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翘课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练气期修道者

  啪。

  方露露刚从土里冒出头,头顶就压下一片阴影,某只精灵蹲在她面前,长长的胳膊搭在膝盖上,低着头看她。

  “我承认我之前做的不对。”他说。

  方露露眨眨眼,灵力一震,抖落睫毛上的泥,预想中的强光没有出现,天色已经暗下去了。

  这才过了多久,天怎么又黑了。

  “抱歉,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别蹲在我眼前……”她抗拒地皱眉。

  特别诡异的是,艾迪·沃尔森竟然听话了,居然真的后退了一步,由蹲变坐,盘着腿,用手支着下巴,歪着头看她。

  他眼神很怪,仿佛在研究奇珍异兽。

  在这种眼神下,方露露忽然不想从地里钻出来了,就默默的停下了往上爬的动作,只露着一个脑袋看着他。

  这画面相当诡异,活脱脱一世界名画:《黑暗精灵坑杀人类少女》,简直坐实了某人的种族恶名。

  不过两个当事人么……

  方露露觉得还是泥里安全。挺好;

  艾迪·沃尔森则觉得,哎呀好萌。

  “你又觉醒了新技能?”艾迪·沃尔森率先开口,他现在超级好奇。

  讲道理,他认识不少主世界的人类,但没有哪个像她这样,才一阶就有这么多技能,而且个个不一样,毫无关联性……

  他是空间系,花了很久才跟随其他魔法师学了不少魔法,同时还是精灵与魔物混血,体质远非人类能比,魔武双修,照很多人的说法已经是万年难遇,但也没有这么多技能。

  她才多大?

  飞行,风剑,自爆,隐匿。

  体质强,精神力更强,心性……起码对自己够狠。

  这已经不是天才了,是开挂。

  “我感觉普通的怪物不是你的对手。”

  艾迪·沃尔森诚心诚意地说,盯着方露露唯一露在地面上的脑袋,很想帮她把脸上的泥巴擦一擦。

  “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对手,我带你去找。”

  这绝对是无上殊荣,他原本准备让她随机打怪,自己暗中护卫,但是现在想法变了。

  这等良材美玉怎能随机打怪,简直暴殄天物,必须因材施教……

  人面魔蛛?六头银蛟?死亡噬魂铃?

  艾迪·沃尔森开动脑筋,默数了一下自己的老朋友们,老的打不动,小的也行,反正大家都很能生。

  “你想打地龙吗?”他提议。

  方露露:“……”

  难道他想让她死?

  她无语了片刻,“要不然挑个弱一点的?我从小到大还没打过架……这里有哥布林吗?”

  艾迪·沃尔森眉毛一挑,“能不能有点出息,那种东西,百八年前就灭绝了。”

  你没打过架?一言不合就锯人脖子,抱你一下你就自爆……信你才怪。

  他摇了摇头,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方露露也很惊异,“为什么灭绝了?”

  哥布林不是西幻必备吗?

  按照她过去玩rpg的经验,新手村先杀鸡宰鹅,然后就是在安全地图打小怪,比如哥布林,再打小boss,循序渐进……

  “那有没有普通一点的,比刚刚那个虫子正常一点……也不要那群蜜蜂,数量太多了。”

  然而,艾迪·沃尔森一口回绝,直接斩断了她的幻想。

  “没有比蝇蟒更弱的了,就这点光照,你说的那种生物连树皮都没得吃。如果你真的想打哥布林,我记得附近有只哥布林王,现在是哥布林鬼王,幽灵系。”

  方露露:……

  “蝇蟒吃土也能活,繁衍能力超绝,本身就是储备粮,一般不会对它赶尽杀绝。”

  艾迪·沃尔森又指指远处,那里原本应该有蝇蟒的残骸,但是向日蜂群一来,连带血的泥土都被吃光了,却唯独放过了幼虫。

  “你要是想杀那些小虫子……”他目光落在那些比米粒还小的幼虫上,一耸肩,“也行,开心就好。”

  ……

  方露露顿时失去表情。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在比赛时好好表现,疯狂展示自己的战斗技巧,就不用被派到这鬼地方磨练……

  “我想要点不那么恶心的……”

  求求了,这是她唯一的要求。

  “好啊,没问题。”艾迪·沃尔森却答应的很爽快,他眨了眨眼,忽然直起腰。

  “但是我也有个问题,你必须回答。”

  方露露默念:我有求于人……

  “请问。”她露出假笑。

  “你刚刚为什么自爆?就算白加给了你那个,也没必要用在这种时候?”

  艾迪·沃尔森真的只是好奇,“我就是抱了你一下,我长得很丑吗,至于那么生气?”

  呵呵,好问题,“那个”是哪个?

  方露露皮笑容不笑,“我可不敢说。”

  “大胆一点,”艾迪更好奇,“说啊。”

  “那你想想,要是有个成千上万岁的老妖怪,一下抓住你,搂着你的腰对你笑眯眯:哟吼~可爱的小精灵~”

  她尾音上翘,艾迪·沃尔森听了只想发笑。

  他当时……的确觉得自己提着一只可爱的小猫咪。话说,他能说他很乐意被她那样吗?

