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卡牌:我打造美少女卡组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52-155

  作品设定补充

  ----------------第152--------------

  “竟然能在这里遇到你们,真是有缘。”帕特丽夏笑脸盈盈地走了过来。

  “表姐……”玲雾道。

  “对了,她也没出现就是了。”陶玲看了帕特丽夏一眼,很快就失去兴致移开了视线。

  “我可没消失,只是排不上号罢了。”帕特丽夏的说法和她的微笑一般,并不可信。

  “是吗。”帕特丽夏是从林无身后的位置走来的,他看向身侧,意外发现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林无……”南希从旁边走来,头发看上去有些凌乱,额头还冒着一些汗珠。

  “南希似乎刚忙完事情。”林无道。

  “刚完成最后一个委托,因为传送阵就快启动了所以着急地赶来。”南希轻轻收拢耳边的垂发,文雅的样子很快恢复回来。

  “原来如此。”

  “林无和艾丝特小姐是什么时候来的?”帕特丽夏和陶玲、玲雾正在交谈,南希于是继续说了下去。

  “也不早,几分钟前刚到而已。”林无道。艾丝特只负责点头。

  “那看来我赶得很及时呢。”南希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随后便安静下来。

  林无注意到,南希和陶玲不同,并没有询问他为何没在榜上出现的事情。

  于是,他拿出手机向旁边的艾丝特发去信息。

  【艾丝特小姐,你还记得那个榜单吗?我想知道南希是否在上面。】

  【她是第九名】

  得到回复,林无心中的不协调感越发浓重。刚才听到林无说出来这里的时间时,她的表情看上去也很像早就知道了一般。

  难道南希在监视我……从未对她放松警惕的林无很快便联想到了这一点。

  然而,这个猜测即使是对的,也并无意义。他一直都在猜测南希的目的,知道这件事也只是有多一丝疑虑罢了。

  “这么前列!布罗迪王子真是人中龙凤啊。”

  想着事情,忽然听到旁边的人群传来似曾相识的吹捧声。林无看去,万众瞩目的布罗迪果然被围在中间。

  看到这幅画面,林无也不由感受到了争斗暂时告一段落的实感。

  等待一个多小时之后,穿梭阵终于亮起光芒。此时,阵内已经站满了卡师。后面来的只能等着下一批出去了。

  眼前被穿梭阵启动的亮光,熟悉的晕眩感涌上心头,林无再次睁开眼,已然回到外界。

  “林无卡师、艾丝特卡师。”才刚出来,守在门口的盖亚便着急地跑了过来。

  “还有你们没事……”走近了一些,发现林无与艾丝特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后,盖亚明显轻松了一些。

  “盖亚先生一直待在这里吗?”林无看了一圈其他的卡师,发现很多人都顶着黑眼圈且显得没有精神。

  “盟主嘱托我们坚守此处。”盖亚看了一眼他们身后的活域入口,如此道。

  我们?林无被盖亚的话提醒,这才注意到他身后的几个卡师穿着卡师联盟的服饰。

  “原来如此。”林无不免有些奇怪。他原本想这一次的意外是活域自身出了问题,但如果贝克是这种态度,难道其中还有蹊跷…

  盖亚向林无简单询问了一些活域之内的事情后便前去寻找其他卡师联盟的卡师了。

  “您就是林无卡师吗?”一位身着管家服的老者走到林无身前,行过鞠躬礼之后说道。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林无并不认识眼前的老者,但对于他身上的服饰并不陌生。特别是他胸前的那枚印章,很显然,他是奥丽芙的手下。

  “在下名为巴赫,是薰衣草庄园的管家。”

  “您好。”林无礼貌回以问候。薰衣草庄园其实就是奥丽芙所处城堡的别名。

  “您看上去并不大碍,我衷心为此感到高兴。”老者微微低头,随后从衣服内侧的口袋中拿出一个封装好的信件。

  “这是奥丽芙大人托付我带给您的,希望林无先生能认真看完。”管家说道。

  “我会的。”林无接下他手中的信封。

  “感谢您的理解,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待巴赫转身,林无便打开信封,阅读这篇由九神职寄来的信封。

