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旧世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五章 执法者会议

  只是眨眼工夫,面具人们就像是从这片空间被硬生生抹去了一样,瞬间消失在了别墅的范围内。

  他们出现得有多快,消失得就有多诡异。

  别墅外,玻璃窗被疾风震成了碎片。

  数十道人影出现在了陈词和苏瑶瑶的视线之中,正是接到红毛通知所赶来的太一宫成员。

  成员中有红毛的上司,那位来自特殊调查组的陆城执事,另外七八人应该是太一宫其他执法者小队的成员。

  其实早在三分钟以前,一行人等就赶到了出事别墅的地点。

  不过一道灰黑色的结界却阻拦住了他们前进的脚步。

  那是一件品质极高空间隔离道具。

  虽然不知道是出自什么职业,但有能力获得这样道具的人绝非普通野生弥留者。

  再者,陈兵在通报时特意表明了对方都带着统一的面具,显然是一个有计划的组织。

  这才导致原本只是陆城带着自己的调查组前来,变成了清明小队的队长洛长安亲自带队赶来。

  又花了三分钟时间。

  在洛长安和陆城的联手之下,两人终于破除了灰黑色的结界空间。

  不过,当他们进入到别墅的范围内时却已经晚了。

  陆城正好看见了自己的手下陈兵被面具人们无情地扭断了脖子。

  而那些带着不同动物的面具人每人都捏碎了手中的空间传送玉碟,仅仅是眨眼工夫就从别墅里消失的干干净净。

  只留下了原本被他们围在了最中央的陈词和苏瑶瑶。

  此刻的陈词和苏瑶瑶两人早已精疲力竭。

  陈词身上还沾染着血迹,整个人脸色惨白,而苏瑶瑶原本干净整洁的衣服也因为之前交手变得皱皱巴巴,袖口处的衣服甚至都被恐怖的气劲撕碎。

  场景异常的血腥。

  当众人来到别墅内这才终于目睹了惨烈的一幕。

  除了陈词和苏瑶瑶以外,所有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现场早已被毁的不成样子。

  之前,因为有面具人的道具隔绝,所以激烈的战斗也没能穿出去丝毫声音。

  但此刻,浓郁的血腥味却充斥在每个人的鼻尖。

  陆城身后的陈祥和穆婷快步赶到了红毛的身边。

  此时他的眼里还流露着临死之前绝望的神色。

  红毛到死也没明白,自己明明只是出来完成一个监视任务怎么就会丢了性命。

  为什么自己已经曝出了太一宫特殊调查组的身份,对方依旧会毫无忌惮地扭断了他的脑袋。

  他们,真的不怕吗?

  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得知这个答案了。

  绿毛蹲在地上不断地摇晃着自己哥哥的尸体,此刻他双眼通红。

  穆婷同样流出了悲伤的神情。

  大家都是一同从分部出来的调查组同伴,任谁也想不到只是几小时不见,再见时已经天人两隔。

  另一边,洛长安的眼底燃烧着熊熊怒火,第一时间给自己小队下达了命令。

  “郎中!觉醒了郎中职业和时妖职业的快出来救人!”

  清明小队的其他成员立刻赶来上前去查看躺在了血泊之中的同伴。

  半晌之后,清明小队里觉醒了郎中职业的队员此刻默默地底下了头,艰难地从嘴里挤出两句话来。

  “洛队,秦副队他,他们。”

  “他们怎么样?”

  “秦天副队长,柯北,夏侯,琉璃雪,他,他们,全都死了……”

  哽咽,让他说话的声音也断断续续。

  面对还有一线生机的同伴他尚且还能施展治疗,但人已经死了,纵使华佗再世也难妙手回春。

  洛长安身体轻微的一颤,原本就不算挺拔的脊背,在这一刻似乎又佝偻了几分。

  死了。

  全都死了。

  负责处理这次青山别墅任务的清明小队成员一共有四人,包括副队长秦天在内的四人没有一个活下来。

  洛长安猛地抬起头来,目光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苏瑶瑶和陈词。

  对于排名在自己之后的这支谷雨小队,他一向不在意。

  虽然和苏瑶瑶有些过节,但这也只是两人的私人恩怨牵扯不了其他人。可现在,在太一宫管辖的范围内发生这样严重的变故,任谁一时间都不能接受。

  当洛长安和陆城查看自己队友时,苏瑶瑶和陈词也总算有机会喘上一口气。

  先前同时面对九位面具人的包围,那种让人绝望的窒息感能够把人逼得精神失常。

  看着同伴们一个个死在了身前,自己非但无能为力,而且接下来等待自己同样只能是死亡,这种感觉不是谁都有机会体会到的。

  “队长。”

