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可不能死!朕还没一统天下呢!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海量好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本书48小时内付费章节不限免

第130章温黛十有八九是重生

  闻言,容岑眉心一跳。

  她侧头去看温黛,只见对方愁思颇甚,面色惨淡,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儿。

  最初,温黛与她说的是,自己做了预知梦,能够为她排忧解难。

  可现在,对方吐出“不曾”二字时,极其果断,没有过半分的犹豫。

  温黛向来对容岑足够坦诚相待。

  但偏偏正因如此,显而易见,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预知”之说。

  温黛口中的“预知梦”,也只是本人的错觉罢了。

  可是什么会让温黛觉得她做了预知梦?

  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会觉得觉得某件事有预知之象?

  容岑指尖捻着手中美瓷杯盏,碾过它圆滑冰润的底座,视线从晶莹剔透的茶汤中随意掠过,不经意扫到龙袍的衣襟处。

  正中偏右,九爪龙纹图腾盘桓的地方,有片茶渍,染得布料暗黄。

  许是这污渍有些时日了,颜色已经逐渐发黑,看上去颇有年岁,极具历史感。

  容岑伸起空闲的手,抬指点了点,却没有沾上半点潮湿。于是她用了些力,指头按在龙袍上蹭了蹭,依旧不见水渍。

  那块她本以为因动作不稳而不慎泼洒茶汤导致的污渍,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

  就这神思一闪,刹那之间,容岑突然想起来什么。

  恍然大悟。

  先前,她刚回大胤的那段时日,阔别多年再执起年少惯用的紫毫毛笔,腕力不稳,加上笔力不足,又因用进废退,不免就沾墨过多了,于是便翘指敲着笔杆,掸了掸多余的墨汁,结果一个不小心,弹指飞溅到了龙袍的胸襟上。

  那日她应是刚下早朝不久,威武的天子朝服被沾污,龙头就似被鲜血封糊住,看着像极了最次的赝品。

  那时还没有被容岑送走的周耿,震然惊呼,满脸都是一副晦气的模样,立马请她去换了干净的龙袍,浑身上下,无一例外。

  周耿说要烧了那不祥之物,被她以“不宜铺张浪费”为由拦下了。

  后来周耿便亲自浣洗了个干净,晾晒后收入角落的柜中,再也没拿出来见过天日。

  今日……

  容岑不经意又扫了眼门外窗外澎湃入注的暴雨,仁政殿外头都起了厚重烟雾,就好像皇城中哪处宫殿走水失火了一般。

  许是因为近来雨水连绵,不得晴日,实在没衣裳换了。

  容岑的龙袍说来也不算多,她本就不是奢侈的上位者,先前占据她身体的灵魂虽说昏庸无道荒淫享乐,但重点也是在于昏庸在于荒淫享乐,再怎么挥霍那也是听歌赏曲儿为男宠一掷千金,而不在于吃穿用度上面。

  所以她是真的衣裳不多。

  就这样,容岑竟又穿上了数月前被周耿说是不祥之兆、觉得晦气而差点烧毁的那件龙袍。

  当时她是什么想法来着?

  好像是觉得,有了污渍不要紧,洗不干净也不要紧,指不定哪日眼一花就信以为是沾染的茶渍而已,闻着还能有清淡悠远的茶汤醇香呢。

  思及此,容岑内心不免笑笑。

  她竟还有闲情逸致回忆这件小事自我打趣。

  稍稍叹了口气,又思考方才的疑虑,思路却似乎彻底被打开,茅塞顿开。

  一件小事,在当下可能不足以令人注意到,但若是许久之后发生了与很久之前发生的那件小事相关的大事呢?

  就像温黛的“预知梦”!

  最初温黛或许是不信的,只当是个无厘头的噩梦罢了。可当她发现梦中的事情在现实中发生了,并且和梦中一模一样……

  那么,她就会慢慢相信梦境的真实性,并且下意识将那场梦归结为“预知梦”。

  可就在刚才,容岑问她——

  “你那梦中,可曾有过此情此景?”

  “不曾。”

  这说明什么?

  容岑轻轻抿了口茶,突然又想起在新时代时,曾听室友们讨论的小说套路。

  什么穿书女配自救、逆袭披马打脸、以及……重生归来复仇。

  温黛坦白自己做了“预知梦”是在什么时候来着?

