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的勇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咕 不速之客

  余仁在午睡中惊醒,一抬头就看见了李不白在窗外向他招手。

  是有什么事吗?

  余仁轻手轻脚打开了门,跟着李不白去了院长室。

  一开门就看见陆子刃坐在桌子上,瞧着窗外的麻雀,那双桃花眼下的泪痣好像是要把他的魂勾了去,余仁不自觉一步步朝陆子刃走去。

  可是不知为何,余仁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感觉身体好像要飘起来了。

  “别看!”李不白捂住了余仁的眼睛。

  这一下才把余仁从幻境里拉了出来,余仁心有余悸的喘着气。

  “还是太小了,经历的不够啊。这样简单的幻境都看不破。”陆子刃将手中的小刀射出窗外,很快那麻雀就发出了尖利的惨叫。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子刃,是守护者代表之一的利刃。听说,那些老师发现你身体里的血是黑色的了?李院长也真是不小心呢。你们也不小了,很快‘树人’的特征就要出现了哦。不过我这里可是有办法让你们其中一个维持现在的外表,要不要啊?”陆子刃召回的小刀沾满了血迹,用着一种哄骗的语气调笑着,刀尖不自觉指向了余仁。站在一边的李不白大气也不敢出。

  “要!”余仁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紧握着双手。让余月和他一样被对待吗?他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

  “有代价呢,我要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机器。”陆子刃玩味的说到。

  “我可以。”余仁毫不犹豫地答到。

  “可我培养的是杀戮机器啊,余月好像是剑修天赋吧,我也是呢,这样会不会更好培养呢?听说余月天赋不低哦。”陆子刃故作为难,好像真的在权衡两者的利弊。

  “我会御兽,现在已经会操控草木散播诅咒了!相比剑,这样不容易被察觉到踪迹吧!况且,只叫了我一个人来,你想要的那个杀戮机器不就是我吗?”

  “我喜欢聪明人,但是呢,可不喜欢耍小聪明哦,对吧,余月。”陆子刃向窗外望去。

  “余月!什么时候......”李不白顿时满头大汗。

  不知何时躲在窗外的余月一惊,明明已经用了书上隐匿气息的方法。

  余月迫使自己镇定下来,走进院长室。可是陆子刃好像丝毫没有收敛自己的威压,刚走进门就被压迫感逼的抬不起头。

  “余月怎么可以偷偷出来呢?这是大人的事情,现在可是小朋友的睡觉时间。”陆子刃的瞳孔突然扩散,起施展幻术。

  “睡觉时间.......”被催眠的余月毫无抵抗之力,倒在地上。

  “你做了什么?”余仁退到弟弟身前,一副要随时开打的架势。

  “这可是为了你弟弟好呢,本来隐者承诺了是把余月交给我培养的。当然是要委屈一下你,去背负双重的生命树烙印。但是现在嘛出了点意外,比起余月的天赋,我似乎更很中意你身上的血性。”

  “你不知道啊,我只是从镇上走过来而已,听见的全是你的丰功伟绩啊。他们只是提起你,那个表情就好像被饿鬼盯上了一样。”陆子刃好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泯着嘴狂笑不止。

  “听院长说,余月的‘树人’血液被成功瞒住了啊。那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吧。”陆子刃伸手摁在余仁的咬肌上,强迫余仁张开嘴。

  意料之外的是,余仁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由着他撬开嘴,将一个黑色的珠子塞进嘴里。

  “出乎意料的乖啊。现在,吞下去。”陆子刃用着命令的语气。

  “我怎么相信你?”余仁咬着珠子,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人。

  “是啊,怎么相信我呢?毕竟我是用隐者‘朋友’的名义来找你的,但是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唉?”

  余仁听见隐者二字果断把药吞了下去。

  “看起来你很相信隐者啊。”陆子刃把另一颗白色的珠子交由李不白喂给昏睡的余月。

  “隐者让我们活下来,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就算是作为棋子,在没有发挥作用之前,都没必要毁掉我们。”

  “聪明是聪明,这个东西给你了。我想艾瑞亚应该没有御兽和操控草木的书籍吧,拿去好好练练。”陆子刃把腰间别着的空间锦囊丢给了余仁。

  “守护者代表直属军的事情知道了吧,明年你应该是16岁了吧,年龄刚好足够了呢。希望你可以通过选拔哦,我的杀戮机器。”陆子刃留下这一句话,如同一团云雾一般散去了。

  余仁莫名地想留住陆子刃,可能是对隐者的疑问。也可能是他觉得陆子刃有种莫名吸引他的特质,那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现在的他犹未可知。

子陆. · 作家说

感谢观看呀,希望大家帮忙捉虫,评论我都会看的哦。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