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祭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八章回“家”

  “吱呀~”

  随着身后的方门缓缓关闭,走在前面的时间上也终于回过头来看像林骸。

  求了眼他夹在腋下的小姑娘张了张嘴却并没有说什么。

  连上带着几分犹豫,叹了口气后开口道:“小子,我能感觉的出来,你和他们这些人都不一样。

  你的个人爱好,我并不会多参与什么,但我希望你能够记住,咱们身为人类最起码的底线还是要守住的……”

  死奸商一句话说的林骸有些莫名其妙的,但他还是乖巧的点了点脑袋。

  见到他这副模样。

  死奸商犹豫了一下,而后从怀中掏出一物丢给了林骸,接着便对他挥了挥手,却是在驱赶他离开了。

  林骸结果他丢过来的物品,一看之下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他瞧了眼夹在怀中的小萝莉,表情哭笑不得。

  犹豫了机场后,最终将物品揣到了自己的衣兜中。

  “或许我以后能用得着呢?”

  他如此自嘲般的安慰道。

  而后便带着小萝莉转身走出了房门。

  在到达大厅的时候,一名服务员提着一个书包对着他走了过来。

  将书包递到他手中后,解释到:“这是金老板之前答应你的食物,因为你离开的这些日子,我们往那里送了不少物资,所以现在只剩下这些了。”

  林骸接过书包,用手掂了掂,微微点了下脑袋,说了句谢谢。

  而服务员则微笑着对他说了一句“愿微光照耀着你。”便转身给其他客人倒酒去了。

  林骸看着在大厅之中忙碌的身影,心中闪过一抹羡慕。

  “只要干活就能获得安全和食物,恐怕现如今也就只有老奸商这会儿才有了。”

  曾几何时林骸发誓自己死也不要当一名社畜来着,却没想现如今他却连一只社畜都不如,真可以说是造化弄人了。

  “呵~”

  林骸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后携带着艾黎儿向着外面走去。

  一路急行,二人没用多久便回到了安全屋的井盖前。

  林骸按照之前约定好的暗号敲击着井盖,大约六七秒一道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谁!”

  “是我!”

  当林骸的声音传进下水道里,里面当季想起了锁链哗啦啦的响声。

  没过多一会儿,井盖便被打开了。

  “你回来啦?!唉?”

  付琳看着林骸腋下夹着的小萝莉不由愣了一下。

  但也仅仅是一下,紧接着便让开身体,让林骸进来。

  下入了下水道,艾黎儿顿时被这个安全屋的全面所吸引了!

  安全屋内的棚顶挂着一个散发着幽蓝色火焰的骷髅头,它散发的火焰照亮了整个屋子。

  虽然看起来有些渗人,感觉意外的让人感觉到莫名的安心。

  屋子中央被规划成了客厅。

  桌子,椅子,精美的小茶杯,摆设在那里,虽然有些单调,但也还算温馨。

  三两张结实的床并排的摆在一处墙面下,上面铺盖着柔软的被子,看起来几乎都是新的,着实让艾黎儿眼热了起来~

  不住往外流着水的那个角落被简单改造成了一个小厨房,一些锅碗瓢盆以及食物整齐而有序的摆在那里。

  一股“家”的味道油然而生。

  除此之外,另一个角落里摆放着一个相对简陋的大衣柜。

  里面零零散散的挂着几件女孩子们穿着的衣服。

  三个令林骸意想不到的人正在大衣柜前归整着衣物。

  在看道林骸望过来后两个小丫头立刻藏到了千眼的身后,显得有些紧张。

  “千眼?你们怎么在这儿?”

  林骸看着那手中拿着衣服的三个人,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果然如他所想的那般。

  带着面罩的千眼平淡地看了林骸一眼,而后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开口道:“这是金老板安排的,他告诉我,如果你要问起来,就说这是对你任务失败的惩罚。”

  好吧,林骸瞬间就懂了!

  他总算明白了,为啥那个死奸商会在他离开的时候给他丢了整整一盒的套套。

  这哪里是在劝告他不要乱搞啊,这分明就是怕他万一真的兽性大发起来把“腐化”传染给其他人啊!

  想明白这点的他当即在心中狠狠对着那老头竖了个中指!

  “他奶奶滴,你真当老子是性无能咋地?!可怜了我的邢妍,可怜了我的付琳啊……”

  林骸心中哀唱着~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老头竟然能出这么一个损招!

  一方面直接向他甩了三个麻烦,一方面还让他只能看却吃不到,最关键是还拿东西来气他。

  该怎么来夸他呢?

  真不愧是死奸商啊!一点亏都特娘的不吃!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林骸也只能默认了下去。

  毕竟在他走这些天,这老头虽然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活着,但却一直按照当初的交易要求来给安全屋这两个女人配送食物之类的。

  光这就是一份天大的人情。

  更别提屋内这些东西想来也是他刻意找人安排送进来的,光是这一份心意就完全让他生不起任何气来。

  林骸摇了摇头后将怀里的小萝莉一把丢到地面上,而后走到了厨房开始一件件脱起衣服来。

  外面的雨水虽然干净,但湿哒哒的很难受,脱下来洗个澡却是再美妙不过的了。

  不远处的千眼看到这一幕,直接拉过了两个眼神明显带着好奇神色,准备向林骸看过去的小丫头,强行将她们拉到了床上。

  开始小声教育起来。

  付琳在锁完井盖后和邢妍对视一眼,接着二女走到了林骸身后默默的接过了他手中的衣服和手巾。

  一个准备清理洗衣服,另一个则直接帮林骸擦拭身子。

  擦拭身子自然难免有一些身体接触,而后正在给他擦拭身子邢妍,神色明显犹豫了一下。

  最终走到了林骸的身前,还不等他说什么,果断眼睛一闭,蹲了下去。

  “嘶……”

  林骸眼睛一瞪,整个人直接陷入了蒙圈之中……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

  就好是浓白的奶油总会顺着面包向下流淌一样,这都是对物理的崇高致敬。

  尽管面包总想抓住它,将它送进嘴里,但它却总是调皮的一次又一次的溜走。

  ——它也很无辜,总不能怪面包太滑吧?

缇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