  容岑拧着眉头,好像是在国公府遇刺之后?

  老国公不幸逝世,老夫人受了惊吓,温黛身中两剑……

  以及,温黛说日后温家会被奸臣栽赃陷害为叛国逆党而满门抄斩……

  桩桩件件,家仇国恨,不共戴天。

  难道说,温黛这一波拿的是重生复仇剧本?

  容岑眉头紧锁,表面不动声色,内心进行着头脑风暴。

  先前在新时代,她一心扑在深奥知识和先进科技上,想着学成归来建设大胤,没花时间在吃喝玩乐上面,甚至觉得和室友同学社交带来的休闲娱乐纯属浪费她时间。

  现在看来,失策了。她应该各方面都了解了解的,经济发展上去,就该解决精神需求了,长远来看也是大势所趋啊。

  更何况,容岑的世界归根结底就是本小说而已,如果她在异世稍微看了点那个世界的影视剧或者小说有声书,也能摸索出虚构故事的一些套路来啊。

  不说提前预知大胤的走向,就说当下,温黛的故事线,她也能猜的准确点吧?

  不过容岑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把握,温黛十有八九就是重生的,她前世或许就是死于温氏被满门抄斩之际。

  所以如今她知道温祧子温照不是什么好人,已经生起防患之心。

  就是不知道温黛自己本人知不知道她是重生的。或者她因为是个纯古代土著,没有重生的概念,才觉得前世发生的种种都只是大梦一场,而那些悲惨的事情一个个在现实发生,使得那场噩梦被准确印证,又让温黛不得不信,它就是“预知梦”。

  而现在,走向和温黛梦中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哪一环生出的变乱。

  如此,温黛是没有救灾的法子了。

  推理到这,容岑没再深思,打破了仁政殿的沉默。

  “若絮,你也休养得差不多了,近来得空便领后宫妃嫔们到太医院与萧太医学些药理之事吧。”

  容岑改了原来的主意,临时说出新的打算。

  太医院人手不够,除了谢零陵,年轻力壮的也都要分派出去救水灾防瘟疫。皇城数万人,后宫佳丽三千人,不能干坐着等别人来救,必须得“废物利用”起来,让她们变成有用之材,才不算浪费国库支出。

  温黛心思巧有智慧,自然一点就通,明白自己还不算彻底无用,她一扫方才的落寞和丧气,温婉应道:“好,陛下放心,臣妾定会同诸位姐姐妹妹们专心研习医术,以备不时之需。臣妾不才,陛下倘若还有旁的安排,亦可吩咐臣妾。”

  “不才”这话她真不是谦虚。

  温黛的文学造诣颇高,是难得的货真价实的才女,不说闻名整个天下,闻名大胤的程度是绝对有的。

  但她其他方面确实不太行,古代闺阁女子出门少见识浅薄,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温黛读书少说也有万卷,但她出身温氏,满门女眷被羁留于京都,说难听点就是人质,没什么自由,看的听的奇人异事再多,也不如亲身经历来的好。

  所以温黛自知她经验不足,做不了想策略的智囊团。加之后宫不得干政,种种因素的阻碍,让她开不了口也不能开口。

  总之,听指挥就行了。

  “嗯,朕暂时还未想到旁的什么,如若有事,定然差人寻你,届时若絮可莫要觉得叨扰。”和聪明人打交道,容岑轻松许多,都有心情开玩笑。

  “陛下莫要取笑臣妾才是。”

  正巧万礼送了茶点进来,殿门一开一合间,窥见外头下着瓢盆大雨,天公不作美,亦不知劳累,雷电交加,毫不停歇。

  “陛下,淑妃娘娘,太皇太后命小厨房熬了姜茶,太皇太后老人家特意差人叮嘱,务必请您二位多进些,驱寒退热。”

  两人依言喝着两大盅姜茶,浓浓的姜味弥散开来,遍布在整个仁政殿里里外外。

  “陛下,江嫔求见。”

  温黛还没喝完,就听外头小太监高声汇报,尖细的嗓音差点被雨幕淹没。

  闻言,温黛速速一口闷了姜茶,自觉起身告退,不等容岑多留,她便带着在外殿久候多时的大宫女沿着长廊摆驾回宫去了。

  下着大雨,不便乘坐轿撵,两位娘娘都是步行来去。

  仁政殿廊下,温黛和江汀主仆四人短暂相逢,几人互相点头以示礼仪,简略打个招呼,廊外便是连绵雨幕,谁也没多作停留。

  “陛下,你传唤我过来什么事?”

