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被幕后大boss盯上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花海

  “藤先生不和寒一同出去吗?”

  “不了。”

  藤凌笑了笑,故人离去之地,触景生情,倒还是不见的好。

  “此地已有被褥,凌今日疲乏,实是不愿再行奔波,小郎君自己去就是,凌一个人在这休息一晚便是。”

  点点头,王寒又看向了戾司。

  “阿四可还有什么未完成之事?若是没有,便和寒一同看看这湟水谷城也好。”

  “倒是要拂了公子好意了,某还需找寻城中部下,虽说某如今寻到了君子,往后只需跟着君子便是,但他们是某带城的,终究是需要确认他们的安全才是。”

  王寒点点头,向藤凌告辞,和戾司一同离开,背后传来藤凌压抑着的哭泣声,两人都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快步离开。

  门口处已有三个人在那里等待寒暄,其中两人甲胄在身,武将打扮,王寒认出了其中的一人,正是魏勇。他上前见礼,而阿四自城主府后门偷偷的溜走,他们都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

  “学生王寒见过两位,再此多谢两位搭救,日后若有力所能及之处,必当厚报。”

  “小先生言重了,城主遇刺,我等只是奉命调查罢了,小先生无罪之身,横遭此劫,本就是麾下佐吏调查不周导致,我二人又岂能受小先生此礼?”

  那王寒不认识的将军急忙伸手扶起了王寒,又回复道。

  “在下李虎,想来已有人向小先生说过某了,某便不在赘述了,小先生既已经无事,李某便不浪费顾神官和王先生的时间了,李某告辞。”

  “将军慢走。”

  一男一女站在原处看着这两位离去。

  “神官是怎么说服这两位的?”

  “非是婉婷说服,而是这两位主动前来寻找先生的,知先生被带来此处后连忙赶来解救,婉婷只是告知他们先生在此罢了。”

  “?寒此前并不认识这两位,顾小姐莫要和寒玩闹。”

  王寒很确信自己此前并不认识见过这两位,素未谋面之人却特意前来解救,这不合常理。

  “先生以为婉婷是在妄言不成?如此看来,今日倒是吾多事了。”

  顾婉婷看着不相信自己的王寒,气的柳眉倒竖,语气也带上了一丝薄怒。

  王寒连忙解释。

  “非是如此,婉婷特意前来解救,寒甚是感激,因此倒是借着这个理由和顾小姐多说两句。”

  他微红着脸,糯糯的解释着,如此语气倒是让顾婉婷气消了大半。

  “先生无需如此,方才是婉婷失礼了,先生有所不解询问是很正常的事,是婉婷的不对。”

  “顾小姐莫要如此,是寒太迟钝了。”

  看着仍然红着脸道歉的王寒,顾婉婷不由得掩面轻笑。

  “先生确实是挺迟钝的。”

  “天生的,很难改,倒是让顾小姐笑话了。”

  “那先生便将称呼从顾小姐改为婉婷开始改这个性子吧,毕竟婉婷方才听到先生说要去找什么富姐姐,若是婉婷在不抓紧时机,日后说不得是要后悔莫及了。”

  “婉婷小姐莫要取笑寒了,寒方才只是和老师玩闹,并不是真的要找。”

  他抓了抓头发,装作无奈的样子。小狐狸装出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靠着这种方法又逃过了一劫。

  “天色还早,先生若是闲着,不如陪着婉婷去一个地方吧。”

  “寒自是愿意,不知去往何处?”

  “不急,不知先生可有想要看的地方?”

  “确实有,不知婉婷可知道这城中可有什么离城主府较近,生意又好的酒馆?寒还有些疑虑不曾解开。”

  王寒正色请求道,收到了顾婉婷赏的白眼。

  “先生倒真是迟钝,邀请别人竟是去酒馆。”

  “这么好的故事,寒可是特意留着结局不说,只为邀请婉婷一同游览的,寒以为婉婷会喜欢的。”

  “先生的意思是,方才先生讲的并不正确?”

  “寒若是说的准确又怎么能钓出大鱼呢?神官请。”

  他的目光深远,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全然不复刚才的羞涩与稚嫩,一言一行威仪十足,举手投足间自带贵气。他要去见那幕后之人,自然不能再似此前那般诺诺。

  ....

  “先生方才特意去酒香楼就是为了见那个老人?其中原因不知先生可否告知一二。”

  顾婉婷努力的为两人找着话题,自那酒楼边离开后,王寒便一直是一言不发的样子,机械的跟着自己走,她与少年认识尚短,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寒无碍,婉婷若是想知道,那么寒告知婉婷便是,反正也不是什么紧要之事。”

  王寒幽幽的开口,双目无神。眼前的少女看着他,伸出手牵住了他,入手处并不是光滑细腻一片,反而和他一样,带着厚厚的一层老茧。

  少女把头扭向一边,语气中带着倔强。

  “父亲也有过先生这个样子,那时我也是这样握着他的手,孤独的时候有个人握着,终究是会好一些。”

  王寒反握住了少女洁白的手掌,孤独的人确实是应该被人牵着的。

  “那个酒馆,是在城内不假,但湟水谷城是在靖始十二年扩建完成的,那时候这个酒馆应该是在城边的。”

  “先生何意?”

  顾婉婷不明白王寒为什么这么说。

  王寒只是望着她。

  “顾望的住处,在扩建之前是在城外的,你是他的邻居家的孩子,婉婷,你应该知道这些的,那么你当年的记忆呢?郑嵩当年又是怎么出城的呢?你应该是知道寒所讲故事中的漏洞的。”

  王寒握紧了眼前少女的手,紫火燃起,却不曾伤到她,他看见了那灾厄的精华,已脱去了污秽的灾厄精华足以算得上是一份珍宝。

  “郑嵩当年并不是自己发现的灰气,而是有人告诉了他这一切,是鬼方连之吧,借着这份恩情,湟水谷城从此对北朔方予取予求,所以街上这么多的朔方青年。”

  他牵着少女向前走,两人都没有在说话,他知道少女想要带他看什么。拐过最后一个街道,热气拂来,眼前出现了一片蓝紫色的花海。

  漫山遍野的鸢尾花,在这天然不冻的灵泉旁生长,种植它的人想来是花了极大的力气,硬生生的把这灵泉自源头引到了各处,在这依然寒冷的三月养出了这一大片花海,成对成对刚刚确立关系的年轻少年少女在这里相聚。

  少女带着少年来到了一处坡地,这里没有别人,只埋葬着湟水谷城第一任城主,神官和他们的妻子。

作家6AJA7C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