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摇似浮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魏书洛阳城

  “为政若此,事可知矣,财务岂可常守邪?”

  (一)贺六浑

  公元519年,北魏神龟二年

  洛阳

  人潮涌动的洛阳中央,矗立着气势恢宏的王居,晚意借着微风,轻轻吹向世间,似抚平了累世的离乱。树叶也在空中随风飘摇,缓缓落在城市中每一处角落,为大街小巷,铺上了一身薄如蝉意的外衣。天渐渐暗了下去,在郊外,辛劳整日的劳工扛起了农具,哼着小调,踏上回家的路途;寺庙中,胡须花白的主持带着年轻的沙门跪坐在佛堂,吟诵佛家经典,古朴的钟声再三回荡;皇宫内,不满十岁的小皇帝,在母亲的照料下,安然睡去。一切仿佛那么平静,那么安宁。

  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

  小皇帝的祖父成功将帝国的王都,从遥远的平城迁到了洛阳,这片自古以来中原文化的中心。

  还有就是,皇帝一家改姓易主。从拓跋氏改为中原汉人的元姓,翻遍青史,怕只此一例。

  哦,对了,洛阳城中还大肆修建寺庙,佛堂,石窟,这些极具宗教色彩的文化建筑。一时间,如龙门石窟这样的佛教大型造型拔地而起。

  唯一,没有变化的是,皇帝的祖先得罪神佛而降下的子嗣不寿的诅咒,任没有被宽恕。从灭佛运动到小皇帝这一代为止,短短八十年,帝位更迭了六次,享寿最高的君王,也才三十二岁。小皇帝的父亲临终前,因厌恶“子贵母死”制,一番博弈后,废除了这项制度。因此,小皇帝是北魏立国以来,少有的享受到母爱的人。任何人都料想不到这派恬淡安宁的盛世景象,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短暂平静。

  洛阳城门外,一名二十出头的少年,牵着他的马,阔步走入城内。少年生得面容姣好,唇红齿白,还有一双勾人的眼睛。少年名叫高欢,也叫贺六浑,是一名来自帝国北境的破落青年。靠的英气逼人的样貌,高欢和北境的豪门大家娄家,结为姻亲。高欢此来洛阳,只为送信,但他行至城市的一片繁华区域,高大的府宅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当然,还有将宅子团团围住的帝国武人。

  高欢不敢惊动武人,只得远远观望。围在宅子外的武人约莫有千人,他们群情激愤,有的指着宅子高声破骂;有的双手叉腰怒目而视;更有甚者,开始给周遭武人散发棍棒之类的兵器。高欢本就精通人性,他安想肯定是利益没分配好,果然,一番谩骂后,高欢摸出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这户宅子姓张,他家的公子少爷,向朝堂上述,要求限制武人权限,禁止武人进入士大夫行列,堵住了武人的上升通道。高欢想到,自己本就是北方六州起家,累世为帝国驻守北疆,如此这般,在想出人头地,可是难了。

  就在高欢思索之际,为首的几人,踹开宅子大门,手持棍棒,见人就打,见物就砸。张氏公子见状,翻墙跑了出去,但是他的老父亲就没这般腿脚了,武人将府中老人拖拽出来,生生殴打致死。闹出人命的武人还嫌不过瘾,一把火烧了张氏大宅,而后骂骂咧咧的散去。

  高欢见王都骚乱至此,送完信后不做停息,立刻马不停蹄地返回了帝国北境。

  高欢平日乐善好施,培养得一手好人缘,见高欢复命归来,平日要好的刘贵、候景等人立马约高欢相聚。期间,高欢原原本本地为众人讲述了他在王都的所见所闻,又在家中与妻子娄昭君私下说,中原王权下降,纲纪崩坏的势头已现,或不容易的安生日子,怕是到头了。