  他咳嗽了一声,为自己辩解,“只是隔着衣服抱了一下。都说了是为了救你……以后不碰了,行吧,不过应该也没有以后了。”

  他举手投降。

  方露露心情好了一点,实际上她也知道不应该,但当时就是情绪失控了,甚至想着死就死吧,说不定能回原来的世界。

  当初一睁眼就来了,说不定哪天一睁眼也能回去,万一呢?也不是没可能的。

  就算她是穿越后又重生的,又是谁操作了这一切,会是那个妃无垢吗?

  她想回家,想回家,回家。

  方露露垂下眼。

  “……你又怎么了?”艾迪看出她情绪不对,小心翼翼的问,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难道我又说错了?”

  其实本来没事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方露露忽然心头涌上一股委屈,那感觉来的太快太猛太突然,心中仿佛闷了一块石头,又酸又疼,永无止境地沉沉下坠。

  可她不想哭,不想被任何人看见,这太搞笑了,她连死都不怕,为什么会哭呢?

  她往下沉了沉,缩回地里,酸涩的眼眶被泥土压住,自然而然地闭紧了。

  但是缩进地里也不能哭,因为这些人都有探测技能,还是会被知道的。

  再说了,哭有什么用,能解决问题吗?

  她知道她必须摆正心态。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10秒,50秒,或者5分钟,地面上一直很安静,方露露感到很不自然,又很尴尬,一时间不想面对。

  闲着也是闲着,她又展开了人物面板,那个叹号还在闪。

  这个面板简直有毒,闭着眼也能看见。

  方露露已经确信了,人物面板不存在于现实世界,大概只是她脑海中的倒影。

  她点了一下,那个界面又出现了,还是那三个选项,还是一样的五光十色。

  【无情道】

  点下去前,她想起了姐姐,想起了冯茹,想起了段佳佳,想起了那些她们一起学习、一起玩乐、一起开怀大笑的日子,甚至想起了上辈子的老王和这辈子的法师老王,他们都对她很好,下次再见面,她一定要喊他王老师。

  这些人、这些脸,都会成为她的阻碍。

  可是她连死都不怕,还怕阻碍吗?

  方露露直接点了下去,面板上的文字顿时一变:

  【方露露,天道属性:无情,修为:练气期(60/100),技能:无名功法(圆满)】

  ……这……有点潦草……?

  ……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什么都没发生,方露露等了又等,真的什么都没有,只有面板上的文字变了,连御风术都没了,还圆满……她自己瞎摸索出来的功法也算技能?

  感情这面板就是个摆设?

  这金手指该不会是敌人给她安上的吧?想让她误以为自己很牛逼?

  “艾迪!”

  方露露垂死病中惊坐起,一个猛子从地里跳了出来,气势汹汹。

  “嗯?”某暗精灵正在坐在沙发上玩单机游戏,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落回去。

  他叼着烟还翘着二郎腿,低着头玩游戏,只用余光看着她,手指动的飞快,“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真6,方露露一时忘了说话,

  好家伙,她在地里面埋着,敏感脆弱强忍不哭,就怕被他看见,他竟然在玩游戏?

  “我向你认错,之前我做的不对,请您宽宏大量,原谅我。”

  她雄赳赳气昂昂地大声说,灵气一鼓,干脆利落的震掉泥巴,恢复了清爽的模样。

  这等操控力,几个小时前她想都不敢想,现在却如此自然、如此娴熟。

  “有没有那种能看透人心的鬼?最好能变成你的心上人,我要去杀这种怪!”

  ……他的心上人?

  艾迪·沃尔森动作一顿,“你确定?”

  他的表情,一时间变得很诡异。

  “我确定!”方露露连忙点头。

  她不悲伤了,她要奋起,要追平过去的自己,然后设计一个新系统给“她自己”看看——到底!正常的金手指该是什么样!

  都破道入魔了,就不能留点好东西?

  神神叨叨的留那么几句话,什么意思?

  金银财宝呢?功法秘籍呢?

  好歹把敌人干了什么坏事说清楚啊!

  “那你等我打完这一局。”

  “5分钟。”

  “至少15……哎呦别和我说话,我死了。”

非主流笔控 · 作家说

解释一下女主为何自爆,因为她原本就委屈不安想回家,却只能憋在心里。再加上受到威胁,偏偏自己反抗无能……

从艾迪的角度看,他错不至死,无缘无故挨顿爆炸也是很疑惑,虽然他很享受……

女主是有情人修无情道,她不会一上来就无情的,无情也不是对某个人无情,是对世间万物都无情,相当难。

原本就无情的人反而只能修极情道,也是非常困难,情况不比女主好多少。

求留言求票票,感谢每一个追读的姐妹~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