知的风险。

  稍有不慎,弥留者们没有死在死亡倒计时中,反会死在完成续命任务的途中。

  而自己却能通过女鬼娘娘完成破格的等级提升,这事传出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陈词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娘娘不愧是娘娘,这卡bug的能力实在太变态了。

  不过很快他又反应了过来。

  其实这也并不算卡灵界任务bug。

  因为究其根本,槐也是生活在归墟灵界中的人物。换一个现在更加容易理解的解释,女鬼娘娘其实就是游戏里的npc。

  npc能给玩家提升经验,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怎么能叫卡bug呢?

  陈词压制住内心的欣喜,恭敬地朝着白衣女鬼点头哈腰。

  “娘娘,不知道这黑珠子您还有多少?”

  “没了。”

  “没了?”

  “黑珠的效果强弱似乎是根据我进食的弥留者数量所决定的。”

  “先前给予你的那颗,就是之前我在乱坟岗吃掉的四人和刚才吃那家伙全部灵力凝聚而出。”

  槐语气平静的解释着,好像对随手凝聚出来的黑珠子并不在意。

  好家伙,一个庚阶戏法师和四个壬阶以上的弥留者才勉强让自己的时妖职业达到升阶要求。

  这转换比例不高啊。

  陈词在内心稍微计算了一下,忍不住摇头咂舌。

  其实刚才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自己灵力储存似乎和别人有些不太一样。

  按照常理来讲,弥留者只能觉醒一个职业,当职业的等级灵力储存到一定的量后便可以完成突破,进阶到下一个等级。

  但他时妖职业明显已经达到了升阶的需求,可依旧没有的升阶的趋势,这让陈词很是疑惑。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觉醒了两个职业,只有当两个职业同时满足升阶需求才能晋升下一等级?

  似乎只有这样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毕竟,他体内储存灵力的地方是来自两个不同部位,一个在眉心,一个在小腹。

  而且两股截然不同的能量波动并不会相互干扰。

  也就是说,陈词目前实际上灵力的储存量其实是普通同阶弥留者的两倍。

  所以,如果想要完成升阶,他需要将两个不同职业的灵力储存空间都扩大了才行。

  回过神来,陈词感觉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心声能力的副作用要出现了。

  他连忙开口问出了自己最后一个问题。

  “娘娘,以后只要您不断的吃其他弥留者,就可以制造刚才那种黑色的小珠?”

  槐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身前陈词,默默点头。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陈词心里彻底放心下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道:“娘娘,您放心。”

  “从今天开始,以后您的事就是我的事。”

  “接下来您就安心呆着就好,有任何需求您只管提,我保证尽最大的努力协助。”

  咔擦咔擦。

  就在陈词信誓旦旦地给槐做出保证时,突然,从四周漆黑一片的空间里传来了一声轻微的破碎声。

  紧接着,原本笼罩着四周的景象开始颤抖了起来。

  眼前的一草一木逐渐扭曲。

  幻境颤抖的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剧烈,仿佛这片空间即将承受不了要崩碎了一般。

  一抹不属于这片空间的气息从即将四分五裂幻境裂缝中飘散而入。

  陈词下意识的看向握在手中的灰色水晶球。

  果不其然,灰色水晶球此时正在疯狂转动着。

  里面原本浮现的五块画面,此时已经支离破碎。

  天灾级道具芥子迷宫因为失去了使用者的掌控,迷宫开始逐渐崩坏。

  按照这样情况继续下去,半分钟后,由古镜和水晶球制造出的幻境和迷宫空间都会破碎。

  届时,所有人都会全部重新回到青山别墅。

  陈词抬起手腕,神色急切。

  “娘娘!”

  “快先回来!”