  (二)六镇

  公元523年,北魏正光四年

  秀容

  一身戎装的将军,正在一匹又一匹马前细细端详,仿佛检阅盛大的军队。将军名叫尔朱荣,听说前些时间秀容川又收了几匹好马,他便从晋阳匆匆赶来,想要一睹为快。

  突然,随从向尔朱荣禀报,有人来投,见来者气宇轩昂,便来向尔朱将军汇报。

  来人名为高欢,本是帝国北境一庶卒,虽然破落,但凭借妻子的资助,日子也过得风生水起。然而前不久,因为远在洛阳的王庭,出台了一系列限制武人的制度,彻底堵死了武人上升的通道。一时间,北方六镇大乱,这六镇,本是帝国为了抵御来自北方草原民族侵扰而生的,镇中居民,均为武人。这些人见升迁无望,外加上多年刀口舔血的养成的暴虐性格,霎时,北境大乱,兵戈四起,为避祸,高欢一家南投晋阳尔朱荣。

  尔朱荣也大方地招呼对方相会。但见面后,尔朱荣便面露不悦,认为高欢不过是靠着外貌,四处招摇撞骗,实则不过一花瓶尔。

  高欢见此,心中也是猜出了些许原委,当即望向着漫山遍野的骏马,一番夸赞后,问道

  “明公所畜马匹,满坑满谷,究竟意欲何为?”

  尔朱荣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只得答道

  “唯天子一马夫尔”

  高欢也不做争辩,恰逢此时,一匹新收来的乌黑色马匹仰蹄长啸,发出阵阵嘶吼。

  尔朱荣将这道难题抛给了高欢。

  之见高欢向尔朱荣要来一只铁锤,一幅绳索,阔步走向烈马,一锤砸向马儿,见马儿更加难驯,又是更重的一锤砸向马儿,数次之后,马儿被彻底驯服,于是,高欢用绳索将马匹捆缚起来,并且意味深长地向尔朱荣感叹道

  “御恶人,亦如此。”

  尔朱荣当即被高欢的胆魄所折服,高欢也找到了容身之所,在晋阳,安下了家。

  可这乱世,才刚刚开始。北方的六镇反叛,如星火燎原一般,瞬间点燃了北境,兵锋之指北魏旧都--平城;西边也不省心,从南方来降的萧氏后人,在长安一带,打起了复国的大旗;东部的河北的葛荣坐拥数十万流民兵,四处捕杀官军……短短数年,兵灾席卷了整个帝国。

  洛阳城内,渐渐长大的小皇帝感到了恐慌,他清楚地明白,自己不可能像自己的祖先太武帝拓跋焘一般远征四方,他甚至...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

  至此,他想到了坐镇晋阳的尔朱荣,但他又心生忌惮。尔朱荣这些年越做越大,麾下能征惯战之辈越来越多,而且...晋阳地区已经很多年都不知道,国家的君王不是晋阳的尔朱荣,而是洛阳的元诩。而且...尔朱荣会听自己的调遣吗?

  不管如何,元诩决心要试试这位尔朱将军,于是一封皇帝诏命从洛阳发往晋阳。

  晋阳

  尔朱荣当场表示,自己世受皇恩,生是大魏人,死是大魏魂,精忠报国,是尔朱荣的荣幸,无畏生死,是尔朱荣的本分,舍身为君,是尔朱荣此生所愿。当即在晋阳校场内点兵升帐,为平息叛乱做战前准备。

  一切妥当后,这位大魏帝国的再造之臣、朝堂社稷的忠臣良将、拓跋元氏的不二元勋、天柱大将军尔朱荣,带领他手下如高欢,贺跋岳,宇文泰,尔朱兆,候景这些国家百年难得一遇的栋梁之材,浩浩荡荡的开进长安,平息了萧宝寅叛乱。

  然后马不停蹄,这位大魏帝国的再造之臣、朝堂社稷的忠臣良将、拓跋元氏的不二元勋、天柱大将军尔朱荣,带领他手下如高欢,贺跋岳,宇文泰,尔朱兆,候景这些国家百年难得一遇的栋梁之材,浩浩荡荡的开往六镇,平息了六镇之乱。

  而后,一番跋山涉水的远征后,这位大魏帝国的再造之臣、朝堂社稷的忠臣良将、拓跋元氏的不二元勋、天柱大将军尔朱荣,带领他手下如高欢,贺跋岳,宇文泰,尔朱兆,候景这些国家百年难得一遇的栋梁之材,浩浩荡荡的开往河北,平息了葛荣之乱。

  一切,似乎好了起来

  除了,帝国实际的权力中心移到了晋阳...

