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摇似浮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高氏子弟斩乱麻

  “臣父子功存社稷,何负陛下邪?”

  (一)陛下何意反?

  公元548年,魏武定六年

  晋阳

  傍晚时分,书桌前的高澄经历丧父之痛后,回想起儿时,家人相伴,其乐融融的场景。

  那是很多年前了,高欢远征归来,他身为长子带着几个弟弟向父亲问安。高欢却给了他们兄弟,一人一团乱麻,要考察他们,看谁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开麻绳。高澄兄弟一时没了主意,但还是按照父亲的要求蹲在地上慢慢地解麻绳。这个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划过院落,二弟高洋向高欢索要一把刀,高欢虽心有疑惑,但还是令人取来一刀,递给小高洋。小高洋定睛细看,一刀,便将麻绳斩断...

  继承大位的高澄再度看向了这个弟弟,希望他可以为自己分担一些压力,可是高洋现在一副痴傻模样,实在是很难让人将这个弱智一般的人和儿时快刀斩乱麻的神童联系起来。高澄只得挥一挥,让侍者将这个脸上挂满鼻涕的弟弟带走。

  高欢病逝后,如预言一般,节制河南,手握一方生杀大权的侯景,二话不说,起兵北上,直指晋阳城。而高澄,目前却略显稚嫩,在按照父亲的遗言,启用了雪藏多年的慕容绍宗,目前,也不知战况几何。

  放心不下的高澄决意南征平乱,打定注意后,率军南下,在他和慕容绍宗的夹击下,将候景逼了萧梁政权,途中还有意外收获。高澄擒获了宇文泰大将王思政,并且成功劝降了他。志得意满的高澄当即带领王思政回到了晋阳。

  王思政出生太原王氏,此番回归故土,自是少不了和高澄表演一番君臣相知的名场面。

  平定下局势后,高澄渐渐回想起,那首宴会上听到的敕勒歌。

  细心的人渐渐发现,高澄变了,却也说不出来哪里变了。

  按例,高澄需要去邺城朝见国家名义上的君王,元善见。

  到了邺城后,高澄和元善见相约射猎。元善见纵马前驱,高澄身边近臣一把拉住他。说道

  “陛下勿走马,大将军怒。”

  而后,皇帝要按照惯例,回赐高澄酒宴。宴席上,推杯换盏间,高澄酒意上头,回想到那首勾人心魄的草原歌曲,心智不由得迷糊起来。他一把抓过酒壶,向杯中倒满酒,缓缓站起,双手捧起酒杯,昂头向元善见说

  “臣澄劝陛下酒!”

  王座上的天子,见他这般张狂,一气之下,反击道

  “自古以来没有不亡国的,朕此生也没有什么办法!”

  高澄见他敢忤逆自己,指着元善见,高声骂道

  “朕,朕,朕!狗脚朕!!!”骂完之后,高澄任觉得没有解气,转头瞥了一眼身旁近侍,又指了王座上的元善见,左右近侍当即上前,将皇帝陛下痛打了一顿。

  散席后,受此大侮的元善见哭了,他从未想过天子会被人凌辱至此。他想挖一条地道,效仿元子攸尔朱荣故事,不料,他身边的近侍全都投了高澄。他在宫内,铲子前脚碰到地面,后脚,高澄便带着一帮文臣武将,推开宫门。

  高澄一番话,青史难寻

  “陛下何意反?臣父子功存社稷,何负陛下邪!”

  一番责骂下来,元善见不知如何作答。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傀儡天子有,汉末刘协,本朝元子攸,都是傀儡天子。但又有哪一位,似他一般,几次三番被臣下殴打?

  处置完元善见后,高澄哼着那首勾人神魄的敕勒歌,返回住所。

  ...

  (二)我的前半生

  公元550年,魏武定八年

  晋阳

  年轻的高洋带着一队身着甲胄的武士急匆匆地从邺城奔赴晋阳丞相府,进入府门,高洋找来母亲和几名亲信,将邺城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

  几个月前,进位齐王的高澄,约陈元康等人,在邺城的东柏堂商议禅让事宜。

  自高欢以来,帝国的掌权人早已从拓跋元氏改成了高氏,高家也在晋阳操控着帝国的一切,可是,国家的君王却仍是拓跋氏。高澄在驱逐侯景,开拓两淮之地,受降王思政之后,在帝王建立起至高无上的权威。

  无数的劝进声如潮水般涌来,在和陈元康拟定百官人选后。一个身着素服的仆从走来,他叫兰京,是高氏在战后从南方掳来的南朝高门之后,因擅长烹饪,所以高澄便将他用作膳奴。兰京此来,是想向高澄恳求,放自己回归南方,高澄当然反口拒绝。

  这些年,当年宴会上的魔音一直在高澄脑海中挥散不去,高澄的性情也越发狂燥。呵退兰京后,高澄恶狠狠地说,应当早日斩杀兰京,此话被不远处的兰京听到。他忧惧之下,再次返回高澄处,高澄见兰京去而复返,没好气地说

  “我未索食,尔来作甚?”