  “百灵姐她……”

  陈词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洛丽塔女孩被镰刀劈开身体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

  血腥,恐怖,绝望,残忍。

  绕是他的心里承受能力远超同龄人,也不是一时半儿能接受的。

  那不仅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那更是自己同伴。

  “放心吧,百灵姐不会有事的。”

  苏瑶瑶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语气中带着心有余悸,却并没有丝毫的悲伤。

  陈词诧异地抬起头来,怔怔地看向小萝莉。

  “队长,你说什么?”

  “百灵姐不会有事?怎么可能?我分明亲眼看见他被面具人的镰刀劈……”

  “劈成了两半是吧?”

  苏瑶瑶抢过陈词话补充道。

  陈词点了点头。

  苏瑶瑶伸出手指向了不远处百灵倒下的地方。

  只见,原本被切成了两半的洛丽塔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两半被分开的身体竟然重新连接在了一起。

  虽然地面上仍然残留着触目惊心的血量,但女孩的上半身和下半身位置却完成愈合,莹绿色的光芒从她的体内迸发而出,带着浓郁的生命气息。

  片刻之后。

  在陈词嗔目结舌的注视下,洛丽塔女孩完成了对自身伤势的修复,惨白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一缕血色。

  重新套上的一条新裙子遮掩住了自己暴露在外春光,百灵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的站了起来。

  “百灵姐,你没事吧?”

  苏瑶瑶来到了洛丽塔女孩身边,扶住了她站立不稳的身体。

  刚刚完成了自身恢复的百灵,就像是燃烧在风中的蜡烛随时可能熄灭。

  “队,队长,我没事。”

  “你们都还活着,太好了。”百灵温柔熟悉的声音从嘴里吐出,声音中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

  陈词呆呆地注视着虚弱的百灵,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不敢相信,明明几分钟之前对方在自己眼前被面具人残忍地劈成了两半,此时竟然重新站了起来,还开口朝着自己说话。

  见鬼了吗?

  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人,难道真的可以起死回生?!

  “陈词,不用这么惊讶。”

  “刚才我虽然受到了致命伤,但其实那只是处在一种假死状态。”

  “这是郎中职业的能力之一。”

  “在受到瞬间的致命伤时,郎中职业的觉醒者可以获得一次免疫无敌效果。任何精神类或者物理类的手段都不会对我的本体造成真正的伤害。”

  百灵虚弱地露出一个笑容,给出了解释。

  “可为什么当时你没有……”

  陈词话语问出一半,剩下的半句变卡在了喉咙里。

  他恍然大悟。

  是啊,那种时候就算到百灵重新复活过来,在面对面具人的围攻时自己等人的结局依旧只有死亡。

  所以说,是否要选择重新活过来的,意义也并不大。

  面具人组织不是傻子,有郎中职业的觉醒者,必然会守尸的。

  “苏队长,我需要你们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远处,在确认了自己手下的队员们全部死于面具人之手后,穿着一身白色道袍的洛长安此刻神色悲痛,语气低沉干哑。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去的这些人,每一位都是他悉心栽培的精英队员,而这样的打击对一个执法者小队来说可以说是毁灭性的了。

  要知道,已经有好几年,执法者小队没有出现这样大面积的伤亡。

  同伴牺牲,清明小队所有成员也都陷入到低迷和悲伤之中。

  这次面对太一宫执法者小队的劫杀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眼下,也就只有活下来的苏瑶瑶等人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洛长安的悲痛相比,陆城的脸色则要更加难看。

  因为,他亲眼目睹了陈兵被面具人扭断了脖子。

  可是,苏瑶瑶身为执法者小队队长对此却无动于衷。

  “组长,就是他们!”

