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摇似浮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敕勒歌

  “祇今尚有清流月,曾照高王万马过。”

  (一)似扶山河荣与枯

  公元531年,北魏建明二年

  晋阳

  三级佛寺

  身穿白衣的元子攸跪在佛殿中,两旁站满了尔朱家的武士,或许,这个结果,他早已知晓。但只要想到,自己手刃尔朱荣时的快感,便觉,不枉此生。元子攸正前方站着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将军,他叫尔朱兆,是新的尔朱氏家主。

  尔朱氏的首领被刺杀后,分散在全国的尔朱势力立刻向洛阳发起铺天盖地的报复,大本营晋阳,自不必多说,帝国东边为尔朱仲远掌控,西边关中为尔朱天光占有,此外还有尔朱天光,尔朱兆等等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尔朱军团,潮水般地涌入洛阳,天子也毫无意外地成为尔朱氏的阶下囚。

  尔朱兆大手一挥,两旁的武士走向元子攸,将白绫套在元子攸脖颈上,相互拉去,阵阵抽搐后,北魏帝国又一位年轻的君王,孝庄帝元子攸,崩于晋阳。

  至此,尔朱兆再度撕开了臣子弑杀君王的口子,北朝上一次出现这种有悖伦理的事情,好像还是几百年前的苻坚大帝...

  秩序再度崩坏,兵灾再次席卷北方大地。而等待时机的高欢再和尔朱兆约为兄弟后,初步整合了六镇流民。他本是六镇边民,家境贫寒,这支勇悍的军队已经被他渐渐掌握。而后,他引六镇之兵东去河北,坐等鹬蚌相争。

  尔朱荣死后,尔朱各方相互攻伐,仿佛击败对方,自己便可以睥睨天下,但换来的只有尔朱势力的不断消亡。

  尔朱氏在晋阳相互猜疑,相互攻伐的同时,高欢,则得到了河北大族,鲜卑大族厍狄氏,敕勒大族斛律氏的支持,扛起了复兴皇统,剪除尔朱的大旗,向晋阳进发。

  但此刻,高欢兵不足三万,而盘踞晋阳多年的尔朱氏却带甲百万。高欢用车马首尾相连,断绝退路,以示背水一战决心。大将高敖曹自率骑兵横击而入阵中,切断尔朱兆军队之间的相互联系,尔朱尔朱兆军大败。

  尔朱家族四散奔逃。攻入晋阳后,高欢扶持元修为新帝,而自己在晋阳任大丞相、渤海王。

  此刻,高欢完全取代了尔朱荣的声望和地位,成为了帝国的实际统治者。

  高欢似乎感觉尔朱荣将晋阳经营的不错,又或许是因为此地两山相夹,一水中分,他在此处修建了大丞相府,取名霸府。

  齐神武帝,高欢正式走向了舞台,这一年,他三十八岁。

  高欢掌权后,晋阳和洛阳似乎又陷入了历史循环。元修在洛阳不断镇军备战,还多次向高欢写信说,他整日军演,只是为了防备南方萧衍老儿。高欢见信后,霸府中的厍狄干,斛律金,娄昭,侯景,高敖曹等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

  洛阳的元修越发暴虐,他甚至装都懒得装,直接写信给高欢说,王若安居晋阳,元修有百万大军,也不会北上晋阳,但王若挥兵南下,他即使只剩一兵一卒,也要血战到底。洋洋洒洒五百字小作文,深度拓跋先祖拓跋焘真传。

  元修发完这封信后,又觉得不妥,于是话锋一转,将矛头再度转向萧衍。

  高欢被他这番神经质的操作搞得哭笑不得,又是将计就计,于是对元修说。陛下,臣愿率厍狄干,斛律金,娄昭,侯景,高敖曹等,领军二十万,横渡长江,生擒萧衍。而后,高欢便真的南下了。

  元修闻言,立马西逃,只是他没有想到,关西的宇文泰,也容他不得。而宇文泰,相比高欢,更加心狠手辣,一杯酒,毒杀元修。

  北魏孝武帝元修,崩于长安。

  (二)玉璧围下有遗恨

  公元538年,魏元象元年

  晋阳

  这是高欢拜相的第四年,这四年中,高欢扶持的孝武帝元修西奔长安后,被毒杀,至此,庞大的帝国开始一分为二。而经过小关,沙苑之争后,在高欢的西侧,有一股令他无法忽视的势力渐渐成长了起来,统御这股势力的人,是一个叫宇文泰的年轻人。

  宇文泰毒杀西奔长安的孝武帝元修之后,扶元宝炬为帝,这一年,他带着元宝炬赴洛阳祭扫诸帝陵庙,路遇高欢部将侯景,侯景连夜北逃,宇文泰率轻骑兵紧追不舍。侯景索性暗骂一声,背靠黄河大桥,扼守东方,摆开阵势,打算和西面的宇文泰鱼死网破。

  宇文泰轻骑兵突然与侯景大军相遇,自是不敌,宇文泰也在战斗中被漫天剑雨射落马下,左右侍卫尽数溃逃,眼见兵败被俘之际,宇文泰部将李穆用马鞭抽打宇文泰,高声喝到

  ”你家主公何在?”