  【

  挚爱的林无先生:

  从上次见面算起,我们已经有一个星期没见面了。当然,我并不是在催促您赶紧来见我。

  顺带一提,您在秘境中遇到了一些阻力吧。我这里刚好有一些办法,但您也不用着急就是了。

  最后,衷心祝愿您身体健康。

  】

  哪有从见面开始算时间的……

  而且,这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威胁与诱惑,那位奥丽芙竟然这么着急见我?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已经结束了……”林无思考奥丽芙寄来的信封时,艾丝特已经和几位卡师联盟的管理员简单说明了秘境之内的事情。

  至于林无,他还要前往本部和贝克见面,多余的这一步自然就去掉了。那么之后……

  “我要会联盟本部一趟,艾丝特小姐接下来要去哪?”林无说道。

  “他们想要邀请我们前去交流学习。”我跟着艾丝特的目光,发现那是布罗迪王子的手下。也就是说,是宫殿方面的邀请吗……

  “那我应该要缺席了。”九神职的鸽子可不好放。

  艾丝特沉默着没有再说话,林无能感受到对方兜帽下的眼睛正注视着他的脸颊。宫殿方面别的不说,资源肯定是丰富的,这一点从他们把平庸的布罗迪堆成一流高手身上就能看出。

  不过到了他和艾丝特这种层次,背后又有着卡师联盟,前往宫殿交流并不能只看资源。

  想到艾丝特和王族复杂的关系,林无觉得她对此行可能比较看重。于是林无浅浅一笑,想她传达这其中没什么陷阱。

  像是放下心来一般,艾丝特重新看向王族那边道:

  “我还有些事情。”

  “这样吗……”看来是他想多了,艾丝特在意的可能只是我对王族的态度。亦或者说,她正处于迷茫。

  “那就下次见了。”林无看了一眼远处仍然人气高涨的布罗迪,又补上一句:

  “艾丝特小姐知道冰山吗?”

  “冰山?”艾丝特有些迟疑地补充道:

  “……应该知道。”

  “那艾丝特小姐觉得冰山隐藏的部分多,还是露出的部分多?”林无说道。

  “隐藏的?”艾丝特迟疑道。

  我想她应该没见过冰山,现在看来难道有阅读过相关书籍?总觉得想象不出那样的画面呢……

  “嗯。”我点点头,继续道:

  “冰山之所以有这样的构造,是因为隐藏起来的东西,往往能更安全的积蓄起来。”

  “我会注意的。”艾丝特总能理解林无话语中隐含的意思。

  ----------------第153--------------

  与艾丝特分别,林无赶往奥丽芙的城堡。

  九神职拥有普通人难以想象的权力与地位,因为这是建立在自身实力之上,林无很清楚这要比他之前所了解的任何帝皇都要牢靠得多。

  根据历史由此推测,这种体系下应该更容易滋生世家的存在吧……

  凝芊月的凝灵宗,贝克的卡师联盟,甚至于这神事、圣心两个王国的实际掌权人,无不是九神职下的世家衍生。

  这就产生了另一个问题,奥丽芙下属的世家是什么呢?

  万卡商会并不涉及权力,内部实力也弱得可怜,几乎依靠当地治安。若不是会长是奥丽芙本人,早就被洗劫一空了。

  难道是因为奥丽芙性格太恶劣导致没人愿意跟她?

  不,还是她不感兴趣的可能性更大吧。

  这么想着,林无已经来到奥丽芙的城堡内部。

  “林无先生,大人已经在花园等您了。”一位女仆行礼道。

  “好的。”看她没有带路的打算,林无也不藏着,跟着诺拉的指路自己走了。

  【虽然之前都没有出事,但毕竟实力差距摆在这,杂鱼你最好小心一些】

  【我知道】

  【是的林无大人,我们不能放过那个女人】

  【赫达,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怎么会?她三番五次戏弄林无大人,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那也得你的实力恢复再说】

