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世界,依旧有着大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番外(二)

  “那可恶的夫子,哪有玩不过找家长的啊!?真的是太可恶了。”薛青山在窃窃私语,满嘴绕骚,不停抱怨。

  看着空白的卷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中转着毛笔,墨水四处横溅射,毛笔迟迟不能再卷子上写下一个字。

  眼神四处打瞄,企图能“借鉴”道同窗的文章。同窗见薛青山瞄向他,连续摆出几个手势,口中:“去去去”。很是厌烦薛青山。

  薛青山碰了一次壁,但仍旧不死心,眼神依旧乱瞄,瞄向坐在自己右边的一位同窗。

  这位同窗是为女子,身上的衣服有许多补丁,面色也枯黄,身形也枯瘦。她与学堂内的其它学子不同,她不是靠自己的身份或者关系或者钱财而能进来的,单纯凭借自己的才华。

  薛青山望着这位女子,心中有些许发笑:才华好又如何,不依旧是这般穷酸样子。

  薛青山在这位女同窗的身上,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是有关于她的倒影,像是她未来的景象。

  东至,大雪三日,穿着红嫁妆的女子,独自坐在窗前,望着窗外凄冷白雪,听着窗外的寒风呼啸,以血代笔,写下……

  “写下一篇绝笔……,”

  “盼君归:归期冥雪幕,血梅彼岸红,日暮相思不得君,缘……”

  一篇文章入眼,虽看不懂其中意味,但就算薛青山在木楞也能明白,这是一篇极好的文章。

  哈哈,天助我也!心中暗自窃喜,手中毛笔不断在纸上挥舞,将诗句抄在卷子上。

  夫子在讲台上远远观望,看着那奋笔疾书的薛青山,内心:

  哼,你这臭小子,你以为写的字数多就能是好文章吗?以你的水准,还是乖乖认命吧!这一次,我一定要在你的爹娘钱狠狠参上一笔,那你没有好果子吃。

  ………………

  夜幕,学堂,夫子夫子刚上完恭,从茅厕里出来,洗完手,揉着自己的胡子,慢慢渡着步来到书房。

  火折子一滑,亮起微弱的火光,点亮油灯:

  “还真别说,这月人的东西还真好用,像这种火折子,一滑就能点燃,可比……”

  “唉……,虽然这么说,觉得我像是个尊重自己国家的人。但我还是想说,它们生产的东西,可比我们生产的东西好多了。”

  “他们的东西,还像是什么……,什么……,哦!对了!是叫机械化什么的,不论是产量,还是质量,还是成本,都有优势。”

  “罢了,闲话少说,免得隔墙有耳,被那些疯子一般的队伍,白龙卫听到。如果被他们听到,那就要坐牢了,保不齐还有牢狱之灾。”

  “现在,就来看看学生们的靠卷吧。”

  “现在,我最期待两人的考卷,一人是学堂里最优秀的学生,但可惜是个女子,不可能会有大气候;另一人,是薛府的公子薛青山,可惜,他是个执跨。”

  夫子在微弱的灯光下阅卷,翻开那女学生的卷子时,很是欣赏,也符号她在自己心里的才华水准……

  但,当,翻开薛青山的卷子时……

  “这,我没看花吧!!!?”夫子满脸不可置信,甚至用手揉了揉眼睛,再瞧了瞧,以确保自己没有看错。

  ““盼君归:归期冥雪幕,血梅彼岸红,日暮相思不得君,缘……””

  “归期冥雪幕,血梅彼岸红……”夫子情不自禁的读了出来,并沉浸在诗篇中的寓意当中。

  夫子抬头,望向窗外,夜幕下那颜色似深渊般的大雪,口中继续楠楠:

  “归期冥雪幕,血梅彼岸红……,归期冥雪……,梅花有着像是彼岸花的颜色……”

  “到底是怎样的爱?又是怎样的恨?”

  “才能写出这样凄惨的文章啊!?”

网购神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