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摇似浮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番外 李天下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

  (一)伶人公子

  公元908年,唐天祐五年

  晋阳

  和煦的暖风徐徐而来,吹散清晨的薄雾,河水缓缓流淌,沿岸的市井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嘈杂的叫卖声顺着流水,飘向远方。

  一行人悠哉游哉的走进闹市,为首的一人身材高挑,肌肤白皙,一头乌黑的长发宛若柳枝般,随风飘摇。他叫李存勖,是这座王城最显贵的公子,他酷爱戏曲,想着来集市淘换淘换,民间有什么好物件儿。

  卖区两旁是各色各样的商人。他们有的留着怪异的发型,鼻下还留着一撮小胡子,不用想,这肯定是从大洋对岸飘洋过海而来的倭人;还有的操着一口柔软婉转的语调,光是娇滴滴地声音,便可以使来客沉醉其中,这应当是南方来的贩子;还有的则留着雄狮般金黄的头发,两只眸子,闪着碧绿的颜色,鼻下粗犷的须子在微风的吹拂下摆动起来,这群人应当是穿过丝绸之路,来自西域的胡商人。

  商贩们见李存勖气宇轩昂,手后护卫精明干练,纷纷向其介绍起他们贩卖的物件。李存勖瞥向他们的摊位,看了一眼摆放的货物,也不作声,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暗想,这些物件他的王府里,随手翻翻就能寻出不少。

  就这样,李存勖渐渐走到了集市的尽头,任是一无所获,他不仅大感失望,正准备打道回府之际,他在角落中,看到了一个老人,颤颤巍巍地摆弄着各式唱戏用的面具脸谱。李存勖看得两眼放光,饶有兴趣地蹲了下来,把玩着面具。

  少顷,他被一张大红色的面具吸引,他不自觉的捧起面具,两厢对望,他似是从中看到了三百年前,李世民转战南北的身影,他不禁深深陷了进去。好一会儿,他缓过神儿来,问老人这方面具,价值几何?老人缓缓抬眼,打量了李存勖几眼,只说得,这面具与公子有缘,任他拿去走好。

  回到王府,李存勖捧着爱不释手的面具,当即点灯升台,他要唱上一段秦王破陈。

  一方三四间卧室大小的高台之上,一块布景缓缓落下。帷幕上方,一个飘逸的“唐”字赫然而立,大字下方,画着一座城池,城中,千万匹战马呼啸而来,为首一人身着唐甲,手中弓矢,仿佛可以穿透帷幕。

  李存勖扮上秦王服饰,带上那张红色面具,一步一步款款登台。他演的是三百年前,李世民在洛阳城下,连克王世充、窦建德两王的大唐立国之战。只见李存勖抑扬顿挫地唱着戏词,手中花枪来回翻飞,挑下了一个又一个武生。

  陡然间,戏台沉静下来,光线也渐渐暗了。少顷,鼓、瑟、弦、锣齐响,光也重新透了进来,之间得李存勖手持长弓,弯身拉弦,一箭射出,戏台上洛阳城门上得匾额,应声而下。

  台下,李存勖得伶人仆从纷纷叫好,喝彩之声,响彻整间戏屋。

  台上的李存勖,却无力的丢下弓矢,跪了下来,掩面而泣,吱吱呜呜地说道

  大唐

  ...

  已经不存在了

  ...

  (二)同光

  公元908年,唐天祐五年

  晋阳

  一间卧室中,跪满了人,房间内布满的红烛照亮了整间屋,中央处,是一张木床,木床周遭雕刻着龙凤图案,床上是厚厚的锦缎褥子,褥子中,一位如风中残烛的老人,艰难的喘着粗气,所有人,都在静静地跪着,等候老人,最后的交代。

  弥留之际的老人,叫李克用,是大唐帝国的晋王。他艰难地抬起眼皮,看了看塌下跪着的众人,郑重地交代众人,从此刻起,李存勖为新一任晋王。

  说罢,他用所剩无几的余力,挥了挥手,近侍端来一个摆件,上面整整齐齐的码着三支箭矢。

  老人断断续续对李存勖说

  河南朱氏父子,于私与我有杀身之仇,于公与我有切国之恨

  幽州刘氏,本为我一手扶持

  草原契丹,曾和我约定,共复大唐

  他们都先后背盟,是我一声的遗恨,这三支箭传给你,不要忘记我们的仇恨。

  说罢,老晋王,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世界,高悬的手陡然垂下。李存勖上前抚摸父亲,老晋王的鼻息停下了、四肢也变得僵硬、脸上得血色一点一点褪去,他薨了,带着满心的遗憾离开了人世间,他多想啊,就像三百年前的李渊父子一样,在这片大唐帝国的龙兴之土,恢复社稷。

  葬礼上,李存勖登台,唱了一段汉文尝药,寄托对父亲的哀思。他带着不久前从老人手中买来的黄色面具上了台,面具下,他早已泣不成声。

  一切落定后,李存勖又想到了父亲教导他的国仇家恨。

  他点兵升帐,包围了幽州的刘氏

  他一路北进,杀退了草原的耶律阿保机

  他麾师南指,直抵开封城下...