  既然少女是为了他,林无也不好笑话她不自量力。

  【不,杂鱼。你没听出来她是认真的吗?】

  诺拉撑着脸颊,颇有兴致道。

  【赫达】

  林无也重新审视了一下刚刚的对话,惊心动魄地发现诺拉说的没有错,赫达是真准备现在就动手了。

  【等一下我会和她保持距离的,是为了安全。还有,我没有那么容易被耍,她的话我一概是不听的】

  【这样就太好了林无大人,我知道你一定能完美应对这种轻浮的女人】

  安抚好赫达,林无也终于走到花园的外围。

  【喏,左前方那里】诺拉道。

  林无看去,一座亭子锦簇于薰衣草海洋之中。黛芙妮身着西服短裤,看上去是休闲服,但又无可忽视其装饰的正式性。

  “哎呀,你来了吗。”黛芙妮远远望来,轻轻拍了拍手,林无面前的薰衣草便依次排开,为他空出一道空地。

  看了一眼这的荧绿地毯,确认对方没有其他意思后林无便踏入其中。

  “许久未见,你看上去更强大了呢。”奥丽芙推出一杯花茶。

  “这次秘境出现的问题,不是巧合,是吗?”林无很清楚对方不会没有目的来找他,而最近发生的事,绕不开秘境。

  “和聪明人说话还真是无趣呢。”奥丽芙顿了顿,把手上的茶点弄好后推到林无面前。这才缓缓开口道:

  “有人在针对性的对我进行攻击呢。”

  “你说……针对性?”虽然知道事情可能与她有关,但针对性的确有些超乎林无的想象了。

  毕竟,如果排除不要命的白痴。能够称得上针对性的,也就只有另一位九神职了吧。

  “是啊,你不觉得这很无聊吗……明明死域日渐逼近,不想着攻克难关,人类自己就先内斗起来了。”奥丽芙喝了口茶,撑着脸颊兴致缺缺道。

  “的确……是的。”林无有些微妙道。

  你这幅闲情逸致的样子,我不好表现啊。

  “哦呀,你看起来似乎还不明白九神职的任务是什么?”发现林无的窘迫,奥丽芙拍了拍手,忽然打起精神道: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

  她故意让塞巴斯没给他留觐见印章,又交代女仆不要告与林无路线,结果别说让他为难,甚至从脸上看不到一丝不满。就因为这件事,奥丽芙不由有些暗自神伤了。

  “我的确不甚了解……”这位大人夸张的样子,让林无不由感到莫名其妙。

  当然,林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就比如,此时卡牌空间里黛芙妮和蒂娜正努力阻拦着因为“不明原因”而怒火中烧的赫达。

  “哎呀哎呀,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奥丽芙摆摆手,故作姿态的样子很没有风范。

  不过林无有着丰富的应对经验,很自然就拿出了方案。

  “如果我想听,奥丽芙大人能不能勉为其难讲给我听呢。”

  九神职在游戏中并不是经常给提及的存在,林无见过、也了解一部分人,但不代表什么都清楚。

  “……我总觉得,你会不会有点太熟练了?”奥丽芙当然不是什么傲娇,刚才的样子也更多的是为了与林无建立起舒适的关系。

  “算了,我现在开始介绍一下吧。”奥丽芙恢复了往常的正经,手指挥挥便在空中编出了这个世界的地图。

  “这里……是人们目前已知的死域最深处。”她指了指用红色花朵标记的地方。

  “嗯。”林无点点头,这种事情算是家喻户晓了。

  所有人都相信死域深处隐藏着破除死域的方法,因此,死域能抵达到的最深处,代表着人类离希望相差的距离。

  不过,这条线已经卡在这里有百年未前行了。

  “没人拿这条线有办法,所有人每天都想着怎么才能更进一步,这就是九神职的工作。”奥丽芙很简洁的说完,但不会有人因此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工作。

  “原来如此,所以奥丽芙大人才会开始把希望寄托于上天。”林无联系起来。

  “不愧是你,懂的挺快。”奥丽芙把花朵撤掉,转过头就意味深长道:

  “但如果我说,其实有人能越过那条线?”