  (三)河阴

  公元528年,北魏孝昌四年

  洛阳

  洛阳的王庭内,渐渐长大的君王元诩,若有所思。总有风言风语说,他的母后,秽乱后宫,一开始他是不信的,可是消息越传越广,越传越真,元诩也渐渐发现了蛛丝马迹。

  发觉儿子异常后,胡太后也下令,剥夺了元诩一系列权力,一番博弈后,元诩再度向晋阳的尔朱荣发来调兵令。

  尔朱荣当场表示,自己世受皇恩,生是大魏人,死是大魏魂,精忠报国,是尔朱荣的荣幸,尔朱无畏生死,是尔朱荣的本分,舍身为君,是尔朱荣此生所愿。当即在晋阳校场内点兵升帐,为清君侧做战前准备。

  胡后闻此,恨意渐起,她毒杀了自己的儿子,北魏帝国的一国之君,也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在晋阳的尔朱荣收到风后,立刻和驻扎在山西的北魏宗室元天穆商量,立皇室近支元子攸为帝,自己则在晋阳把持朝政...不对,是为主分忧。

  打定主意后,这位大魏帝国的再造之臣、朝堂社稷的忠臣良将、拓跋元氏的不二元勋、天柱大将军尔朱荣,带领他手下如高欢,贺跋岳,宇文泰,尔朱兆,候景这些国家百年难得一遇的栋梁之材,浩浩荡荡的开进洛阳。

  逮捕胡太后之后,胡太后向尔朱荣哭诉,自己是被冤枉的,轻至深处,嚎啕大哭,高呼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尔朱荣怀疑道,难道真有奇冤如此,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之人?带着怀疑的态度,尔朱荣当即将胡太后沉入黄河之中,一探究竟。

  找到元子攸后,尔朱荣怕自己权威不能服众,便采用手下谏言,屠杀洛阳百官。

  见此,尔朱荣军团手下那些大魏帝国百年难得一遇的栋梁之材,立刻上表尔朱荣。

  大魏帝国的关西纯臣、朝堂社稷的至诚死士、拓跋元氏最忠心得奴仆、都督关中二十州诸军事贺跋岳当即劝阻不可。

  而后,大魏帝国的擎天之柱、朝堂社稷的股肱之臣、拓跋元氏的忠实拥趸、大丞相高欢谏言,铸金人来占卜祸福。

  尔朱荣军团一连铸了四个金人,无一例外,都失败了,但尔朱荣显然还有自己的打算,他集结百官于河阴,怒斥群臣,上至皇室贵胄,下到微末小吏,无不胆战心惊。臭骂之后,尔朱荣唤武士上前,将百官屠杀殆尽,营帐内的君王元子攸预感不满,想冲出去一探究竟,却被身边武士死死按住。元子攸的两个兄弟想要帮元子攸挣开束缚,也成了武士刀下亡魂。

  至此,北魏的统治基础,彻底瓦解。

  一番蹂躏后,尔朱荣回到了晋阳,遥控朝政。

  几年后...

  而新上位的天子元子攸,无时无刻不在恐惧着尔朱荣,他想将尔朱荣生吞活剐,终于他等到了机会,就像在无尽的黑暗中射入一丝阳光,但他却未曾设想他此后会招致的不死不休的报复。

  总之,不甘屈居人下的天子元子攸开始行动了。事件起因是皇后产子,尔朱荣依旧例,需进京朝拜。

  也许他并无改朝换代的想法,亦或许他对于这个自己一手扶持的笼中之鸟毫无敬畏,总之,他带着四五千骑兵从晋阳再度南下。

  到了洛阳,尔朱荣数次入宫,自信过头的他随身甲士寥寥,待尔朱荣面露不屑的行礼后。

  埋伏好的光禄少卿鲁安、典御李侃晞等立即抽刀从东门杀入。尔朱荣毕竟久历战阵,他立即扑向元子攸,以作最后一搏。

  他没有想到,元子攸膝上早已准备了一把匕首,见尔朱荣冲上,直刺入腹。

  一代枭雄,尔朱荣,应声毙命。

  ......

皎皎投来目含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