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的勇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咕 最后一天

  那两个半夜被送来的婴孩相伴着长大成人。作为弟弟的余月有着一头打理整齐的卷发,一米八的个子,脸上总是带着礼貌的微笑,随着年龄增长他展现出了过人的剑修功力(世界树给了神洲居民修炼之法)。

  可是作为哥哥的余仁,随着成年将至他的瞳孔和头发逐渐变成深邃的绿色,个子快要接近两米,可怖的烧伤烙印从后脖颈一直爬上了他的左眼,余仁......是“树人”。

  “树人”的身份毫无疑问受到了福利院和小镇上居民的极度排斥,虽然在李不白的极力劝说下,兄弟俩在福利院生活着。

  但是自福利院的宿舍被发现了一窝老鼠后,一切都变了......

  “院长!我觉得应该把余仁带走!他‘树人’的体征越来越明显了!那窝老鼠搞不好就是他没控制好自己搞出来的鼠疫!”一名声音尖锐的女老师走到正在散步的李不白身边,那嗓门好像巴不得全世界都听到一样。

  “对啊院长,昨天琳琳就是跟他擦肩走过而已,结果今天就发烧了。肯定是余仁的诅咒!”一名男老师也闻声而来。

  “你说余仁和余月怎么就完全不一样呢?余月肯定不是那‘树人’的亲兄弟吧,可能只是恰好同个姓而已。”讨论越发激烈,李不白直接被老师们围了起来。

  “我们明天就走!”余月对着人群喊到,讨论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看着余月,一脸不可思议。

  “给我们一些钱和吃的。我们明天就走!”余月冷漠地重复道。

  “你们能去哪里?小孩子别添乱了。”那位尖嗓子老师阴阳怪气道。

  “我们去参选守护者代表的直属军队,我们的年龄已经够了。”。

  “这里距离守护者之城可不知道多远呢,你们两个小孩怎么过去?”

  “你不用管,反正你们也不想让哥哥留在这里了对吧。”余月只是站在那里,眼睛却好似剑芒一般盯着他们。

  “好,我同意了。”沉默了许久的李不白终于开口。

  “那既然院长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就散了吧。”一位男老师带头离开了,其他老师也纷纷散去。

  而没有参与争论的林璐和露希娅,两人正看着一个人坐在树下的余仁默默心疼着。

  我们余仁明明什么也没做啊,琳琳每晚睡觉都踢被子怎么可能不感冒发烧,福利院闹老鼠也从来不是在余仁出现之后才有。我们余仁啊,从前那么乖巧,总是能逗的刚来的孩子开心,才十岁就知道帮忙洗衣服打扫了,就连守门的招财也可喜欢他了。怎么就因为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就没人喜欢了呢?

  林璐和露希娅这样想着,不知觉就走到了余仁身边。现在的余仁沉默寡言,虽然有近两米的个子,背却总是微微驼着,绿色的卷发遮住了他脸上可怖的烙印。

  “余仁啊,听说你明天就要和弟弟走了,一起去参与守护者直属军选拔?”平时大咧咧的林璐第一次那么轻声细语的问着。

  “嗯......”余仁还是低着头。他不敢抬头去看,只有这两位老师从来不嫌弃他“树人”的身份,一直照顾他到现在。但是胆小又没用的他啊,还没来得及回报她们,就要和弟弟一起离开这里了。

  “我们余仁啊那么优秀的孩子,一定能入选的。”露希娅捧起余仁的脸笑到,可是明明笑得是那样灿烂的花啊,却也又止不住从眼角落下泪。

  “要记得回来看我们哦!还要给我们打电话,你应该还记得吧。我和露希娅的电话是......”说着林璐也转过身,小声啜泣着。

  “我和余月会回来看你们的。”余仁轻声答到。

  “好,肯回来就好。璐璐我们走吧,还有活呢。”露希娅和林璐相互搀扶着离开了。

  她们在阳光里留下的背影那么美好,可习惯生活在黑暗里的余仁不敢去碰,他怕啊,这一碰就碰碎了。

  余仁留不住这样的美好,就像他之没留住陆子刃一样。也许只有变得强大,从阴暗的淤泥里面爬出来,他才能改变现在的一切吧。

  夜晚。

  “哥,你睡着了吗?”余月望着天花板,难以入眠。

  “还没,怎么了?”余仁侧过身,看向弟弟。

  “我们明天就要走了。离开这个厌恶我们的地方,可是为什么我没有感觉高兴,也没有感受到悲伤。可能是因为即使离开这里,我们依然会被厌恶。也可能是我们的命运好像一直被那个‘隐者’安排着。自从陆子刃来过之后,我就不再认为我的生命是为自己活着。”

  “余月,你没有‘树人’的体征,你不用担心被讨厌。还有,我们永远为自己活着,即使现在弱小的我们需要寄人篱下,但是当我们足够强大,就一定不会再任人摆布。”

  “那哥,你呢?你是“树人”啊。无论怎么强大也不会被人认可啊。”

  “陆子刃敢要我,就不会让我挨他们欺负。就算别人再怎么讨厌我,也没人敢明着面干,敢这么做就是打他陆子刃的脸。我就是要让那些讨厌的人,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余仁嘿嘿笑道。

  “好了赶紧睡吧,明天要起个大早呢。”

子陆. · 作家说

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捧场啊。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