  “等过段时间,我把这迷宫玩儿熟悉了在请您出来透气。”

  白衣少女感受着即将崩溃的迷宫空间,眼里充满了不能理解。似乎在思索为什么自己刚刚寻得的须弥芥子世界,说崩塌就崩塌了。

  这和眼前这个人类之前告诉自己的不太一样。

  不过感受着须弥芥子在快速地崩溃,槐最终也不得不重新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陈词的手腕上。

  “娘娘,还有这些道具。”

  “还请劳烦您把他们先收起来。”

  陈词一只手拎着风铃,另一只手艰难地捧起了沉重的古铜镜面。

  槐冷哼的声音传来,语气似乎有些不快。

  “人类,希望下次见面,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风铃,古铜镜,水晶球全部被收入了白骨手链之中,光芒内敛,一切恢复如常。

  感受着即将破碎的幻境和迷宫空间,陈词忍不住抬起一只手挡在了眼前,微微眯起了眼睛。

  一道刺眼白光撕破乱坟岗漆黑的夜。

  转瞬间。

  他重新回到了那个熟悉的现代世界,回到了那个凌乱不堪的别墅。

  。

  。

  感受着体内充沛的时妖灵力,陈词的心安定了不少。

  幸亏女鬼娘娘顺利的解决了狐狸面具人,自己觉醒了两个职业的事情终于还是保密了下来。

  这是他身上除了京剧脸谱以外,第二重要秘密。

  不能被任何一个人知道。

  回忆起刚才的战斗,陈词忍不住松下一口气。

  自己在短短时间内就破开了迷宫空间,还解决了那位庚阶的戏法师,作用直接拉满。

  好吧,虽然狐狸面具人是娘娘弄死的。

  但总之,他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打乱了面具人的部署,还让分割的战场重回到之前,可以说的做到了他能做到的一切。

  想必,其他人应该能坚持过这片刻的时间吧。

  不过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当陈词环视四周,试图从破碎的幻境中找到清明小队,找到百灵,找到苏瑶瑶时,他原本充满期望的心此刻却沉入到了谷底。

  第五迷宫内,一个青蛇面具人此时正站在不远处,手里握着带血的弯刀。

  琉璃雪的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秀美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一柄血的匕首从她的后背捅入,直接刺穿了她的胸口。

  殷红的鲜血如同寒冬雪地里绽放的梅花,浸透了她的衣襟。

  第四迷宫内,狸猫面具人坐在夏侯冰冷的尸体上,清明小队那位觉醒了屠夫职业的小队成员此刻睁大了眼睛,眼里满是绝望。

  只见,玲珑剔骨刀正插在他的脖子和脑袋之间,鲜血从他的身体里汩汩涌出。

  赫然被身首分离!

  艰难地吞咽下一口唾沫,陈词继续扭头看向第三迷宫。

  当他看到那倒在血泊之中秦天时。

  终于,内心的绝望如同一只手狠狠捏住了他的心脏,掐住了他的脖子。

  连这位清明小队的副队长,实力仅次于小萝莉的辛阶弥留者也死在了龙首面具人和白狼面具人的联手之下,那苏瑶瑶和百灵?

  陈词有些不敢继续再看下去了。

  可他又不得不看。

  继续转向第二迷宫,陈词睚眦欲裂。

  他见到了此生十几年来,最难以忘记的一幕!

  只见穿着黑色洛丽塔长裙的女孩此刻竟然还艰难活着。

  浑身浴血的百灵正大口大口地喘息,身上的灵力波动如同萤火虫般时刻都会熄灭。

  当女孩从迷宫中脱离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位于不远处的陈词。

  百灵眼里闪过希望的光芒,努力地想要朝着陈词的方向奔来。

  但下一秒,充满了死亡气息的镰刀带着冰冷寒光划破了空气,追上了前面的女孩。

  黑色的洛丽塔长裙被直接被拦腰撕裂,刀锋整齐地切开了女孩的身体。

  陈词的瞳孔猛地收缩,心脏仿佛在这一刻都停止了跳动。

  那位曾经在书店里巧笑嫣然的女孩,此时就这样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被一分为二。

  目睹着面具人残忍地屠杀,陈词的眼睛开始充血,嘴角也抑制不住地微微颤动。

  他想要说什么,但一句也说不出来。

  “陈词,你没事吧?”