  十几年的征伐,他胜利了,他割下朱友贞的首级,捆着刘氏父子,将他们恭恭敬敬地献给了父亲。此刻的他再度登上戏台,点了一曲刘秀的戏,他将自己扮好,咿咿呀呀的好一番唱词,听得台下众人喝彩练练,李存勖也是高兴,连台下起哄式喊他为自己取的艺名“李天下”时,也不恼火,反而大肆赏赐。

  他太开心了,这十几年的颠沛流离,虽然辛苦,但也让他在军中,民间攒足了人望,自己有为唐庭复国之功,外加自己的李唐宗室血脉,他李存勖,将会是整个帝国,新的君王。想着想着,他看了一眼桌上的面具,他此刻才发现,当年淘换来的面具,怎么变成黄色了?

  登基大殿上,李存勖春风得意,他满怀期待的走进王城,不由得对王城的雄伟壮观,啧啧称奇,他催着举行完所有的仪式,而后,换上了那身象征帝王的玄色大袍,走上了王座,接受群臣的朝贺,此刻的他,再造山河,功同光武。

  (三)李天下

  公元926年,唐同光四年

  洛阳

  王座上的李存勖,命宫人寻来年少时在晋阳集市上得来得那方面具。这些年来,李存勖越发多疑,他开始怀疑身边得每一个人,李嗣源、石敬塘、刘知远...这些跟随他南征北战得军士,见状,纷纷请求外放。

  面具渐渐褪去了所有颜色,逐渐变得惨白。面具样貌也变得越发狰狞,就像有魔力一般,让和他对视的人,都会感觉森森寒意,如跌入万丈深渊。但李存勖却不以为意,他只觉得老物件褪去颜色是很正常的现象,他也喜欢这面具喜欢得紧,就一直留在身边。

  时隔多年,李存勖点亮戏屋的烛火,又给自己扮上曹操的样貌,向戏台款款而来。

  台上,李存勖扮的曹操率众踏过了成熟的麦子,按军法,应当枭首。他当着在场的军民,哭诉自己的不易,说自己并非故意,但此刻要为国诛贼,求众人暂保他首级,后又削发代首,抚平众怒。

  李存勖扮的曹操,在席间缓缓睡去,俄而,一人走向身前,低声唤丞相,他陡然暴起,抽出利刃,直刺来人。睡醒后他抱头痛哭,向在场众人解释道,他梦中好杀人。

  李存勖扮的曹操又命粮官减少士卒口粮,粮官问道,若士兵哗变,该当如何?他摆了摆手,说自有妙计。一段时间后,他扭着粮官来到校场上,向士兵高喊此人克扣粮饷,还不待粮官辩解,他便手起刀落。事后还掩面而泣,说道他曹孟德与众兄弟情同手足,军中却粮的情况让他无言以对众家兄弟,请求罢免他这个当朝丞相。

  ...

  台下坐着的众人皆被白面具下,李存勖精湛的演技震的鸦雀无声,一时间,他们分不清,台上站着的,究竟是七百年前的魏武曹操,还是当今陛下李存勖。

  少顷,在伶人首领的带领下,满座高和“李天下”。

  李存勖也在一众喝彩中,走下戏台,他唱得也很过瘾,短短一会儿,他体验了魏武曹操的一生。下台后,近侍向他汇报,李嗣源谋反。

  李存勖二话不说,集结军队,或许,他也很想,找个由头,将自己这位兄长绞杀殆尽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到兴教门,李存勖一番表演之余,刚刚想,自己还未用膳,便想着,吃些东西,在北上行军。他将食物分给众人,和大家一起吃,仿佛李存勖不是整个帝国的君王,而是三五好友,半日偷闲后,相聚小酌。

  宴席未散,周遭变得嘈杂起来,军中又生哗变,不远处的兴教门,燃起熊熊火焰,李存勖见状,急忙召集人手。但李存勖刚刚站起,漫天的箭雨倾泻而来,李存勖也被流矢射中。

  李存勖身旁近侍将他搀扶到绛霄殿,他知道大限将至,饮下一杯酪浆后,不再多说。

  恍惚间,他分不清,这是一瞬,还是一生。

  事后,一伶人将丢弃的乐器放在存勖尸体上,将他草草烧了。

  飘摇似浮萍完。

皎皎投来目含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