  江汀不似温黛温婉细心,忧思多愁,她乐得活泼开朗,心情全然不为这场泛滥成灾的不吉雨左右。

  容岑再一次注意到她的称呼。很随意的一声“陛下”,以及毫无古代社会皇权至上等级森严的尊卑意识的“你”和“我”。

  身为妃嫔她应自称“臣妾”或者是“嫔妾”,位分再低些便是自称为“贱妾”甚至是“奴婢”也算不过分。

  容岑没有男尊女卑的观念她打心里不赞成这种畸形封建残余,但就事论事,大胤处于古代大背景下,别人都是这样,相比较之下,唯独江汀与众不同。

  江汀的言行举止和这个大背景违和,她似乎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容岑敛神,朝她投去一抹淡笑,似敲打似试探般开着玩笑:“你如今是越发不顾礼制,目无尊卑了,见到朕都不请安。”

  “陛下,我们谁和谁啊,自己人干嘛见外,每天见面那么多次,请安来请安去的多麻烦啊。”江汀没感觉恶意,便越发随心所欲,但还是挥了挥手帕,敷衍地屈膝行礼,躬请圣安:“好嘛,臣妾这厢有礼了,给陛下请安!参加陛下!陛下吉祥!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一口气说出好些影视剧里的请安吉祥话,不知道小说作者参考哪朝背景驾空编写的故事,反正她的话是各朝代杂糅,总有能瞎猫碰上死耗子的。

  话刚说完,她就落座,随意抽了搭在座椅上的冗长巾帕,一摸,半湿半干。

  应该是刚才温淑妃用过了的。

  江汀不介意,攥着还算干的那头,擦拭身上的雨水。

  “陛下,叫了臣妾过来,也不说是什么事,难道是想臣妾了,只为见臣妾一眼?”

  她边擦便调笑,也不闲着,眼睛盯着桌案上两个空荡荡的汤盅,底下沉淀着不知何物,但呼吸时仁政殿的空气还带着丝丝呛鼻的辛辣味儿,想来应该是太皇太后吩咐阖宫上下必喝的姜茶。

  江汀吐着舌尖移开目光,没对此展开话题。

  废话,她刚喝完来的。

  当时听见指令她就立马让大宫女塞钱给了御膳房那边,说不用准备盏兰殿的,江汀是不乐意喝的,就骗说已经喝过了。

  结果太皇太后不知从哪知道了,说多喝有益,愣是让宫女冒雨实打实送了一大碗。

  恰好陛下身边的小六子来请,江汀以此为借口想逃,结果小宫女胆小心实,不喝就不放行……

  没办法,江汀只能一碗干了。赶来仁政殿的这路,她想吐无数次。

  见着女鹅的瞬间,有了各种滤镜,心里舒服多了,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呕意,在看到龙案上那两个大汤盅,突然又涌上来了。

  “怎么了?”容岑关切问。

  “没事没事。”江汀捏着手帕捂嘴,让小六子把汤盅端下去,眼不见为净后,才艰难平复下满腔汹涌的呕意,吞咽下喉中姜汤的甜苦味儿,打着哈哈:“陛下,可不要觉得我是怀……”

  “怀孕”二字到了嘴边,江汀想起古代好像没有这个词?她不太确定到底有没有,就怕露馅,所以避而不谈。

  “陛下叫我、臣妾到底是什么事?”

  说了半天,她一直不记得自称,怪不得女鹅会觉得她目无尊卑。

  还好陛下是她女鹅,但凡换了个人当陛下,她一口一个“你”啊“我”啊的,小命早没了八百回。

  “朕记得,你曾向朕坦白自己有预知能力。”容岑依旧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啊……”江汀反应两秒,她为了取得女鹅信任,之前确实是这样投诚的,“对,预知。”

偏要点灯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