  侯景部卒认为此人为一马仆,匆匆而过,宇文泰这才得以返回大营。宇文泰整顿兵马,又与高欢部将高敖曹相遇,宇文泰见此,急调最精锐的部队杀向高敖曹,高敖曹战败被杀。

  远在晋阳的高欢闻此,面色悲怆,引军南下。于此同时的洛阳城外,宇文泰并未取得战争的胜利,反而是在高欢部将的不断冲杀下致使诸军溃散,首尾不能相顾,引军西逃。

  公元543年,魏武定元年

  五年后,宇文泰再度东进,高欢也又一次引军从晋阳南下,两方再起战火。

  宇文泰在西,高欢在东。

  宇文泰先带领精锐出发,登上邙山,准备直冲高欢大营,但这一切早已被高欢的斥候发现,等到宇文泰冲到高欢大营门之时,才发现高欢大军严阵以待,高欢部将彭乐旋即冲出,宇文泰阵营陡然溃散,彭乐的长刀架在了宇文泰的脖颈。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宇文泰向其乞活,而彭乐...居然答应了。

  宇文泰再次死里逃生。

  第二天,双方再度交锋,恰逢高欢军中出现细作,导致高欢中军位置暴露,宇文泰组织三千敢死队手持短兵,直冲高欢大营,高欢躲闪不及,仅带领七骑人马逃离大营。

  宇文泰部立刻短兵换长朔,追击高欢,双方追逐数里,宇文泰部将好几次兵刃已经抵在了高欢的后背,如魏武曹操割袍断须故事。

  即将终结一切的之时,意外再度降临,高欢部将段韶侧翼闪出,射中宇文泰部贺跋仁的坐骑。

  高欢得以还营,高欢回营后,组织军队西进,宇文泰不敌,率军逃跑。此战,高欢擒获宇文泰部各级军官四百余人,宇文泰短期内再无军力和高欢相对,高欢引军北还晋阳。

  公元546年,魏武定四年

  高欢折戟于玉璧,即使一千五百多年后的今天,玉璧古战场遗址附近的村民还时常可以看到累累白骨,这场旷日持久的攻城战使得将近五旬的高欢心力交瘁,身心俱疲。身经百战的高欢面对宇文泰的守城大将韦孝宽也显得束手无策。

  高欢筑土山,韦孝宽在城楼上缚木相接;

  高欢凿地道,韦孝宽则在城内开堑沟以待高欢兵卒;

  高欢改河道,韦孝宽于城内凿井以对;

  高欢起攻车,韦孝宽缝布为缦而缓攻势;

  高欢焚火油,韦孝宽以铁钩拒火攻;

  ......

  攻城无望,高欢智穷力疲,五行之术皆是不行,而所率士卒死伤过半,军队中又传开了瘟疫,高欢下令回师晋阳,班师途中高欢一病不起。于是急招世子高澄返回晋阳继承大位。

  而此时,关于高欢薨逝的消息流传在军队中。

  (三)晋阳榻前论诸将军

  公元546年,魏武定四年

  玉璧北返晋阳途中

  为稳定人心,高欢设宴群臣,高欢夫妇端坐高台,台下世子高澄侧向相侍。再下,则群臣共坐。席间,高欢让斛律金按照儿时草原听到的旋律,谱写出一声荡气回肠的歌曲。尽量斛律金一再坚持,此曲旋律可夺人心魄,令人癫狂,高王大病未愈便令人唱此魔音,此举不妥。

  但高欢强撑病体,一再表示无碍。

  于是,一首气势恢宏的草原歌曲,在斛律金的指挥下,出现在宴会上。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婉转悠扬的曲调余音未绝,一曲还未唱罢,这股悲伤而苍茫的情绪便感染的在场的所有人,也包括高欢身旁的高澄、高洋兄弟。

  情至深处,高欢亲自和唱,哀感流泪。彼时的他,仿佛不是高高在上的大丞相,也不是被后人刻碑铸像的神武皇帝陛下,只是一个年迈的老人,面对着自己的至亲,诉说着自己半生的戎马生涯的辛酸和不易。

  到了第二年正月,天空上的光芒被无尽的黑暗吞噬,晋阳城中的百姓,陷入了无尽的恐慌。有人传闻,城中要断粮,于是,所有的百姓四处抢粮,城内的存粮被抢完了,城外的粮食粮一时又运送不进来,粮价迅速飞涨。

  高欢见到天降异象,知道自己的大限到了。他唤世子高澄于病榻之前,进行最后的嘱托

  “鲜卑的库狄干,敕勒的斛律金,这些鲜卑大辈,我嘱托过他们了,有他们的支持,你可无忧”

  “可朱浑道元、刘丰生远来投我,自绝后路,他们也没有异心。”

  “贺拔仁,潘乐他们心底仁厚,你们兄弟,会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韩轨愚笨,你应当对他更加宽容。”

  “但是彭相乐,在邙山时放走宇文泰,你应对其有所提防。”

  “我死后,侯景必反,但世间少有可于侯景一战之人,除了慕容绍宗,我故意不重用他,是要你对他深加殊礼,借其力以拒侯景!”

  “还有啊,咱们的亲戚之中,只有段韶可称得上出类拔萃,军旅大事,记得要多和他商量。”

  交代完后事之后,又叹息天不假年。

  不久后,戎马半生的齐神武帝,高欢,崩于晋阳家中。

  而在他病逝后,他临终前对高澄的托付,一如预言,无一漏算。

皎皎投来目含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