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妻后,我的功法会自动推演修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诅咒

  看着眼前的文本框内的文字,林墨一脸黑人问号脸。

  这时,文本框内又弹出一行字:“事件触发后,有些事件会有提示,有些事件不会有提示,是否完成看判定结果。只有完成一个事件后,另一个事件才会触发。不同等级事件可以叠加触发。”

  林墨看到后点了点头,摩挲着下巴,心中思考着这事件触发的规则到底是怎样的。

  顾芸菡见林墨坐在那里没有动作,吐了吐俏舌,然后坐在顾芸芝身边也开始吃起了早饭。

  “对了,一会吃完了和我去见一下父亲。”顾芸芝正吃着早饭,突然对着林墨开口说道。

  林墨被她的话打断了心中思绪,回过神来,点头道:“好。”

  ………………

  顾芸芝的父亲顾天行并不住在顾府,而是在云城南郊的竹林中居住。

  林墨坐在马车上,听着外面街道上的叫卖声。他不禁掀开帘子看着外面那车水马龙的景象。

  路上商贩们买卖货物,货郎扛着冰糖葫芦垛,卖烧饼的、杀猪的、杀鱼的,都在叫卖着。

  看着这眼前之景,林墨恍若在梦中一般。

  他又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丽人,突然轻笑了一声。

  “你在笑什么?”顾芸芝见他笑了一声后问道。

  林墨看着她,语气中满是感慨:“这两天来,一切都像在做梦一样。我从没想过会有今天,也从没想过会娶到这么好看的老婆。”

  顾芸芝闻言,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脸色又冷了下来,声音也冷冷的:“我嫁给你只是因为父亲的意愿。”

  “难道我就真的让你那么讨厌?”林墨心中很是不解。

  顾芸芝闻言,讥笑了一声:“怎么,你对你以前做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了吗?”

  林墨听到后,将脑海中的记忆捋了一遍后才发觉的顾芸芝这么说好像并没有什么错。

  在林墨的记忆中,原身是云城的一名捕快。他的大伯是云城的捕头。

  原身仗着大伯的威望,平日里在云城中也没少做欺男霸女的事情,可以说是恶名远扬。

  林墨回想起来后,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后,对着顾芸芝说道:“我说那些都不是我做的,你信不信?”

  顾芸芝给了他一个白眼,冷声道:“除非我脑子坏了,不然你猜我信不信?”

  说完,顾芸芝便不再搭理林墨,而且闭上眼睛默默坐着。

  林墨也没有多言,因为顾芸芝对他的感官已经很不好了,就算解释的再多也没用,反而平添她的厌恶罢了。

  两人就这么默默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马夫开口说道:“小姐、姑爷,到了。”

  顾芸芝听到后,睁开双眼,掀开帘子走下马车。

  林墨紧随其后。

  一下马车,林墨就看到一大片翠绿的竹林正在随风而动,发出阵阵沙沙的声音。

  而竹林旁还有一间竹屋。

  竹屋前有着一位老人。

  他的鬓发、胡须皆已斑白,看起来至少有七八十岁了。但他双目中时不时散发出的精光,让人却不敢又丝毫小觑他。

  顾芸芝一看见他,当即就扑进他的怀中,叫道:“爹爹,我们来了!”

  这位老者便是林墨的岳父,顾天行。

  看着在顾天行怀中小女儿姿态的顾芸芝,林墨差点以为看错了。

  随后他又看见顾天行笑眯眯的看着他,当即上前行礼道:“小婿见过岳父!”

  顾天行看着林墨谦谦有礼,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女婿也并不像外面传的那般那么目中无人嘛。

  心中虽是那么想,顾天行却淡淡的说道:“都是一家人,不需要那么客气。”

  紧接着他又对着顾芸芝说道:“都长大嫁人了,还是这么小孩子气。”

  “略略略,谁让爹不经常回来看我和小妹,小妹今天也吵着要来见你,被我撵去学堂了。可是气的她嘴角都快嘟上天了。”顾芸芝俏笑道。

  顾天行闻言,捋了捋胡须,笑说道:“哈哈哈哈哈,小二这样要气死了,你这做姐姐的应该让让她。”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们先进去拜祭娘亲吧!”顾芸芝摇了摇顾天行的手臂,随后看着林墨说道:“走吧。”

  说完后,她便拉着顾天行走进了竹屋中。

  林墨跟在他们身后。

  走进竹屋中后,映入林墨眼帘的便是一个灵位牌。

  上面写着:亡妻顾李氏之灵位。

  看着这灵位牌,顾芸芝也没有了刚刚的笑容。

  顾天行脸上也满是伤感之色。

  然后一旁的仆人递给林墨和顾芸芝两人三柱长香。

  随后顾芸芝对着灵位牌三拜之后便将手中长香插进灵位牌前的香炉之中。

  林墨见状,也是有样学样。

  看着林墨两人做完这一切后,顾天行才开口对林墨说道:“贤婿啊,今天找你过来,一来是让你给芸芝的母亲上柱香,二来我是有事情要与你说。”

  “岳父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林墨出声回答道。

  顾天行让仆人离开后,看着顾芸芝与林墨说道:“我今年八十有九,人生也已快至终途,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两个女儿。”

  “爹!”顾芸芝闻言,双眼一红,悲声喊了一句。

  顾天行摆了摆手,示意顾芸芝让自己说下去:“我这一生活的算是够本了,我膝下无子,又是老来得女。如今镖局全部交托给芸芝一人,我希望你能多协助她把镖局照看好,假如镖局破败了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她们两姐妹能够平安一生就好了。”

  “爹!”顾芸芝听见顾天行那么说,眼中泪珠滚滚,握住了顾天行那苍老的手。

  顾天行拍了拍她的手背,随后说道:“爹能活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所求的,唯一所求的就是那个诅咒不要降临在你们姐妹两人头上才好,唉……”

  说着,顾天行幽幽的叹了一口很长长长长长长的气。

  “诅咒?”林墨听到这两个字,不解的问了一句。

  顾天行没有说话,只是带着两人走进内堂之中。

  内堂中挂着两幅画,还有一杆枪。

  画中一人身穿黑衣,满头华发,眼神中满是一股强烈的战意,他赤手空拳站在一处台阶之下。

  他的身前台阶上是一处宏伟宫殿,而在宫殿殿门之前还有着一个手持长剑的人。

  而另一幅画则是一个身穿白衣,满头乌发,手中持剑的人。

  他的眼中没有丝毫情感,只有无穷无尽的冷意。

  他的身前是一处台阶。

  台阶下站着一个人。

  林墨看着这两幅画,有些不明所以。

  顾天行看着这两幅画,幽幽道:“这便是诅咒。”

  “触发红色事件:被诅咒的顾家。”

  文本框突然弹出一行字。

  只不过那行字是用大红色写出来的。

  那大红色宛若鲜血一般鲜艳夺目,看着林墨眼角直跳。

初微.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