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通神,从集灵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六章 赶到

  “县尉大人,你说就这帮流寇土匪,也配咱们围着?最近这些个货可越来越嚣张了,昨天还敢下山冲锋,他奶奶的反了天了,还喝了两泡狗尿还真就觉得自己能跟官军放对啦?要咱说咱带着几十号兄弟从后山绕上去,烧了他们的营帐,您再从前面冲锋,两者夹击,区区一伙流寇土匪,不值一提而已。”

  也称不上是正规官军吧,咱在县衙又不是在府衙。

  骑在一匹头生独角的壮马上的县尉瞄了一眼底下背着令旗,看上去有些古怪的捕头嘴角一咧,说道。

  “这天下都太平了这么些年了,你怎么还想着老一套的那样子?谁不知道你当年带着几十号人窜到妖族屁股后头,捅了他M的腚眼吗?”

  捕头闻言也不恼,只是摸着头嘿嘿直乐,眼睛左晃右瞟,似乎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无论看了多少遍,心里总会多出更多的想法。

  “行了行了,你这小子也别多想了,老老实实等着便是会有大人物来收拾这些的。”

  “大人物?啥大人物?别是这一群山贼里面有妖族来的探子所以来人收拾他们了吧?”

  似乎是觉得自己猜对了,捕头两眼一瞪,他可是从妖族战场上退下来的,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没见过?

  只要现在县尉一声令下,他立马并肩的带着一帮子弟兄从后面包抄上去,三两下便将那妖族探子剁成一滩肉泥。

  “妖族来的探子?那你可太高看他们了,罢了罢了,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就是你天天念叨都念叨了好几年,那个战场上不经意间救了你的那些强者。”

  捕头闻言一愣,转念一想,似乎就想起了什么,他瞪大眼睛,万万没想到是那样的强者来收这些土匪,是不是有些杀鸡用牛刀了?

  “那用不用咱们帮帮忙?”

  “你?别多想,也别多看,老老实实等着就行了。”

  县尉将手里的马鞭甩了甩,一脸羡慕的说道,他也想享受这待遇,可自己的本事也就能支撑自己走到这了,还想什么呢?

  在山贼营寨所在山丘的山脚处,当地的县尉正带领着衙役捕快还有附近的村卫队将这里团团围住。

  虽说这帮衙役看似好像是乌合之众一般,但细细观察便可发现各个目露精光,眼含杀气,举手投足之间便蕴含着淡淡的军伍气息,就仿佛是从战场上刚刚退役下来的一般。

  切莫小瞧了这些衙役捕快,个个都是曾经在战场上退役下来的士卒,每一位衙役捕快都精通合击战阵之道,两两相组合,便可组成两仪三才等等小型的军用战阵。

  他们便是依靠着这种小型战阵才将上百名土匪堵在了山头,让他们下不来。

  在次日清晨,当围在山脚下的县尉还在与山上头的土匪对峙时,突然发现大地轻微有些颤抖。

  周围的那些村卫队的队员发起了一阵阵惊呼,就算是身经百战上过战场的退下来的衙役一个个也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们认出了那身铠甲。

  虽然说颜色不怎么对,但这狰狞霸气的造型与威严肩甲,一看便是伐恶使者常穿的冲角铠。

  “咋滴啦?”

  县尉的一双眼睛盯着山头,嘴歪了歪开口问了声,发现没人应答,扭头一看,他发现竟是一大汉,身穿黑甲,手持一把长刀,胯下骑着的是一匹似虎似豹的马兽,身后又跟了一头蛮熊。

  有言为证

  面如刀凿斧刻,眉宇意气风发,一口正气在胸,似扫世间不平,一柄长刀在手,欲斩天下邪魔,胯下马兽咆哮,犹如行走罗刹,身旁蛮熊怒吼,实乃上天罚主。

  来者正是骑马而来的张茂。不过由于张茂的发育实在是过于夸张,在县尉的眼中,此时的张茂也是一个面相正气威严却有一点点违和(嫩)的壮汉而已。

  “好一位顶天立地的汉子,想必我们等的就是他了,看这一身铠甲长刀端是奢遮(了不起,出众)无比。”

  县尉口中大赞,哪怕隔着几十米之远,他都能感受到那长刀上凛冽的寒意,仿佛下一秒就能将他的首级取走,在身旁的那头蛮熊气血旺盛,一掌下去饶是他也沦落个筋段骨折,此刻却乖乖跟在那汉子的身后,这难道还不能说明来者的强大?

  到底是当上了县尉的人,还算有头脑,看这一身铠甲的造型与不同的颜色县尉便意识到这肯定是那些强者们进行选拔或者其他的一些形式,反正他惹不起。

  我怎么说都是六品武者,还打不过那头熊,估计这汉子更强大,管他是什么来头,反正打不过,还是莫要招惹的为好。

  再者说了,我陈某人一不偷,二不骗,三不坑,四不抢,这几年来兢兢业业横扫匪患,若不是上头的意思老子早就把这帮烂番薯臭鸟蛋杀光了,行的端坐的正,我怕个甚?

  心里抱着这样的想法,县尉的脸上扬起了“礼貌”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多少显得有些别扭。

  翻身下马,县尉看着远来的张茂,注意到张茂也随着他一起下马后,心里莫名的舒服了许多,连笑容也流畅了不少。

  起码不是那种用鼻尖子看人的。

  “久仰久仰,想必阁下便是来收拾这些流氓土匪的吧?某便是此地县尉!”

  虽然是疑问语气,但县尉嘴中的肯定已是不言自语,张茂了然笑着点了点头,他从怀中掏出了证明自己身份的信件。

  “这是能证明我身份的信件,劳烦县尉了。”

  将信件递给县尉时,张茂上下打量一番,他发现这县尉虽然表现的很礼貌,对他也很尊敬,腰杆挺直,除了开头礼貌性的寒暄,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奉承的话,周围的衙役也是一副气宇轩昂,自信能够解决问题的神色,看上去没少处理这些匪患。

  还挺好说话。

  县尉接过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后,放进了自己衣服的内兜,虽然对来者的身份早有猜测但这种事还是再确认一遍为好。

  见自己的身份已经得到了确认,张茂一个抱拳告别了县尉将自己的马兽拴在一旁的大树上后,便一个人扛着长刀,身后跟着熊霸走进了山林之中,直奔山头的山贼的营寨而去。

  望着张茂远去的背影,县尉轻轻的捋了一下自己嘴边的八字胡。

  “大人,用不用咱带着弟兄几个,让我过去看看?帮衬着点。”

  身后背着旗子的捕头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一路小跑,跑到县尉身边说道。

  “人家一身实力深不可测,我连人家身后跟着的那头蛮熊都打不过,还用得着你操心,你小子纯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县尉云淡风轻的说道,当他说到自己打不过那头熊时,嘴角还是忍不住小小的抽搐了一下,捕头在一旁垂头丧气的低着头。

  弟兄们好几个月都没开张了,是不是最近剿匪剿的太狠了?好不容易有一伙不知死活的流寇,结果还被上头给抢了这上哪说理去?

小博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