  又是惊天动地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别墅。

  小萝莉从天而降,身影落在了烟尘弥漫的别墅内。

  此刻浑身闪烁着金色光芒了苏瑶瑶脸色同样苍白无比。

  纵使有伶人职业的加持,但刚才在幻境迷宫中同时面对五位面具人的围杀,她亦是险象环生。有好几次不是拼着以伤换命,差点就活不下来了。

  “清明小队呢?”苏瑶瑶的声音再次传来。

  陈词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凝视着不远处逐渐重新汇集在一起的面具人。

  苏瑶瑶抬起头看向四周。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此刻,除了那位隐藏在暗处戏法师以外,九名面具人竟然只有一人损耗。

  死了。

  在场除了她和陈词以外,前来处理青山别墅案件的执法者小队全军覆没。

  苏瑶瑶看了一眼清明小队几位成员的尸首,又看到了地上的身体一分为二的百灵,忍不住咬紧了嘴唇。

  “这些家伙……”

  一共八位面具人。

  先是经过了短暂的目光交流之后,他们重新汇聚在了一起。

  八人成一个包围的态势缓缓逼近,将陈词和百灵围在了中间,不过面具人们并没有着急动手,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很快,一声凄厉的惨叫就从别墅外传来。

  半分钟后,河马面具人手里拎着一个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词和苏瑶瑶的目光同时被河马面具人手里的家伙所吸引。

  此人并不是执法者小队的成员,但却看上去有些眼熟,一头红色的头发格外醒目。

  这是,昨天在书店里见的到太一宫调查组的人?

  苏瑶瑶认出来了,家伙可不正是的昨天被自己塞了一嘴棒棒糖的红毛吗?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扭过头看向陈词兜里的手机,眼神中燃起一丝希望。

  “你联系到其他执法者小队的增援了?”

  陈词闻言,并没有开口。

  面具人隔绝了这片空间的一切联系方式,他自然联系不到外界,更不用说求援了。

  但是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这家伙,却并非没有这个可能。

  “你们是谁?”

  “你们想干什么?!”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太一宫特殊事件调查组成员,你们这样做已经违反相关条例,就不怕遭到太一宫通缉吗?”

  “放开我,我半小时前已经联系了陆执事,用不了多少时间他就会带着调查组的人来到这里。”

  红毛此刻被河马面具人拎在手上就像玩具一样。

  他只是一个辅助职业的觉醒者,自然不会是面具人的对手。

  在被发现的瞬间就被制服了。

  红毛义愤填膺地怒吼着,企图用太一宫的威胁来警告面具人不要轻举妄动。

  不过很快,当他看见眼前血腥惨烈的一幕时,嗓子却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的,张口嘴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顷刻间,冷汗从他的后背浸了出来。

  死了。

  都死了!

  几十分钟的时间里,除了被面具人围在中间的苏瑶瑶和目标以外,另一支执法者小队竟然全部被面具人杀了。

  要知道,那可是太一宫的执法者小队啊!

  红毛在这一刻感到了恐惧,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些人怎么敢的啊!

  他们怎么敢在这里如此放肆?

  袭击太一宫执法者成员是重罪,杀害执法者成员就是死罪!

  听着红毛刚刚脱口而出的话,面具人们沉默着面面相觑。

  河马面具人豁然抬头看向龙首面具人,

  不过还没等龙首面具人下达接下来的命令。

  突然,笼罩着别墅范围的天空震动了一下,天幕瞬间暗了下来。

  龙首面具人左手一招,之前那个被他抛出去石碗顷刻间重新被收了回来。

  原本就破烂不堪的石碗,此刻碗口又多出了一个更加明显的残缺。

  别墅外,数十道弥留者的气息升腾起来。

  龙首面具人见状没有丝毫的犹豫,朝着身边的同伴们抬起手做出了一个撤退的手势。

  八个面具人瞬间心领神会。

  河马面具人手上一用力,瞬间扭断了红毛的脖子,紧接着开始默契的迅速撤退。

酸酸酸奶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