  “就是他们害死了我哥!”

  “如果不是我哥的救援信号,今天他们所有人都要死在那些面具人的手中。”

  “可是最后我哥被面具人发现时,他们却没有一个出手相助。”

  本就对陈词的身份颇为怀疑绿毛此刻终于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出来。

  “洛队长,那个家伙昨天就在医院爆炸的现场,曾和极昼会的成员由长时间的接触。”

  “今天,他出现在了这里,这里就又发生了针对来自太一宫执法者小队的劫杀,我不相信世界上会发生如此巧合的事情”

  “难道您到现在的还没有发现吗?死去的都是我们的人,他们谷雨小队没有一人损伤。”

  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的绿毛扭过头,指着不远处的陈词对洛长安咆哮道。

  听到这话,清明小队成员的所有成员豁然看向苏瑶瑶等人,就连洛长安的眼神中也出现了浓浓不善之色。

  “住口。”

  “穆婷,把他给我拉下去。”

  陆城神色一凝,对身后的女孩下达了命令。

  作为太一宫特殊调查组,他们的任务一向是严格保密的,除非特意告知,否则就连普通的执法者小队也没有权利知道。

  尽管因为陈词让他们损失了一位队员,但绿毛此时的行为也已经涉及了严重的违规。

  “陆执事,之前你没有告诉过我,谷雨小队之中还有你们所调查的目标。”洛长安神色冰冷的开口。

  陆城的脸色同很是难看,“洛队长,这里的不是说话的地方。”

  “让你手下的人打扫好现场,我们先回分部。”

  随后,他扫了一眼站在了不远处的苏瑶瑶,“苏队长,这次回去你不仅要给我一个交代,还要给陆队长一个交代。”

  。

  。

  “交代?

  “陆执事,你希望我能给你一个什么交代?”

  重城,太一宫春之分部,执法者会议公堂。

  面对这位特殊调查组组长,太一宫外宫执事的质疑,苏瑶瑶仰起头来怡然不惧。

  “青山别墅的弥留者案件本就处在我们谷雨小队和清明小队的交叉管辖范围区域。面具人的围杀和袭击你们谁能够提前想到?”

  陆城看着在场的数十人,没有理会苏瑶瑶的反驳,继续开口。

  “事到如今,在场的各位都是分部的高层人员,我也就不需要再继续隐瞒什么。”

  “我收到总部长老会的委托,极昼会成员在重城出现,所以派我们特殊调查组前来调查事件。”

  “在昨日的医院爆炸案中,我们发现现谷雨小队的新晋成员和极昼会组织有过接触,所以我让手下队员进行监视调查。”

  “但出现在青山别墅的中的埋伏,让我们所有人措手不及。”

  “清明小队损失惨重,三位队员和副队长秦天死于面具人袭击之手,我手下同样也有一位队员受难于此。”

  “所以,还请苏队长告知现场的所有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些面具人到底是出自什么组织?他们为何会选择围杀我太一宫执法人员。”

  听着陆城义正严辞质问,在场的数十人全都将目光集中在了苏瑶瑶的身上。

  这是开展在重城分部的太一宫最高会议。

  前来参加会议的人都是太一宫官方高层,等级最低的便是执法者小队副队长。

  再往上去,有执法者小队队长,重城分部执事,太一宫分部长老。

  百灵坐在苏瑶瑶的身边,她作为谷雨小队唯一一位副队长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诸位,在回答陆执事的问题之前,我需要澄清一件事。”

  “陈词已经通过了来自太一宫总部的审核批准,现在是我谷雨小队的成员之一。”

  “陆执事问我,他是否和极昼会组织有过联系,我可以给出肯定的回答,没有!”

  “至于面具人对太一宫执法者的围杀,我想,这个问题,不是应该出自我们所有人的身上吗?”

  “一股可以袭杀执法者小队的神秘组织活跃在重城范围内,我们却才刚刚发现他们,这难道不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吗?”

酸酸酸奶呀 · 作家说

今天的更新晚了点,抱歉抱歉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