  “越过……”林无知道那条线,也就是那个屏障的真实面目。

  外来人员排除,这是当初在游戏中它的功能性。

  如果林无没猜错,这是由内部施加的屏障。想要通过它,要么得到主人的同意,要么就是在实力上碾压过对方。

  从这个原理上推测,九神职和里面的怪物拉不开差距,进不去是当然的。那么,奥丽芙说的人……

  难道是凝芊月吗?

  ---------------第154--------------

  “真是不可思议,看你的样子,好像心里有人选呢。”奥丽芙微微张着嘴巴,对这个结果有些惊讶。

  看到对方的表现,林无很快反应过来她还不知道自己和凝芊月曾经见过一面。

  “让我猜一下,你现在心里想的人是不是我?”奥丽芙闭上眼睛,笑着说道。

  林无明显感觉到卡牌空间中微微有些异动,内心好奇,却只能先想办法应付这位变幻莫测的九神职。

  “如果我回答不是,奥丽芙大人会生气吗?”

  奥丽芙用下茶杯,笑盈盈地看着他。

  “那也得看看你想的是谁,不然我可是要丢了面子。”

  之前她说自己是中立派,我也没有找到奥丽芙和凝芊月有矛盾的信息,这么看来应该是可以说的。

  “根据我的了解,凝仙子实力强劲,若是有人能越过那里,她是最有可能的。”

  奥丽芙频频点头,称赞道:

  “很不错,你猜对了呢。”

  亲口得到回复,林无还是有些震惊。看来凝芊月比他想象的要强大不少。

  她重新唤出花朵,这一次是放大版的,能更清晰看到死域最深处的地图。

  “50年以前,凝仙子孤身一人进到了那里面。”

  “出乎我的意料,她没有在里面待多久。作为当世最强的存在,她出来后,却这样和我说道:‘很可惜,我想不到谁能够抵达深处’。”

  “看来形势很严峻啊。”这样的结果对林无来说是理所应当的。

  “是啊,所以我开始从新人身上寻求突破的契机。”奥丽芙注视着林无说道。

  可能性吗……

  “看来我就是你找到的新契机了。”林无道。

  “哎呀,我原本还担心你会是那种利用贬低自己的存在来维持本心的人。现在看来倒是完全不用担心了。”奥丽芙叹了口气道。

  “可是奥丽芙大人看上去并没有高兴。”

  “是啊,你现在就是太气盛了,真怕一段时间不见就要被你骑到身上来。”奥丽芙换了一条腿跷二郎腿,语气如常道。

  发觉卡牌空间越来越颤抖,似乎下一刻就要爆发。林无也终于想到了一些缘由,于是赶忙把话题掰回正题。

  “说起来,奥丽芙大人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呢?”

  “啊,那个呀,其实和最开始和你说的秘境异常有关。”奥丽芙从自己的卡牌空间中拿出一封信封。

  “经此一件事,我觉得你应该也会担心自己的安危问题吧。所以呢,我希望你之后能到我创办的穷极秘境中训练。”

  林无打开递来的信封,这是一封推荐信。至于推荐的地点,正是如对方所说穷极秘境。

  林无并非首次听到这个名字,但在游戏之中,这东西被隐藏得非常死。

  一直到他通关游戏为主,这都只存在于概念之中。因此,从奥丽芙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林无不免被牵动起了好奇心。

  “我不需要了解些什么吗?”林无不喜欢一头雾水的前往未知的地方。

  “虽然那是我的私人秘境,但想要了解信息还是不难的。”奥丽芙抵着下巴,像是自嘲地笑了一下。

  “什么时候动身?”忽然多了个任务,林无不得不重新制定升级的计划。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你不会觉得我是什么良心企业家吧?”奥丽芙压低声音道。

  我可不是你的苦命打工人。

  林无很想这样说,但最终还是识趣地答应下来。

  “那就明天吧,我需要准备一下。”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奥丽芙轻轻拍了拍手,问道:

  “需要我送你到门口吗?”

