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世界,依旧有着大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番外(一)

  我,是谁?

  “薛青山”

  三十年前,大幽历470年……,青阳城。

  街坊里的小茶馆,茶馆外摆放的古旧桌椅上,坐着四位穿着青衫的书生。

  “喂,你们可听说了吗?青阳城的那位……”

  “什么,什么听说了?别卖关子了,你倒是说啊。”

  “这你可就不知道了,青阳城的那位,那位欺男霸女,做不得半件好事的执跨弟子“薛青山”,在前日可被老天爷……”

  “到底怎么找?你这人说话说一半,生孩子没屁眼,卖个什么关子!?”

  “老天爷,见他坏事做尽,降下一道神雷,把他给劈了!”

  “什么!!!!?”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四位书生情绪激动,仿佛像是受了什么罪,又报仇雪恨。

  “唉,不说了。回家拜拜神佛,烧上三柱香,期盼能考上功名。”

  “唉,对了!如果我祈愿咱大幽朝廷能击退月人,那我是不是也算个大英雄呢?”

  ………………

  薛府

  “老东西,都怪你!!!如果不是你责怪咱们儿子,害咱儿子跑出家去,那咱们儿子也就不会被雷给劈了。”

  一位老妇人扑在床边,留着泪,对一旁的老人哭啼质骂道。

  老人也不甘被责骂:

  “哭什么哭!这都是他自找的!整日里一点正事也不做,成天在外面浪!也不是去逛窑子,要不是去赌博!”

  “这逆子,就算是死了!也是应得的!是报应!是对……我这没用的爹的惩罚。”

  老人也不好受,嘴上虽然不服气,但那不断抖动的双腿、与润湿的眼角出卖了他。

  老妇人扑在床边,望着昏迷不醒的儿子,哭的更是厉害;大骂道:

  “老东西,要是咱的儿子死了,那我也跟着儿子去,照顾儿子在那边不受欺负。”

  “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阳间,当个孤家寡人!!享受你的清福,直到一人坐在床上老死!!!”

  “老婆子!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老东西!::(!:/.//”!@@【”

  夫妻二人不断地争吵,将怨恨与过错互相发泄在对方身上:一人埋怨一人太严厉,又一人埋怨一人太溺爱。

  就在他们争吵时:

  床上,本被医师诊断死亡的年轻人,被雷劈了的薛青山,却奇迹般的发出一声嘶鸣……

  “儿子!/乖儿呦!”夫妻而然竟同时放弃了争吵,异口同声的呼喊。

  ………………

  薛青山自从那日被雷劈中,从关门关你走了一遭,苏醒后,眼睛变出现了异状。

  倒不是看不见,而是眼睛里能瞧见一些奇怪的东西,像是人的倒影,像是人的未来。

  刚开始拥有这项能力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是被雷劈后的后遗症,直到……

  “本次学堂测试,以窗外的雪为题,创出一篇诗章,我会按照你们创作的内容给你们打分,分化甲乙丙丁四等”

  “切忌!不可抄袭!”学堂的夫子在讲台上严肃道。

  薛青山坐在后排,望着窗外的景色,那凯凯白雪,心中没能有半点想法。像是那些什么什么的锦绣文章,倒像是和他无半分关系。

  什么吗,雪不就是雪吗?还能写出个什么文章!?你们这些夫子也就是喜欢在嘴皮上刷功夫,在字里行间里找不称。

  以雪为文章,难道?我要写:大雪好白白,小雪很白白,嘿嘿嘿……,小雪……怡红院中的小雪……,嘿嘿。

  薛青山想着想着就想歪了。

  “薛青山!!!”夫子怒吼。

  薛青山一个激灵,立刻从位置上站起,着实被下了一跳。

  “薛青山!你身为一代学子,怎能说如此不堪入耳的话语,何况这还是在课堂之上!”

  自己的楠楠私语被夫子听见,薛青山比城墙还厚的脸皮也红了半边江山,但即使是这样,心中却有点小倔强,仍有不服:

  “敢问夫子,学生所说的怡红院是为何楼?小雪是为何人?学生想请教一下。”

  “啊~,那怡红院,当然是青阳城第一大青……”

  “楼……”楼字卡在夫子的嘴边,夫子意识到了有些不对,顿时失了语。

  这小子!如若我说完了,那岂不是自己证明自己是个俗人。如若我不说,那岂不是代表我无故找学生麻烦……。

  夫子一时卡了壳,然后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额,这次是冤枉你了,想一次就不要再窃窃私语,扰乱学堂秩序了。”

  “哈哈哈哈~!”夫子的妥协,引得学堂内的学子不禁然偷偷嬉笑;夫子的脸上,也同薛青山一样,红了半边江山。

  夫子吃了亏,怎能上当?于是开口:“薛青山,此次学堂测试,如若你不能夺得丙等,那我便找你父母聊聊。”

  “啊!?夫子……”薛青山倒是难受了:这该死的夫子,玩不过自己,居然找自己家长,当真是可恶!

网购神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