  兰京并未答话,径直走向高澄,将暗藏的利器拔出,刺入高澄要害,高澄躲闪不及,就这样,高欢钦定的继承人,少年天才文襄帝高澄,崩于邺城。

  高氏近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寻来高澄次弟高洋。可有人连忙阻止,说高洋一番痴傻模样,鼻涕口水整日横流,怎能继大位?也有人说高洋毕竟是文襄亲弟,文襄生前,也将最重要的军队大权,分给了高洋,此时出山,再好不过。

  两方争论之中,议事堂的门被缓缓拉开,发出吱的声响。议事堂内顿时如古钟嗡鸣过后,沉静下来。一个其貌不扬,却气宇轩昂的身影向议事堂中央款步走来。少顷,他指挥起了众人,先是封锁文襄死讯,而后全城搜捕兰京。一番操作,让议事堂的白须元老们,完全无法将平日呆傻的高洋和面前指挥若定的年轻人联想起来。

  做完一切后,高洋又在校场上紧急集结了军队。

  远在皇宫的元善见也听说此事后,里面焚香祷告,乞求高氏族灭,天命回归帝氏。

  神像前的香还未燃尽,嘈杂的声音便将元善见拉回了现实。

  八千如潮水便的铁甲军包围了皇宫,身着大袍的高洋,在甲士的簇拥下,缓缓走上宫殿。进入王居后,武士分成了两队,为高洋劈开一条通道。年龄相差无几的高洋,就这样和元善见相对而视。

  两厢无言,少顷,数不清的甲士将手按在腰间长刀之上,刷地一声,将磨得可以发出寒光的长刀抽了出来,而后用刀抵住地面,半跪而下。

  元善见深感大限已到,也便不在多说,他闭上了,希望以一个君王的姿态,离开人世。

  高洋解开大袍,走下台阶,款步来到到大殿中央,俯首跪了下来。拜了三拜之后,高洋俯首缓慢而清晰地向他的陛下说

  “臣家有事,需回晋阳,特来拜别陛下。”

  说罢,便头也不会地带领甲士,走出王宫。

  受此惊吓后,元善见此生在无其他执念,整日沉吟

  “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

  “本自江海人,忠义感君子。”

  他的心,死了,这位新的高家家主,似乎更加杀伐果断。

  而高洋,在回到晋阳后,耳中也开始回荡起那首草原歌谣,一遍又一遍地,似要将人拖入地狱。

  (三)英雄天子

  公元552年,齐天保三年

  晋阳

  “陛下,臣以为,新朝初立,贸然北伐,恐招致不利!”

  王座上的高洋,却摆了摆手,示意他心中早有安定之法。

  几年前,高洋即位,成为了这方人口最为充足,财货最为富有的帝国的新主人。西边的宇文泰得知消息后,趁着人心未定,向沿着汾水,攻破晋阳。然而西边的军队刚刚渡过黄河,就见到了高洋的甲士金旗猎猎,蓄势以待。

  宇文泰不得长叹一声

  “高欢不死。”

  而后,悻悻而去。

  此番,年轻的君王要北征柔然,他力排众议,下令天子巡幸冀、定、幽、安等州。到了北疆之后,他马不停蹄,集合军队,沿着当年曹操远征乌桓的古道奔向契丹。北境早已被冰雪覆盖,高洋如普通士兵一般,咬着粗糙的木棍,裸露半身。

  饿了,就拿一块冷饼草草咽下...

  渴了,就抓一把冰雪囫囵吞入...

  皇天不负,天子亲解甲胄,身先士卒,于士兵同甘共苦。他们一直打到了渤海境内,掳来人口数十万,牲口不计其数...遥远北方的突厥听到消息后,首领首领高呼高洋为英雄天子。

  高洋得胜归来后,又伴随着他的偶像曹操的足迹,来到了沧海边。

  他显然十分开心,骑着高头大马,在海边来来回回,这可能是他一生最为开心的一天。他从小不被母亲喜欢,在父亲面前展露才华后,却害怕兄长忌惮,装疯卖傻多年,继承帝位后,一次一次和勋贵妥协才换来自己施展才华的舞台。终于,皇天不负...

  耀眼的阳光洒在海面上,闪出点点波光;风儿吹过,泛起阵阵涟漪;年轻的君王面露笑容,一遍又一遍在沧海前,低吟那篇曹操的古文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开心之余,他脑海中又响起那首草原歌谣,他渐渐,感觉,一股狂暴之意涌向心头。

  回到邺城后,他问询元韶

  “光武何以中兴?”

  元韶回答

  “刘氏未绝。”

  高洋深以为然,他杀意上涌,全国搜捕元氏旧人,尽皆斩杀。

  回到晋阳后,又过了几年,他渐渐感到自己时日无多,回想起刚登大位的时候,他问群臣应当取什么年号。

  群臣最后决议,天保,取苍天保佑之意。

  高洋来不及高兴,挥撒不去的魔音在高洋脑海中回荡,告诉他天保的含义。

  高洋听完魔音的讲解,对殿下群臣说

  “哪有什么苍天保佑?保字拆开,为一人,只十年。苍天是在告诉我,我只能当十年皇帝。”

  他又顿了一些,说道

  “也怪不得你们,这是上天的意思,我此生,有十年帝命,就很开心了”

  弥留之际,他算了算日子,整好十年,他轻叹

  “该走了啊。”

  公元559年,齐天保十年,文宣帝高洋,崩于晋阳。

皎皎投来目含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