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鲤求道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85章 故地

  焦樵朝着里面喊了几声。

  “进来。”

  殿内传来一个女性声音。

  程鲤跟着焦樵推门而入。

  大殿内外差别极大,内部朴质平凡没有太多的装饰,只见里面一张竹桌前正站着一位青衣女子。

  身着青纱裙,腰束紫带,长发用一根竹枝挽在脑后,只余一小撮垂到腰际。

  一双眸子明亮而又深邃,似乎藏着许多故事。

  “师姑!”

  焦樵呼叫一声,随即小跑过去将逢果抱住。

  “你都好些年没来看我了,还是跟原来一样。”

  逢果抚摸着焦樵的头,轻声说道。

  逢果说罢,身上浮现数条白色丝线,仿佛蛇信一般,对着周围伸了过去。

  “你身上有竹叶的味道,前些年给的引帖用在你身上了?”

  程鲤顿了一下,赶忙回道:

  “对!多谢仙姑的引帖,我才能拜入桃山宗。”

  “都是你自己的功劳,我只是给你个引子而已。”

  逢果看着焦樵,朝着他摆了摆手,程鲤随即会意推门离去。

  “山下等我一周!”

  刚出门外,焦樵的声音便传入耳边。

  呼!

  “女人真是麻烦。”

  程鲤吐了口浊气,看着手中的玉竹叶随即踏上玉竹阶。

  一阵恍惚,随即到了山脚下。

  “一周时间,去鹰愁涧看看吧。”

  程鲤看了眼周围穿梭不断的人群,脚下一阵风雷涌动,便踏风而去。

  手持玉竹叶,国内周遭检查均可无视。

  不一会。

  山涧分割,大河流淌。

  这般奇妙景色映入眼帘。

  青竹国,鹰愁涧。

  时隔多年,鹰愁涧依旧是灵竹围绕。山内山外有人族、妖族、半妖进出往来,一个个崖口或大或小,林立山间,热闹不凡。

  “来者何人!”

  崖涧之上,两只鹰妖驾着黑风,从竹子里面飞了出来。

  嘭!

  一面玄青竹刻的令牌丢在地上,上面刻着‘大司农’三个字。

  鹰妖一见令牌,不敢拖大,随即一只小妖便架着黑风飘了回去。

  “大人稍等,小的需要核实一下。”

  程鲤没有管它,自己则是看看周围的景色。

  彼时正是七月份。

  山崖间采摘竹藤米的人络绎不绝,时不时能看见几只竹鸡或者竹鼠穿梭其间。

  一只只食铁兽和赤羚羊在山间运输物资。

  一切都看着如此熟悉,却又不曾触碰过。

  “师傅!!”

  一位独臂少年,身着水云袍,腰间别着一柄竹刀,后面跟着数位官兵,朝着程鲤缓缓走来。

  熟悉的声音从后传出,程鲤这才回了神。

  “我担不得师傅的称呼。”

  程鲤对着孙祖易摇了摇头说道。

  “无事,无事,大家都散了吧,此乃前任大司农。”

  孙祖易好像是个小官,几句话就将其他人打发离开。

  “师傅到我屋内坐坐?”

  “好。”

  一路上。

  各种吆喝声不绝于耳,人与妖在其中各自生活,又互相互助。

  孙祖易仿佛还是之前的孩童,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着自己的变化。

  “师傅离开后,江流府君便收我为徒教导我武法,前些年才学有小成,便出门开始在执法队工作.....”

  “孙海还在吗?”

  “爷爷三年前便走了。”

  孙祖易说的时候,嘴里笑嘻嘻的,眼中没有透出一丝丝忧伤。

  “可惜了,你爷爷是个好拳师。”

  程鲤撇了一眼,轻叹一口气。

  “对了,师父这次怎么会突然回来。”

  孙祖易转移了话题问道,他毕竟是执法队小队长,要对领地负责。

  “国君大宴,陪同宗门的师姐来送礼。”

  两人边走边说仿佛似多年好友,但中间已经生出一道间隙。

  “到了。”

  孙祖易指着远处一座竹质楼阁,笑呵呵的说道。

  “师傅请!”

  程鲤抬起脚步,迈步向着竹质楼阁走去。

  青竹楼阁,高三层。

  上面雕梁画栋,每扇窗户上面雕着一副水浪图,栩栩如生。

  “瀚海拳一直在修行吗?”

  孙祖易楞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程鲤要问这个,不过还是说道:

  “爷爷去世后,便开始修行江流府君的武法了,瀚海拳倒是落下了,许久未曾修行。”

  “拿着。”

  一道刻有浪花的竹简从空中抛出,落入孙祖易的手中。

  “阁楼就不去了,我自己去逛逛。”

  孙祖易站在原地,手中拿着竹简嘴角喃喃动着想要说些什么,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我好歹也是前任大司农,逛逛也不行吗?”

  程鲤对着他讪讪笑道。

  “仙长自便。”

  哈哈哈!

  “无根树,花正幽。”

  “贪恋荣华谁肯休?”

  程鲤哈哈大笑,随即跨步离去。

  【蕴水竹。

  青竹真君以秘境秘宝‘竹山’为蓝本,从中演化出的灵竹。

  此竹入水则长,周身蓝光散发,能止浪定水。

  服其竹叶,可短暂避水,行动与陆地无异。】

  “还是原来的样子。”

  程鲤看着面前散着蓝光的大河,心里有些怀念。

  “走也!”

  噗!噗!

  一阵水花溅起,程鲤化作龙身径直越入水中。

  ————

  一个时辰后。

  “还真是啥都没变啊。”

  程鲤看着眼前的洞口,心情愉快的说道。

  洞口便是之前雷电独角的所在之地,之前修为低下带不走此物,今日正好有机会回来。

  周围蕴水竹从生,已经从水边慢慢延伸到深处了。

  噗!噗!

  程鲤三爪微转,周围平静的水流顿时流动起来,将周围的杂物卷了进去。

  嗖!

  一道风刃径直打向旁边的灵气节点,洞口随即在轰隆隆声中被打开。

  程鲤看了眼周围,随即遁入洞中。

  洞中央。

  一枚通体紫蓝色的独角浮在石台之上,上面刻着一道道云纹。

  滋!滋!

  刚靠近,便是数道雷光从中散发,将整片区域笼罩在内。

  “脾气还是那么暴。”

  程鲤暗骂一声,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呼呼呼!

  阵阵狂风浮起,将雷芒抵了过去,可独角依旧浮在中央,毫无动弹。

  “哼!”

  程鲤轻哼一声,眼中白光浮现,嗖一声的直直射入独角。

  白通神!

  破法禁!

  三息过后,白光退散。

  咻!咻!

  无数水分子化作水团将独角包了起来,散发的雷芒在团中不断穿梭,水分子亦不断变化,使其互相碰撞消散。

  就这样,周而复始。

  “成了!”

  程鲤看着被隔绝的独角,张嘴一吞便起身离去。

  背后风刃滚动,将洞穴搅个破碎。

炖肉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