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世界,依旧有着大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今天的妖怪,还算正点(三)

  云雾山山顶,云雾缭绕,飘飘渺渺。好似人间仙境。

  薛青山行走在迷雾中,眼中是白茫茫的一切,什么也瞧不见。

  这条路,曾走过千遍、万遍,熟悉无比,即使自己将五感、内力封住,行走也同样如旅平地,不会失去方向。

  走到小路的尽头,迷雾悄然散去。

  尽头处,是一座破旧的茅屋。

  茅屋肃立在迷雾的最中心,只有在这里才能不受迷雾的干扰。仿佛成为了天地的中心。

  推开有了年月的木门。陈旧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很是刺耳。

  屋内的一切,还是如当年那般。

  有多少年没来了?二十年,还是三十年,记不太清了。

  屋外的光线,透过木窗上的窗纸,照射在屋内的木桌上。

  木桌上,泛黄的信纸被照亮。

  薛青山徐步走上前去,来到木桌前,迫切的望着那桌上的信纸。

  右手的食指,轻轻抚摸着信纸;眼神中带着寂寞。

  多年没来,茅屋的主人也早已不在,可这茅屋内却无半点灰尘,像是有人每天都在打扫。

  薛青山对此并不诧异,仿佛这就是应该的。他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食指轻轻抚过,拂过信上的三个的大字:盼君归。

  这时,屋外刮起一道青风,一位穿着素衣的女子忽然出现。女子出现在屋内。

  女子走进茅屋内,没有任何一点脚步声。她的眼角还很湿润

  来到薛青山的背后,望着薛青山的背影。

  薛青山只觉得背后发凉。一股诡异的视线,似乎在注视自己。说不清是福是祸

  转过身去,那女子的模样,却让自己感到错愕,眼神中带着些许不可置信。

  张开手,企图将女子抱在怀里。

  但手臂穿过女子的身躯,什么也没能摸到,仿佛她不存在这个世界上。

  长叹一口气。自己到底在期盼着什么?期盼她还在这世界上吗?

  女子不曾搭理薛青山。身躯像是幻影一般,穿过薛青山的身体,来到桌前。

  不知何时,她手中出现纸笔。

  弯腰,攀附在桌上,一笔一划的在纸上写出字体。

  手中一边写着,眼角一边流出泪水。

  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脸颊,低落在信上。娟秀的文字被沾湿,变得浑浊。

  空荡的声音,凭空在屋中出现。是幽怨女子的无助哭泣。

  “天命,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薛青山,你好狠的心,宁愿断绝世间所有的联系,也要去完成那所谓的天命。”

  此话一刺激,薛青山头晕目眩。

  心中痛苦万分,宛如万蚁噬心;脑海中多出了莫名的景象:

  一代才子薛青山了无音讯……,薛父暴跳如雷,薛母以泪洗面,刚过门的妻子独坐窗前。

  东至,大雪三日,薛父病榻床前,口中挂念道:吾儿~,吾儿~……

  薛父病逝,薛母跳井自尽追随而去。院内的槐树上,黝黑的乌鸦唱着哀歌。

  推开木门,妻子穿起拜天地的红嫁衣,自刎于窗前……

  薛青山在顷刻之间,乌黑的头发变成雪白,精气神瞬间少了八成。

  口中喃喃道,不知道和谁说着话:

  “莫催了~,莫催了~,待我完成最后的天命,就来陪你们……”

网购神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