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翘课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二)

  “……”

  如果能发射颜表情,方露露一定持续向天空喷射“=_=”,把自己的无语传递给黑暗鬼域的每一个人,尤其是那只不知躲在何处的暗精灵。

  是的,她把自己跑丢了,艾迪·沃尔森也彻底不见踪影,任她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

  他绝对是故意的,说不定正隐藏在附近观察她,方露露怀疑这是“训练”的一部分。

  不过好在她很习惯一个人生活,既不怕黑也不怕鬼,宰鸡剥鱼都是小事,小学时还敢徒手抓蛇,家里进了老鼠也能用盆子扣住。

  远远的,天空亮起了一道光,真的就像某人所说的那样,是一圈不易察觉的暗红。

  “唉……好困,又饿又困。”

  方露露随便找了石头坐下,肚子饿的咕咕叫,从早上到现在还没过吃饭,跑了这么久也没看到能吃的东西,只有一些乱石堆积在泥巴里,地上倒是有水,但不一定能喝,反正她也不是特别渴,就没有用手沾一点闻闻味道。

  她现在浑身脏兮兮的,从头到脚都是泥,干脆甩了甩手,把手上的泥都擦在了身上,

  她已经隐约明白了,黑暗、恐惧、饥饿、疲惫,这四样元素都会成为杀戮的动力。

  因为黑暗中的恶行无人察觉、因为恐惧而下意识的反击、因为需要食物所以捕猎、因为过于疲惫所以不再具备同情与耐心……

  种种buff叠加,太容易产生杀意。

  方露露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想通后竟然有点无语……就不能来点有新意的吗?

  估计白加也想不到,从小到大,她经历过三次陌生人敲门,每次都是她一人在家,大半夜都快睡着了,忽然听到门铃声,叮咚叮咚,夹杂着用力的敲门声,嘭嘭嘭。

  第一次被人敲门,她可害怕了,僵硬地躺在床上不敢动,那时她们租的是老式楼房,没有电梯,上楼和下楼声音清晰,她能清楚地听见有人徘徊在门口,皮鞋摩擦着水泥地面,鞋跟来回转,把她吓得一夜没睡。

  第二次被敲门,她觉得不能坐以待毙,蹑手蹑脚地去厨房拿了把刀,也没敢去看猫眼,更没敢吱声,就光着脚一路小跑,蹲在了门轴后面,心想着如果有人破门而入,她就跳出来捅他一刀,甚至在脑子里模拟了很多遍,结果什么都没发生,她抓着刀在门后睡着了。

  第三次就更淡定了,去厨房里拿了刀坐在了沙发上,一手握刀,一手拿了个魔方玩。

  就像此刻,她依旧淡定的很,坐等危险降临——无所谓,谁是危险还不一定呢。

  她甚至想把今早落下的冥想做完,但又不想耗费精神力,所以没有付诸行动。

  【方露露,精神力:148/1000,属性:风,职业:修道者“!”(20/100),技能:御风术(42/100)】

  她点开人物面板,御风术又增加了两点,其他没变。

  今天上午她把剑变成了锤子,看似一样其实并不一样,剑是她吸纳的外界能量凝聚的,锤子靠的是她体内那一点能量,两者完全是两码事,威力也差了很多,风剑削铁如泥,风锤最多用来砸个核桃,不过是因为攻击的对象太强了,所以才看上去没区别。

  是因为她的精神力远远超过职业等级和技能等级吗?148,20,42,单从数字来看,她的实力的确出现了断层。

  外力虽强,使用自己的能量才是正道,要想办法把更多的外界能量融入己身。

  ……就像拿着刀,不如自己变成刀。

  隐约间,方露露又悟了,她半闭着眼,能看清一切却又仿佛什么都看不见,并未意识到自己成为了灵力汇聚的中心,在这个极度贫瘠、连灵力都异常稀薄的世界卷起一道纯粹的能量旋风,虽然只能吸纳掉一小部分,却把这一小部分能量吸入了体内的经络,循环往复,滋养血肉,被提炼被吐回,生生不息。

  ——练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小时还是两小时,直到天空整片亮起来,方露露才从那种玄之又玄的感悟中回过神,就仿佛大梦初醒,她伸了个懒腰,重重地吐了口浊气。

  啊,神清气爽~!

  最开始真的烦死了,刚引导着灵气往体内走的时候,她总觉得哪里不对,灵力前进的很艰难,又卡又顿,很慢又很怪,像推着方轱辘的小破车在台阶上走,跌跌撞撞,又有点像即将一脚踩空从悬崖掉下去——再不改变路线就要死了!

  于是她不断改进,凭直觉调整,大无畏地来回尝试,最终摸索出一条比较通顺的路。

  当然,这条路线也不够顺滑,还需要继续改进,不过比一开始好了太多,体内的灵力也猛涨了一截,之前只能造一个小锤子,现在至少能做两个了。

  方露露歪了歪头,她该不会造了个功法出来吧?难道说,她是天才?

  “咕噜噜~咕噜噜~”

  得,天才也要吃饭,说好的仙人可以辟谷呢?无情无欲是什么,她怎么那么想念红烧鸡腿……

  好饿,太饿了,但是……

  现在还有个更重要的事,急需解决。

  “……艾迪?”方露露试探地小声问,用文雅柔弱、恭恭敬敬的语气对空气说,“艾迪·沃尔森先生,您在吗?能不能出来一下?”

  冷风呼啸而过,无人应答。

  “白加先生让你护卫我,你该不会真的丢下我跑了吧?”

  她眉头一跳,对着空气问,十分温柔。

  半晌过去,依旧是无人应答。

  于是方露露冷下脸,站起来左右环顾了一种,用绝佳的视力挨处探查,确定方圆百里绝无活人,甚至连一块稍大的石头都没有,只有地面上的水泊微微颤动,大概是风吹的。

  ……真没人?

  其实人不人的无所谓,好歹来个遮蔽物,想上厕所却没有纸,荒郊野外什么都没有……这种痛苦谁懂?

  难道……真的要……随地……?!

  方露露左右为难,因为还没憋到极限,所以过不去心中那道坎儿……

  她现在还是个肉体凡胎的俗人,根本摆脱不了这些俗事!

  也就是这一刻,方露露忽然就明白了,她之前还想过,为什么白轲能忍受垃圾场般的宿舍,为什么明明那么有钱,却对她的小破屋没反应,那是因为他去过更脏更差、根本没法呆的地方,比如说,黑暗鬼域!

  完蛋了!

  方露露毛骨悚然,这一刻是真的怕了,还有半个月,她很可能要茹毛饮血,没法刷牙没法洗脸,这可怎么办?活着?还是去死吧!

  不远处,大地深处正在震颤,有什么东西苏醒了,正在土地的深处游走,疾如闪电,仰头睁开浑浊且密密麻麻的复眼。

  ——食物。

  ——在地面上。

  ——新鲜的,血液香气。

非主流笔控 · 作家说

感谢大家的支持~

美美的修仙那是后话,前期有多惨,后期就有多吊炸天。

……其实也不惨,修炼心性而已。

艾迪年纪不大,是魔物与精灵的混血,他的诞生又是一段不可描述的故事。

目前出场的角色里,方露露是最单纯的,以后也不会变得很复杂,属于那种别人都不信她修了无情道,都以为她在委婉的拒绝桃花。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