  “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方式?”林无站起身,犹豫道。

  “放心,不会给你留下糟糕的回忆。”奥丽芙手指轻轻一点,一丛薰衣草自林无的脚迅速地生长。

  林无只觉得视野一黑,随后便是高速移动带来的头晕目眩……下次不能再信她的话了。

  离开奥丽芙的城堡,林无一边在手机上查看有关穷极秘境的信息,一边往卡师联盟的总部赶去。

  【穷极秘境十大不可思议】

  林无好奇地点进去,看到“size”、“杯”几个字眼后面无表情地退出了。

  最好是能找这个秘境的历史和关系网看一下吧……

  【穷极秘境注意事项】

  哦,这里面有地形图。虽然暂时看不懂,但还是保存下来吧。

  【第一:不能说奥丽芙大人的坏话】

  如果我偷偷说的话,应该不会被她发现吧?

  【第二:西北方向是禁地,乱走后果自负】

  看来没有奥丽芙说的那么简单呢……

  【第三:在交流会前,请确保你的召唤物是智慧生物】

  交流会?这是个什么东西……

  【第四:一切治安由奥丽芙后援会负责,遇到困难记得联系】

  这个名字……有联系方式和地址倒是好评。

  【第五:请随时保持手机能够正常通讯,防止接收不到测试通知】

  嗯,像是最正常的一条。

  剩下的林无也大致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后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卡师联盟总部,已经到了。

  如同第一次来这里那样,林无穿过长廊走到他的办公室。

  “下午好,贝克盟主。”林无敲了敲门口,说道。

  “你来了啊,先随便坐坐吧。”贝克把手上的报告放下,走到旁边把热着的茶壶端起。

  “我今天刚才和奥丽芙大人谈了一些事情。”贝克肯定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林无干脆自己提起,他也想了解对方的想法。

  “哦,你们谈到了什么呢?”贝克把茶杯放到林无面前,再为他倒满茶水。

  “是有关秘境的事。”林无看着那杯茶水,他知道那东西很难喝。

  “奥丽芙大人想要保护我的安全,让我暂时到穷极秘境中避避风头。”

  “原来如此……那里啊。”贝克沉思一会儿,继续道:

  “你的想法是?”

  “我答应了。”林无道。

  “嗯,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贝克分析道:

  “一方面如她所说,安全有所保障。一方面,那里也是新人卡师最佳的蜕变秘境。”

  “诶,或许碧池秘境的外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第155--------------

  “可能吧……”林无拿起茶,想要尽量掩饰自己话语中的勉强。

  贝克先生是在逃避吧,很明显那些人是在说奥丽芙。

  “算了,不说这个。”贝克挑了挑眉头。林无喝茶这个举动就已经是最大的破绽了,因为以前说什么他都不会喝的。

  “你要去穷极秘境的话,得先准备一番才行。”

  “这不也是秘境吗,应该可以算进我们之前说的任务之中吧。”林无以为他说的是最开始两人之间的合作。

  “算,当然是算的。”贝克摆摆手,表示这都是小事。

  “只是你平白无故消失那么久,又不能让人知道你和奥丽芙走的近,所以得想办法安排点东西给你。”

  “原来如此……”林无倒是注意到了贝克话语中的“消失那么久”,内心有些新的想法。

  “我记得最近刚好有个探索边缘死域的任务,来吧,我们签一些文件。”贝克很快就找到了方法。

  一番操作之下,林无就已经成为了将被组织“雪藏”许久的焦点人物。好在去的地方不会有热心粉丝找上门来送刀子。

  “对了,你这次离开这么久,不去和艾丝特说一声吗?”贝克把林无送到门口,忽然道。

  “她现在不在公寓,手机上说了,但她没有回,估计还在忙吧。”林无猜测她目前应该还在死域的某处战斗着。

  “唉,一个两个的,都是劳碌的命啊。”贝克看着院落里的薰衣草,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

  “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我倒是觉得没什么难以接受的地方。”林无道。他隐约察觉,贝克话语中的劳苦意有所指,而且“一个两个”中的第二个也并不会是自己。

  从卡师联盟离开,林无便立刻动身前往万卡商会以及集市购买生活、战斗物资。

  “南希小姐出差了吗……”出示南希给自己的至尊卡,他从前台得到了一些回复。

  刚从秘境中解脱,林无本以为南希会得到总部的批假,现在看来这万卡商会也不是一般的黑心。连灯塔都有居合休假,而这商会甚至一天都不给遭受重大安全事故的员工休假,真是太可恶了!

  不过,如果不是南希自己想休假,能给南希休假的好像也就只有奥丽芙了,再一想自己的遭遇,林无忽然又觉得很合理。

  是的,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奥丽芙不是吗。

  “您的薰衣草花饼好了。”如此想着,林无拿过花饼,恶狠狠地咬了下去。

  别说,还挺好吃。

  ……

  令人熟悉薰衣草装饰的小洋房内。

  “奥丽芙大人,需要给这位少年提供便利吗?”

  “只要他没有面临生命危险,你们不需要太过引人注目。”奥丽芙给一丛的薰衣草浇完水之后顿了顿,道:

  “当然,也不要妨碍到他的历练,明白了吗?”

  “了解,奥丽芙大人。”对方恭敬道。

  “好了,就这样吧。”奥丽芙把水壶放到小桌上。

  挂完电话,她转过身,径直走向花园的最中间。这片草地种满了无数薰衣草,但神奇的是,奥丽芙穿过时却不会踩到它们。

  “……”站在薰衣草花海之中,奥丽芙一改往常平易近人的表情,冰冷溢于她失去生机的眼神。

  她抬起手,竟是在空无一物的花海上方梦幻般地打开了一扇门。

  门的后面是一片灰色的世界,与外面生机勃勃的花海截然相反,却又恰好与奥丽芙眼中转变出的情绪色彩相容。

  她慢步走入其中再将门口合上,顿时整个世界再也找不出任何痕迹。

  一如门外窥视到景象,这里的确暮气沉沉,让人感受不到任何希望。

  奥丽芙面无表情,对她来说,这幅景象已不知看过多少遍了。

  她走向这片灰色世界中为数不多的色彩,一张由破败的薰衣草编织成的残紫色花床。

  “许久未见。”奥丽芙走到旁边,眼中倒映着一个与她长相极度相似的少女。

  “你还是一样没有变呢,姐姐。”

  从那时起,时光就不曾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但奥丽芙清楚这只是表象,至于内在,看着少女锁骨处蔓延开来的黑色痕迹就能知道了。

  若是林无在这里,他一定能认出来这是和艾丝特一样,应该说晚期诅咒会出现的情况。

  奥丽芙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感受到的只是刺骨的冰冷,一如薰衣草消亡时带给她的痛楚。

  四周覆盖着枯萎的薰衣草,但细细看去,又能发现地下潜藏着绿色的新芽,虽然它们也在逐渐消逝着。

  顺着花床边缘的薰衣草往前,奥丽芙的目光望向远处的山顶。在哪里,赫然有一尊以薰衣草编织而成的人像。

  而它的外表,正好和奥丽芙一模一样。

  “还能坚持多久呢……”看着人像周围日渐缩小的生机,奥丽芙自问。

  她眼中的人像忽然动了起来,奥丽芙不得已闭上双眼,她真的有些疲惫了。

  ……

  “林无大人,以后请不要再和那个女人说话了。”赫达的表情看上去颇为认真。

  “放心赫达,等到我们不再需要害怕她,我一定用最冰冷无情的态度地对待她。”林无握住对方的手,表现得对她更认真。

  林无知道这个状态下,光靠理智分析和九神职战斗是否能够留得全尸这件事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只好想办法画个饼给她充充饥。

  “嗯,林无大人,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赫达看着自己被林无牵着的手,很快红了耳根。

  “我说啊,明明是我们拼命帮你拦住她的,怎么她有奖励我们什么也没有?”诺拉贴到他的胸前,仰视着质问道。

  “不公平,我们为什么没奖励。”蒂娜也双手环抱在胸前,愤愤不平地提出抗议。

  “书上说,区别对待是不对的,林无哥哥不要做坏事……”黛芙妮不知道两人为什么这么生气,但她只需要了解是不是坏事就行。

  “你们看,我也不是八爪鱼嘛……”林无头疼地看着几人,不用想也知道,赫达是不可能放手的。

  而且,发现几人有抢夺的意思后,赫达反过来握住了他的手,紧紧握住拔也拔不出来了……

尹林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